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三 生死如一 中

章一四三 生死如一 中

    刚德在后方追来,可是不擅速度的他根本不可能追上辛克蕾尔。而少女水花则飞快地越过刚德,在混乱局势下,构装让她的速度更上一层楼,向辛克蕾尔追袭而去,只差一线。

    三名步战骑士在李察面前一一被撞飞、切碎,血丝迅速在李察眼中蔓延,浓烈的愤怒和恐惧交织在一起,让他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然而他的动作仍然稳定而准确,早就准备好的承载之书残页被取出、展示,浓郁的死亡气息瞬间蔓延,于是在辛克蕾尔面前的障碍物又多了一个高大威猛的黑武士。

    砰的一声巨响,辛克蕾尔再次撞开了黑武士,却没能把数百公斤重的黑武士撞飞。她左手短刀插入黑武士的脖颈盔甲缝隙,用力一绞,已经将黑武士的头颅切下,这具黑武士已经算是彻底废了。

    然后,在辛克蕾尔和李察之间已经不再有任何阻碍。

    她狞笑着,磨着牙齿,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和不适,扬起了右手长刀。在接下来不到半秒的时间内,辛克蕾尔将会刺出不少于三十刀,将李察切割成难以算清的肉块。她会保留李察的脑袋、心脏和**,就是三个她认为最有价值的部位。

    刀尖首先探向李察的胯下,魔法师都有敏锐感知,可以清晰感觉到辛克蕾尔在这个部位所作的一切。辛克蕾尔在这个位置准备了足足十五刀,她深信,这会给李察一个无比深刻的濒死记忆。而且她还相信,一个人死前越是恐惧,他的心脏也就越是美味。

    然而,她看到的并不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少年,而是一个沉稳拔出身旁长剑的男人,在渐渐放大拉近的视野里,他头顶那一轮猩红色的弦月格外刺眼。

    李察已然高举无名长刀,狂野的力量不断自血脉中沸腾迸发,爆发的力量混合着绯红之月的月力,将它神圣且高高在上的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无需吼叫,亦不必咆哮,李察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剑当头向辛克蕾尔斩下,绯红色的月力喷薄而出,在李察前方凝出一轮如牙的新月。借用绯色之月月力的精灵秘剑新月斩,此刻在李察手中施展出来威力大得惊人,让辛克蕾尔也不得不举刀格挡。不然的话,她还没有对李察完成‘操作’,李察就能把她一刀两断。

    “这是武技?诺兰德的弦月之力?怎么可能!”辛克蕾尔连声惊叫,双刀却毫不停留地向李察疯狂斩击着。

    在爆发和愤怒的支撑下,李察身体中涌动着澎湃的力量,头顶弦月一轮轮变幻,月相也愈来愈清晰。精灵秘剑几乎不假思索地挥洒而出,在弦月之力的笼罩范围内,辛克蕾尔的一切动作都无所遁形,每每被李察致命一击所逼退。

    在变幻不定的弦月光华中,李察竟然和辛克蕾尔战得平分秋色!

    李察的体内已如燃如沸,汹涌的血脉力量每一次呼啸奔流总是伴随着剧烈的痛苦。那如熔岩般的爆发力量不断破坏着他的神经和身体。不过李察只需要坚持住很短的时刻,周围的同伴就会再次包围辛克蕾尔。而身上依旧燃烧着神火的魔鬼少女也再无法隐形。流砂时光之镜的强大威力亦在此时显现,虽然辛克蕾尔强行击碎了这个神术,却也受到相应伤害,并且动作整整慢了一个等级。

    视野中大量数字仍在跳跃着,李察很清楚,辛克蕾尔的伤比自己要重得多,所以他只是咬牙坚持着,发疯般将精灵秘剑一招招用出,再也不计后果!

    辛克蕾尔再攻两刀,突然一声尖啸,凌空翻身,从水花头顶跃了过去,双刀如狂风骤雨般向少女攻去!无数金铁交击的声音汇聚成一记悠长的鸣音,辛克蕾尔和水花擦身而过。

    这一次她的胸口又被划开了一条浅浅的伤口,可是伤口处却有肉眼可见的浓郁黑气在迅速蔓延。而水花的伤势要重得多,她的腹部几乎整个被划开,甚至露出了里面蠕动的肠子!

    少女一个踉跄,几乎摔倒。但她咬着牙,用左手捂着腹部恐怖的伤口,而永眠指引者的刀锋依旧在轻微震颤,随时准备再发出致命一击!

    “水花!退后!”李察拼命在叫。可是少女却不加理会,仍是如狼一样盯着对手,甚至开始慢慢伏地身体,这是扑击的前兆。

    辛克蕾尔看到了水花腹部裸露出的魔纹,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蔓延着黑气的伤口,再次惊叫一声:“魔纹套装!你身上居然是套装!”

    哪怕是一阶的套装,若是出自大师之手,并与使用者能力配合得好,威力都有可能直追辛克蕾尔的三阶普通构装,假如不计入黑暗献祭的话。因为她那其余五个三阶构装只是选择性搭配的,根本不是套装。在一个十级出头的少女身上竟然看到了套装,辛克蕾尔的惊讶可想而知。今晚的意外和惊讶实在太多了。

    她又想向水花扑去,可是眼前却突然闪过一片银色的月华。弦月之力让她感觉到极为厌恶,并且非常危险,在接连遭受数次重创后,她也不敢随意触碰未知的弦月之力,于是骇然闪移离开了原位。

    可是攻击却没有如预想中到来,辛克蕾尔抬起头,看到李察运刀作势,头顶的霜砂之月一闪而逝,没有真的挥刀攻来,只是凭藉着出剑前的一片月华吓住了她。

    李察脸上掠过一抹苍白,运剑的手也在微微颤抖,可是辛克蕾尔却不敢贸然出击。霜砂之月带给她强烈的危险感觉,战斗至今她却完全看不透李察,无法掌控他的举动,眼前的示弱又是不是一个陷阱。虽然面前只是一个区区十级的魔法师,她却再也没有一击必杀的自信。

    战场上容不得刹那迟疑,两翼的战士纷纷靠拢,无数兵器向辛克蕾尔身上戳去。

    而流砂则悄然出现,从身后抱住了水花,把她从第一线拖走。水花初时还要挣扎,可是她回头,却正看到两条琥珀色的不知名液体正从流砂的眼角、鼻孔和唇边流下。那是流砂的血,是混合了神力的血。强行使时光之镜在辛克蕾尔身上生效,已让流砂付出了代价。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