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四 生死如一 下

章一四四 生死如一 下

    水花眼角轻轻一震,于是顺从地让流砂把自己拖走。辛克蕾尔那一刀附加了众多的负面属性,水花只是强撑着站在那里,只要松一口气,就会立刻倒下死去。

    最初的疯狂和执念渐渐平息、退去,已经从死亡威胁的巨大惊惶中冷静下来,依然极为轻松地斩杀掉普通战士,让她发觉自己的伤势并没有原本想的那样已经无可挽回,至少活下去还很有可能。

    辛克蕾尔终于选择了后退,她让过刚德斩下的一斧,然后猛然冲向城堡墙边,沿路的几个战士都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仍然没有人能够看清她出手的方式。

    只是在退去前,李察深深盯了她一眼,那是毫无波动、毫无杂质的眼神,清晰纯粹,却又让人根本从中看不到任何东西。不知为何,被李察这样看了一眼,辛克蕾尔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寒意自心底涌上,甚至冲淡了她所受挫折的愤怒。她经历过无数风浪,知道在有些人那里,仇恨和愤怒不需要用怒吼和咆哮来表达,却会一直存在。

    终于冲到城边时,辛克蕾尔停下脚步,转身横刀,怨毒地盯着城头上所有的人。

    镇熊骑士们已经冲到了城下,正在对付那道大门和城头不怎么得力的守卫,所以她就准备守在这里,等镇熊骑士们爬上了城墙,就可以把城堡内所有的人都杀光!

    方丹和水花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再也构不成威胁。李察刚才展现出的武技的确出人意料,可是她冷静下来以后能够看出那不过是情急拼命而已。她甚至无需再与李察正面交手,只要躲到一边,等李察爆发的能力一过,他自己就会虚脱乏力。

    远处忽然传来李察清冷的声音:“想拖时间?没那么容易!”

    李察再度展开承载之书,又是两具黑武士踏出迷雾,出现在辛克蕾尔的左右。在城堡防火夹墙之间的狭小甬道空间内,动作笨拙、力大无穷且不畏伤害的黑武士威力得到极大的增强。两名黑武士挥动重斧向辛克蕾尔斩下,沉重的力量让她也格挡得颇有点吃力的样子。

    又是一具黑武士出现,这一次却是召唤在城墙下,正好在辛克蕾尔的下方。这是山德鲁的召唤物,地点则是李察指定。这名黑武士一出现,两个正打算爬墙的镇熊骑士就不得不先和它战斗。以一敌二的黑武士坚持不了多久,但是它只要能够争取到一点时间,在城墙上的辛克蕾尔就会多一分危险。

    辛克蕾尔的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颗心脏,虽然对于以前的她来说,这几乎是无法入口的东西,但是现在却毫不犹豫地几口就把它吞了下去。可是这一次她却没那么顺利转化能量,而是剧烈咳嗽着,黑色的血不断从嘴里喷出,胸前那幅碎裂的黑暗献祭构装上也还在不断渗出黑血。

    已经有镇熊骑士爬上了城堡,然而他们面对的是无数长枪重斧,以及攻守搭配合适的战士们。镇熊骑士力大无穷,重斧每一下挥斩都会带走几条人命,可是同样,他们身上也会多几道伤口。男爵手下的精兵,李察的受封骑士,以及野蛮人战士都能够伤到镇熊骑士。每个镇熊骑士周围都是数不清的武器,根本躲不开,闪躲也不是他们擅长的。离开了坐骑的镇熊骑士,机动能力几乎丧失大半。

    躲在暗处的山德鲁正在一个一个地召唤着黑武士,混战军阵中,十二级的黑武士完全可以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李察调动兵力抵御着爬上城堡的镇熊骑士们,一边看着辛克蕾尔拼死守护着城墙上的通道。虽然不断有战士被她挖出心脏吃掉,可是伤势非但没有恢复的迹象,反而随着体力的消耗,还在不断加重,似乎有什么力量在影响着她的恢复。现在辛克蕾尔就是在硬顶不退,等着下面的两个镇熊骑士干掉黑武士爬上城墙。

    李察不断扫视着战场,咬紧牙关抵抗着血脉能力爆发后带来的一阵阵虚弱,同时一个个低阶魔法如流水般施放出去,或是削弱镇熊骑士的战士,或是为已方战士附加增益法术。

    整个战场就如一具精密复杂的炼金机械,正一点点按照他预想的方向移动着。每个镇熊骑士身边,都是一个无比惨烈的战场。李察看着食人魔兄弟各自拖着一名镇熊骑士从城堡墙上跳了下去,一同摔在地上。从高处摔落的伤势极重,镇熊骑士和食人魔一时都爬不起来。穿着厚重钢铠的镇熊骑士显然还受到了自重的压力,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具备食人魔的恐怖恢复能力。李察清楚,再过几分钟,两头食人魔就会爬起来重新投入战斗,而镇熊骑士却会变成钢铠内的一堆失去生命的血肉。

    另一处战场上,三名野蛮人战士挺着长枪,从三个方向刺入镇熊骑士的身体。更多的沙民和男爵士兵则从野蛮人身后递出刺枪,一下又一下戳刺着镇熊骑士铠甲的裂隙。那名镇熊骑士已不知被刺了多少下,却依然挺立不倒,咆哮挥舞双拳,将身边的敌人一个个砸倒。一名受封骑士忽然跃出,双手巨剑横空掠过,一剑将镇熊骑士的脖子切开了大半!那名镇熊骑士狂吼一声,垂死之际伸手抓住了受封骑士的双腿,发力一撕,竟然将他凌空撕成两半,这才缓缓倒下!

    血在每个地方漫流。

    不经意间,李察视线忽然扫过了辛克蕾尔,看到她娇媚面容上沾染着的黑色血液,以及胸前碎裂构装上涌出的黑红色液体,莫名的感觉到阵阵厌恶。那是发自精灵血脉的憎恶,它并不是虚无飘渺的东西,而是两种极端属性力量的真实对立。

    而在辛克蕾尔异样黑血的刺激下,李察的银月精灵血脉居然第一次变得无比清晰,并且不断地震动着,似乎是在催促着他去战斗。李察微微沉吟,心中瞬间闪过无数想法,然后停留在其中一个看似不可思议的念头上。

    于是李察衡量了一下和辛克蕾尔之间的距离,忽然踏前一步,头顶一轮碧色的弦月浮现!

    第三弦,天青之月,于精灵秘剑中对应的是虔信祈祷,这是与神术痊愈威力相当的技能,可以向施剑者或者是施剑者指定的目标释放强大的愈合力量,而力量的来源则是天青之月。这还是李察第一次成功释放虔信祈祷,碧色的月华以他为中心蔓延开来,在脚边的城堡石砖上,甚至开始泛起片片绿意,飞快地生长出了苔藓。

    魔鬼少女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于极度危险的敏感嗅觉,却让她本能地作出了回避动作,她的身影倏然淡下来,眼看就要从原位隐去。

    虔信祈祷化成一道碧色的月华光柱,象有生命般澎湃涌动了一下,似乎下一刻就会占据整个天穹,于是辛克蕾尔的身形纤毫毕现地映照出来,光柱在下一刻当空而降,落在了她的头上。

    这一记可以让重伤者免死的强大治疗力量,却让辛克蕾尔骇然尖叫!

    光柱落在辛克蕾尔身上,并没有治愈她的伤势,反而如最浓烈的强酸般在她光洁的肌肤上蚀出大团浓雾,而且她伤口上的血肉竟然开始融化流淌!

    辛克蕾尔尖叫着从城堡上跳了下去,可是青色的月华却始终缠绕着她,直到将力量彻底释放,才逐渐消褪。

    蝎狮从黑暗中跃出,接住了辛克蕾尔,它刚才已经趁乱啃食了超过二十个战士,但这只能让它辘辘的饥肠稍微好过点,灵魂探查的消耗太大了点,而这个战场上的强者太少了点。

    辛克蕾尔现在只能勉强跨坐在蝎狮身上,娇媚的面容已被青色月华烧蚀得面目全非。现在的她要竭尽全力才能够不从蝎狮背上掉下去。她的左眼已经被蚀瞎,用红肿的右眼怨毒无比地盯着李察,随后用手指着李察,沙哑的叫着:“宝贝!给我吃了他,一块骨头都不能留下!记得把心脏留给我!还有,把他所有的女人都穿到你的尾巴上,我要她们受够十天罪再死!!”

    蝎狮低吼一声,霍然立起,可是它没有扑上城头,而是转过身,对着远方的黑暗低声威吓性地咆哮着。

    辛克蕾尔十分诧异,蝎狮是她自小养大的座骑,智慧和人类无异,极少有不听话的情况出现。她忽然回头,正看到城头上的李察宁定地看着她,伸手向她一指,然后作了个割喉的动作。

    在这个时刻,母巢终于进入了战场。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