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六 母巢之战 中

章一四六 母巢之战 中

    而城堡上的镇熊骑士正一个个倒下。虽然每名镇熊骑士都会拉上至少几十倍的敌人共赴死国,然而镇熊骑士是准构装骑士,是无可替代的精锐。他们的战力和忠诚都毋庸质疑。而李察手下死的都是什么?野蛮人,沙民,土著战士,受封骑士,都是从这个位面掳掠的资源,只有几名步战骑士是从诺兰德带来的。可是在辛克蕾尔心目中,十名步战骑士加在一起也不如一名镇熊骑士重要。

    她犹豫着,身上的青色月华虽然之前就已经褪色,但是伤口的灼痛此刻方才开始缓和,而淡金色的神火也黯淡得快要不存在了,等活动能力一恢复,她是先去杀掉或者是捉住李察呢,还是救几名镇熊骑士下来?在异位面,如果没有忠心属下的话,发展亦将会无比艰难。她可没有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恩,绝不愿意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在低贱的异位面。

    此时,蝎狮的身体开始伏低,鼻中呼出一道惨绿的火焰,如同雾中隐藏着可怕的敌人。

    就在辛克蕾尔犹豫之际,一头头巨狼开始从雾中跃出,它们如真正的狼群,围绕着蝎狮不住奔驰着,发出低低的嚎叫。

    狼群的洪流突然停顿了一瞬间,但是,随之而来的不是蜂拥扑击,而是铺天盖地的一道道风刃,袭向蝎狮。对于蝎狮来说,这些风刃的威力十分有限,最多只能在身上切出一条细小的伤口,连厚皮都无法完全切透。

    可是,巨狼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辛克蕾尔一眼扫去,就知道至少有三百多头巨狼围住了自己。现在已很清楚,这批没有灵魂的巨狼肯定是有人指挥的,而且说不定就是城堡上的李察!

    风刃越来越密集,最后如密雨般泼向蝎狮。庞大的蝎狮愤怒之极的咆哮嘶吼着,时时扑击,用巨爪利牙把一头头风牙撕碎。它有着相当于十六级的战斗力,对付不过七级的风牙完全就是一击必杀。可是蝎狮明显在畏惧警戒着什么,不敢放手去捕杀风牙。

    辛克蕾尔终于决定先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她用力抓着蝎狮的鬃毛,叫着:“小宝贝!杀光它们,然后我们离开这里!快!……啊,不,天哪,那是什么!”

    就在前方不到百米的地方,浓郁的雾气向两边排开,一个无比庞大的黑影徐徐而来。哪怕辛克蕾尔见多了各式各样的魔兽,但是看到了一头高六七米,长近三十米的巨虫,也不禁骇然!

    和母巢相比,蝎狮就象只温驯的小猫。

    蝎狮当然不可能真的是猫,它摆脱了群狼,忽然向母巢迅疾冲去,一个轻跃就跳到了母巢背上,利爪狠狠挖入母巢背壳!在它的感知中,这才是最具威胁的敌人。

    母巢的背壳虽然硬逾钢铁,却对蝎狮的利爪没多少阻挡作用,一根根近半米长的利爪全部深深刺入母巢背甲!蝎狮意犹未尽,尾针也狠狠钉下,扑的一声完全没入母巢小得不成比例的脑袋!致命的毒液顺着尾尖尖端的开孔以喷涌的方式注入母巢体内。只一秒不到,蝎狮毒囊中的毒液已一泄而空,而蝎狮的气息明显虚弱了几分。

    如此剧毒,已经足够毒死一座大型城市里的所有人。母巢却只是行动稍微停顿了一下,就若无其事地带着蝎狮继续向黄昏城堡爬去。它对毒和酸接近免疫,正是蝎狮的克星。母巢的头部已经被毒针剿烂,但它那对虽然短小,却异常锋锐大力的刀锋也切在蝎狮的尾针上,将硕大的尾针生生切下大半!

    蝎狮痛得一阵嘶吼,身体颤抖,差点将辛克蕾尔摔下去。

    没有任何试探,在第一次攻击中蝎狮就用出了全力。辛克蕾尔对蝎狮也仅有有限的指挥能力,此刻她战力全失,只能仅仅抓牢蝎狮,以使自己不被甩出去。她另一手抓紧了双刀,拼命想要积聚力量,但是青色月华造成的伤势太可恨了,只要斗气一涌动就会和伤口处的残留月力冲击,沸腾,痛彻心扉。

    蝎狮用力在母巢背上挖着,却始终没能刺透母巢的背甲。母巢在这里的背甲厚达一米,蝎狮需要认真地刨上好一阵,才能够挖穿背甲。而和一般的虫族不同,母巢的头部也仅仅是装了个口器和几个眼珠而已,被毁掉根本不影响什么。那不是要害,而是一个陷阱。

    周围的风牙突然再次停止了跑动,然后同时对母巢背上的蝎狮张开了大嘴!蝎狮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立刻想要跃起逃跑,却忽然感觉到意识中传来一阵无法形容的刺痛,而且还带着某种难以形容的威压,于是它四肢一软,趴倒在母巢背上。

    这是母巢的精神冲击,它的全力一击也只能让蝎狮行动迟滞几秒,可是短短的迟滞在此时此刻,却足以致命。

    “啊,不!!”辛克蕾尔只来得及尖叫一声,就立刻把自己深深埋进蝎狮的鬃毛内。下一刻,她就感觉到如有无数刀剑从自己背臀上划过,疼痛与恐惧让她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她刚才情急之下,把双刀回旋抛出,所过之处砍倒了一片风牙,可是伤口上斗气和月力的交击,却好像把她从头到脚扔进了沸水之中。

    整整三百多个风刃,如暴风雨般将母巢笼罩在内。近半数的风刃落在母巢的庞大身体上,切削出无数甲壳碎片,或者是腹部的褶皱厚皮。另外半数风刃则从蝎狮与辛克蕾尔身上犁过,狂风中,无数鬃毛、黑血、碎甲、头发随风飞舞,随后大蓬的黑血喷涌如雾!

    辛克蕾尔双手一松,从蝎狮背上摔下,重重砸在地面,一动不动。

    蝎狮则痛苦之极地吼叫了一声,也从母巢身上滑落。众多风刃对它造成的每个伤害都不算重,但数量实在太多,完全可以用皮开肉绽来形容,仅仅是流血就可以致它于死地。痛苦让蝎狮疯狂并且恐惧,它竟然抛下了辛克蕾尔,想要独自逃走。

    “拦住它!”李察和母巢同时下了命令。于是用光了风刃能力的风牙们如潮水般涌上,纷纷扑到蝎狮身上,一口咬住,就死也不肯松口!它们的牙齿和利爪还无法一口就破开蝎狮的防御,但是有效地阻止了它的逃离。身上瞬间挂上了几十头风牙的蝎狮,速度大降。蝎狮凶性大发,返身恶战,以一秒数头这种完全是屠杀的速度把一头头风牙撕碎。

    城堡上的李察远远注视着这处最关键的战场,看到蝎狮终于停下,于是冰冷地下达了命令:“母巢,酸液喷吐!”

    母巢忽然抬起了上半身,已经被剿烂的头部从身上脱落,露出下面全新的口器,随后一道深绿色的酸液喷出,越过数十米距离,披头盖脸地浇在蝎狮身上!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