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八 终结与初始 上

章一四八 终结与初始 上

    辛克蕾尔似也感觉到了李察的注视,偏过头,吃力地用一只眼睛看着李察,然后露出一个笑容。只是现在,她的微笑不再妩媚诱惑,而是显得说不出的狰狞恐怖,还让人感觉到一种隐约无奈的哀伤。

    “我……现在很难看,是吧?”

    李察没想到她第一句话说的会是这个,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哈!你们魔法师果然都是些无趣的家伙。”辛克蕾尔自嘲地笑笑,然后说:“我还想活下去,可以投降吗?我的身体很特殊,只要给我时间,就能慢慢恢复到完好的状态。所以战斗力方面不用担心。”

    李察平静地说:“战斗力方面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但是你……”

    李察伸出手,最懂得察言观色的奥拉尔则立刻递上一把短刀。短刀意外的沉重冰冷,入手后立刻从握柄中冲出一缕寒气。李察体内遗留的月力本已只剩涟漪,被寒气一引立刻翻出一个浪花,而寒气被涌动的月力一激,就此化作凉凉的水流,散入李察身体,让他精神为之一振。李察有些诧异,这才注意到精灵诗人递给自己的短刀就是辛克蕾尔的双刀之一。

    李察握刀在手,对辛克蕾尔说:“有些仇恨是无法化解的。不过,如果你愿意和我说说为什么来到这里,还有熊彼德家族的一些事,我可以不拆除你身上的构装。”

    说到拆除构装,辛克蕾尔也不禁轻轻一颤。她的构装并非插件,都是直接植入身体。拆除构装后,她的尸体就会面目全非。辛克蕾尔不想死,但也不怕死,可是死在一名构装师手上,却绝不是一个美好的结局。

    她断断续续地说了此次三个家族联合,向永恒与时光之龙献祭,从而更换了李察目的位面座标一事。虽然献祭的祭品也十分珍贵,不过由于种种规则限制能够选择的效果却也是有限的。他们不可能让李察传送到一个建立了稳定通道的位面,也不能更改李察传送位面的基本性质,只能有限地进行修改。比如提升位面力量上限,再比如把目的地修正为另外一个已知座标但还未取得编号的位面。只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出乎所有人预料,双方都传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位面法罗,而且位面力量居然在传奇之上。

    辛克蕾尔到来的使命,就是诛杀李察,而且如此一支庞大队伍的传送费用,是由三个家族共同承担的。

    辛克蕾尔的话验证了李察此前的猜测,然后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你手上有回归诺兰德的座标吗?”

    辛克蕾尔苦笑,说:“如果有,我早就回去了。发现了这样一个等级的位面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可惜,当我通过传送门到来时,时光灯塔已经熄灭了。”

    李察叹了口气,最后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辛克蕾尔剧烈咳了一阵,才说:“如果你将来……能够回到诺兰德,那么帮我……杀光熊彼德长老会的全部成员,全部!还有他们的家人,一个都不要留下。另外,还有索丝蕾儿那个贱人,折磨越久越好,别让她死得太快!”

    李察微微一怔,问:“你好像非常恨你的家族。还有索丝蕾尔?那不是你的孪生姐姐,和你一起并称熊彼德双花的吗?”

    “姐姐?呵呵,是啊,姐姐!”辛克蕾尔又笑了,不过笑容有些扭曲,声音也有说不出的怪异,喃喃说:“她是我的姐姐,但是修炼的速度没有我快,所以在我们十四岁那一年,她想办法陷害了我。然后我被送去长老院公审……被九个老头‘审’了整整一夜!就是那一晚,我成为女人,而且一下子有了九个男人,每个人的年纪都至少是我的三倍。虽然后来我的男人越来越多,但总是无法冲淡这九个男人的影子。我的父亲当时只是家族中的一个小人物,他对这件事的反应,就是借此向长老们提出要求,并且使自己成为了一名世袭爵士。好了,这就是我想要杀了他们的原因。这些事,如果你想要知道其中细节的话,以后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那个晚上每一秒钟的细节我都还记得。”

    “不,我没兴趣。”李察说,然后把短刀压在辛克蕾尔的心口,一刀刺进了她的心脏!

    辛克蕾尔身体一震,眼中流露出愕然的神色,随即转为轻松释然,缓缓闭上了双眼。

    李察站了起来,看着辛克蕾尔的尸体,忽然浮生许多感慨。如此强大、美丽、年轻而又疯狂的辛克蕾尔,现在也变成了一具尸体。在她疯狂的背后,原来也有着如许多的故事。不过最终当死亡降临时,所有的仇恨和辉煌,都会化作一抔黄土。而自己所为之奔波和战斗着的那些执著,又真的有意义吗?

    刹那间的恍惚被母巢的声音打破:“主人,我需要那具蝎狮的身体。吃掉它,应该可以为我的战斗单位提供额外的能力。”

    “好!”李察立刻同意。在这场战斗中,最终一锤定音的还是母巢。接近四百头风牙,完全是靠绝对的数量优势活活堆死了蝎狮、大魔法师和魔驹。当数量突破一定临界点时,也就引发了质变。

    母巢已经耗尽了能量,根本不想动弹,它指挥着残存的风牙一拥而上,把巨大的蝎狮拖到自己面前,然后开始吞吃。

    李察最后看了一眼辛克蕾尔的尸体,正准备让人把她烧化,忽然母巢的声音再次传来:“主人,这个女人对我非常重要。如果有了她的身体,我有可能得到一项十分重要的能力,与神性有关。”

    李察深深皱起眉,说:“这件事……先让我想想。”

    虽然辛克蕾尔是生死大敌,而且母巢的战斗力亦非常重要,但李察对于让母巢吃人,哪怕是人类的尸体,仍然非常有抵触。就在他犹豫之际,堕落牧师卡斯匆匆赶来,对李察说:“主人,流砂大人让我告诉您,她想要辛克蕾尔的尸体。这具尸体对她非常重要。”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