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零 终结与初始 下

章一五零 终结与初始 下

    “男爵大人不行了?”李察吃了一惊。方丹的伤势虽然沉重,但当时他看得很清楚,还没有重到完全没法救的地步,流砂又及时给他施放了治疗重伤,当然伤口以后战斗力免不了受到影响,怎么突然就到不行的地步?

    战斗行将结束时,方丹男爵就被抬下战场,回到城堡主楼中由家族医生长老医治。等李察赶到时,男爵的卧室中已经站满了人。其中许多是女人和孩子,男爵本人则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灰败。

    在一角的沙发中,还坐了两个筋疲力尽的老人。他们是男爵家族的祭祀,以先祖之力来施行祝福和治疗,和神殿牧师的作用类似,却远不如牧师神术的强大和广泛。他们显然已经耗尽了法力,却对男爵的伤势无能为力。

    李察快步走到男爵床边,坐下,握住男爵的手。他扫了一眼,心就直往下坠。

    正在飞快地吞噬男爵生命的不是硬伤,而是伤口中大量滚动着的死亡与腐蚀气息,显然是辛克蕾尔攻击的附属品。就短短的这点时间里,男爵身体内部器官已经大半坏死。

    李察心里一紧,突然想起同样被辛克蕾尔重伤的水花,他立刻在意识中搜索少女的存在,所幸那点灵魂虽然极为虚弱但还平稳。

    看到李察到来,方丹男爵露出欣然的笑容,说:“李察,我的朋友,我们刚刚并肩战斗过,击败了无比强大的敌人。可惜,我不能再和你喝一杯了…….”

    “坚持住。”李察鼓励着,但是他自己心里都不相信方丹能够坚持下去。这种伤势不要说神力已经完全干涸的流砂救不了,就是普通的大神官也束手无策。只有神恩,才能将男爵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可是神恩只会施放在诸神自己的信徒身上,而作为先祖崇拜的家族,男爵无论如何都不会去乞求诸神以得到神恩的。

    方丹虚弱地笑笑,说:“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看在……我们今夜并肩战斗的份上,可否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孩子们?”

    李察顺着男爵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那四个年纪不一的孩子。最大的少年已经有十五岁,稚气脱去了不少,本身还是一个七级的剑士。而最小的小女孩只有四岁。

    “好!你希望他们未来都走什么样的道路?”李察点了点头。

    方丹勉强撑起身体,而旁边的书记官立刻拿起了纸笔,他知道这将是方丹男爵的遗嘱,而李察则是见证人和遗嘱实施的监督人。

    男爵长子被指定继承爵位并且延续家族先祖崇拜的传统,最小的两个孩子仍然在家族中生活。但意外的是,男爵要求第二个儿子,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放弃先祖崇拜的信仰,转而跟随流砂,成为一个牧师。

    这是一个让李察意外的决定,他凝视着男爵的眼睛,想要看出男爵突然这样做的原因。可是方丹男爵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什么,眼中的神彩就迅速黯淡下去。

    房间中忽然陷入沉寂。

    男爵夫人和孩子们都没有哭,这是方丹临终前的要求。现在不是软弱和哭泣的时候,正当盛年的男爵突然战死,对这个家族的打击无疑是非常沉重的。

    这一战,男爵麾下的精锐骑士战死过半,常备军几乎十去八/九,剩下的人中估计有一半再也不能够战斗。即使以最快速度把男爵领地上其他部署兵力和后备役全部召集回来,也只能勉强凑到二、三百人,这点兵力甚至有些难以防御一名爵士的进攻,更不用说整个家族中所余力量最强大的战士也不过只有十一级而已。

    所以阴翳凝聚不散。

    良久,李察终于站了起来,走到第二个少年面前,说:“你叫什么名字?”

    “西索,李察大人。”少年有些怯生生地说。

    “那么西索,你愿意侍奉一位真神,成为它忠诚的信徒,并在人间履行它的意志吗?”李察问。

    西索左右看看,才低下头,有些不敢注视李察的眼睛,轻声说:“这是父亲大人的决定,我……愿意。”

    这句话一出,立刻有几道凌厉的目光落在西索身上。先祖崇拜家族的后代中却出现了一个神术者,这让许多人,特别是两个上了年纪的祭祀非常别扭,哪怕他们亲耳听到这是男爵临终前的命令。但以他们在家族中的地位,就是男爵本人的命令,也可以拒绝接受,虽然在男爵生前,这种拒绝只是在律法和理论中存在。

    李察抬手轻挥,一道魔法光辉落在西索身上,让他的慌张平复下来。一个很简单的心灵安抚法术,却无声提醒着房间中众人他大魔法师的身份。

    看着西索,李察认真地说:“西索,你有一个非常有远见的父亲,只可惜,他不能更多的陪伴你了。跟我来吧,西索,我带你去见你的引导者,她叫流砂,是一个注定会伟大的神术者。”

    在离开房间之前,李察看了看男爵夫人,再看了一眼刚刚接任男爵爵位的青涩少年,最终叹了口气,对男爵夫人说:“男爵大人曾经和我有过一些协议,他会为我的领地提供粮食、武器和必要的物资。这是我们之间友谊的象征,我希望这些协议能够执行下去。只要它们还在,我就是黄昏城堡最可信赖的盟友!”

    男爵夫人强忍悲伤,缓慢而清晰地说:“男爵生前的一切愿望都会实现,所以您可以放心,李察大人。”

    李察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而是牵着西索的手,离开了房间。其实他现在也不过是个还不到十七岁的少年,仅仅比西索大了两岁而已。但是法罗位面的这几个月,却让李察感觉象是过了数年。

    走出主楼,浓浓的血腥味道再次扑面而来。到处都是隐约的哭声,城堡中的人们开始从躲藏地点走出,看着从城头、战场上的清理回来的一具具尸体,惟恐在里面找到熟悉的面孔。

    李察信步走着,环视着劫后余生的景象。

    天已经破晓,但浓浓的云却将天光遮挡了大半,透过雾气落下的晨光,却将世界变成了只有黑与白。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是如此的不真实。

    李察感觉心中有些空旷,方丹男爵的死给他带来意外强烈的冲击。那是一种有些特别的情绪,似乎叫做朋友。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