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五四 善后 下

章一五四 善后 下

    月熊勋爵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一身银灰色的重甲,身材高大,满面钢须,习惯使用的武器是双手重斧。他带来的大多是披锁甲的机动骑兵,兼顾了机动和战斗能力,总体来说战力不弱。

    但看到了月熊勋爵和他所带来的援军后,李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假如昨晚没有自己这些人在,黄昏古堡早就被辛克蕾尔血洗了。而勋爵带来的援军中没有魔法师,只有两个祭祀,这样的力量如果在黄昏城堡外和辛克蕾尔野战,除了为首的几名强者,能否逃掉都很难说,那还得他们一开始就看清形势,当机立断地以逃跑为首要目标才行。

    月熊勋爵和公爵使者与李察在营地见面,确认了昨日的战果。

    战场痕迹和已方堆积如山的尸体让傲慢的月熊勋爵亦露出凝重之色,他甚至不避忌肮脏与尸臭,亲手翻检了几具尸体上的伤口,越看脸色就越是凝重,望向李察的目光也就没有了原本的轻视和怀疑。

    而李察有意保留下来的几具镇熊骑士和魔驹的残躯,更是让月熊勋爵暗自惊心不已。虽然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却完全可以看出他们生前的强大力量。

    公爵使者是一位上了年纪的爵士,浑身上下修饰得一尘不染,礼仪谈吐温润雅致,处处都无可挑剔。爵士在李察的陪同下,在整个军营转了一圈,把一切都收在眼底。爵士很健谈,一路上和李察讲了不少公爵领的历史和风俗,却对李察的来历出身一句不问,只是隐约地提到了构装准备的情况,建议李察尽快处理好战后的事,然后立即动身去见公爵。

    李察答应了下来。

    一天之内,方丹男爵家族中的人对李察的态度大为变化,总是有意无意地挤兑,想让李察尽快离开男爵领地。这是家族内权力斗争的迹象,男爵死得太突然,继承爵位的长子还是一个孩子,男爵本人的嫡系卫队又在大战中几乎伤亡殆尽,所以男爵长子一系的手中已经没有武装力量。虽然方丹男爵的遗嘱有很多人在场见证,可是他让次子跟随李察去侍奉真神的决定,却是可以借题发挥的对象。

    对这样的斗争,李察也从书上读到过不少。任何历史超过百年的家族,内部的利益都是盘根错节,虽然爵位和城堡无可争辩是属于男爵长子的,但是领地上还有许多其它利益,这些利益的总和不比黄昏城堡差。

    对于方丹男爵家族内部的纷争,李察都有些忍不住要插手,却被流砂劝住。现在并不是干涉的时机,要等见过公爵后,才是大局已定之时。

    公爵使者又停留了一天,就催促了李察上路。月熊勋爵则留了下来,协助防卫处于极度空虚状态的方丹男爵领。

    月熊勋爵曾经提出想要看看李察的‘巨兽’,李察知道勋爵说的是母巢,当然不可能给他看。于是推脱说那是一种魔法召唤生物,每召唤一次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有很长的冷却期。勋爵将信将疑,但总算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两天之后,李察终于抵达了依山而建的深岩城,也是苍狼公爵领地上最大的城市。公爵的巍峨城堡就矗立在半山腰上,俯视着下方的辽阔原野。远远望去,这座城堡占据了半山至山顶的整个山体的阳面,规模之大,甚至超过了阿克蒙德家族祖传的黑玫瑰古堡。

    深岩城十分繁华,建筑风格粗犷而整齐,似乎当时建造时候做过很好的城市规划,许多高大建筑都是以巨石砌成。

    这是一座超过十万人口的巨大城池,城外常驻着千人规模的苍狼骑士团。而城中守备军则有三千之众。如果算上分散在领地各处的其它军队,以及能够从附庸处征召到的部队,在必要时候,苍狼公爵可以召集起三万规模的大军,这一规模已经接近王室所能动员的军队。

    深岩城的城墙高达三十米,远远望去即觉异常雄伟,待走到城下仰望时更是令人震撼。

    李察在城门前驻足仰望,数分钟后才跟随公爵使者进入了深岩城,这次爵士并没有催促他,并且为自己的城市如此吸引人而自豪。而李察却是在用战术指挥者的目光分析着视野里的数据,这样一座宏伟巨城,如果有万人驻守,就是面对五万大军也可以坚守相当时间。

    进入城门时,李察又注意到城门前后各有一道用手臂粗细钢条铸成的吊栅,而城门则是装设在铁轨上,需要由绞盘推动的巨型钢门。这样的城门已经不是普通攻城器械能够轰开的,只能依靠强者强行冲上城头,在城墙上为后续部队打开阵地。

    但抢滩城头的先锋无疑在死地上行走,即使是圣域强者也非真的不死,在无法得到直接援手,活动空间又极为有限的城墙上遭受围攻,任何强者都有可能在此折戟沉沙。只看辛克蕾尔在黄昏古堡城头的结局就可知道,更不要说深岩城了。作为红杉王国三大公爵之一,苍狼公爵麾下可不缺强者。且由于公爵极度好战的风格,麾下强者的数量还要多些。

    李察的大部队都留在城外的军营中,他只带了十几个随身护卫跟随使者进城。

    进入深岩城后,这座城市的繁华和喧闹也吸引了李察的目光。城门和南城广场有一条宽阔的大道连接,足够三辆马车并行。车队行进间,迎面忽然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十几骑骑兵纵马而来,向城门疾奔而去。骑士们一路大声呼喝着,让前方的行人车辆避开。他们都穿着深灰色的骑兵甲,胸前均有一个狰狞的狼头图案。

    远远听到呼喝声,公爵使者的随从早早就引导着车队靠边行驶,把中间道路让了出来。十几个骑士如风般掠过,直奔城门而去,然后迅速远去。虽然一路过来行人和车辆都纷纷让路,但是入城大道上摩肩擦踵,总有行动快慢之分的,然而那队骑士全速疾奔,却没有一骑误踏到行人,显示出极为精湛的骑术。

    李察骑在马上,遥望着骑士们远去的身影,瞳孔微不可察地收缩了一下。这批骑士均有八级以上的实力,骑术精湛不说,人人身上都散发着凛凛杀气,显然都是经过真正战场的老兵,而非只知道在训练场中操练的菜鸟。

    这时李察身边马车车窗拉开,流砂也向那些骑士们看了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与李察交换了一下眼神,又关上了车窗。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