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六九 新的战争 上

章一六九 新的战争 上

    当李察顺手把墙上的一幅油画扯下来时,那位来历不明的中年贵族终于忍不住说话了:“真是年轻人!你不怕战争,难道别人就会怕吗?”

    李察笑笑,说:“你终于说出本意了。让我猜猜,是谁想给我战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身后的主人应该是那位高地独角兽子爵吧?”

    中年贵族脸色一变,重重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他也是聪明人,主战场不在这里,现在激怒李察对他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并且他也在拼命寻思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让李察那么快就联想到高地独角兽子爵,如果在干掉李察前让苍狼公爵收到风声,事情就会变得十分棘手,拉拢一个封主的附庸然后去攻击他另外一个附庸,这可不是能放上台面的事情。

    当然,高地独角兽子爵是特别的存在,如果李察是一个死人了,情况会完全不一样,战争的正义总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

    “好了,游戏到此为止。我的时间很宝贵,把我的人带出来吧!不然的话,我的心情会越来越差。”李察淡然说着,一边抬手一划,嗤的一声轰响,价值数千金币的油画中央就多出了一条裂口。

    小男爵叔叔怒视李察,然后吩咐侍卫立刻把人带上来。过了几分钟,一身是伤的皮尔斯就被拖了上来,虚弱得都不能自已行走。李察学过黑暗世界的艺术,一眼就看出皮尔斯是被关押了几天,而且很是受了一番折磨。皮尔斯的两名随从则被折磨得更狠,如果不是有流砂,他们很有可能会留下些残疾。

    侍卫已经尽可能快地把皮尔斯带来了,但是这短短几分钟内,又有近万金币在李察手上化为乌有。

    看到皮尔斯,李察全然不动声色,只是吩咐奥拉尔叫人把他们背出城堡去。然后李察就站了起来,向小男爵和他的叔叔道别。由始至终,李察都没有愤怒,没有惊讶,什么表示都没有,连皮尔斯身上那么明显的伤都不问一句。可越是这样,小男爵叔叔就越是心寒,原本想借着皮尔斯好好欺压折辱李察的想法早已不翼而飞。

    眼看着李察要离开,他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就欲拉动警铃。可是看到会客厅中那些‘精锐’卫兵,他终于还是认清现实,没有干出蠢事。

    在走出会客厅前,李察驻足回头,淡淡说了一句:“想要脱离公爵的序列,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

    离开黄昏城堡后,奥拉尔凑到李察身边,问:“大人,小男爵的家族这么对待您,您居然不生气?”

    “生气?为什么要生气?”李察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说:“生气是没有用的,我们直接灭掉他们就是。”

    回到营地,李察即刻整军备战。既然那位希姆子爵想要给李察一次战争,那么肯定不会等李察修好了城堡再来。实际上子爵的动作比李察预想中要快得多,看来这位子爵除了性格张狂之外,倒还有几分能力。

    皮尔斯是仅剩的两位受封骑士之一,所幸经过流砂的救治,可能留下隐患的伤势都被根除。接下来的几天,将由马文和卡斯为他治疗。两位堕落牧师虽然并不擅长治疗,但牧师等级都足够,治疗术还是用得出来的。李察现在麾下奇缺中低层军官,他们才是一支军队的中流砥柱。

    李察又拿出从公爵那里购买的装备,将一百多名沙民骑士武装了起来。从皮甲换成锁甲,普通马刀换成精钢锻制的长柄弯刀后,沙民骑兵的战斗力直接上了一个台阶。

    通向红杉王国的通道被小方丹男爵封锁了,李察一时无法从红杉王国中得到补给和急需的兵员,当然也无法送消息去深岩城。不过李察本来也就没打算现阶段向苍狼公爵求援,原本要在方丹男爵领协防半个月以等待新兵征召完成的月熊勋爵看起来是提前撤离了,究竟是受到了男爵领的蒙蔽,还是另有原因,李察目前并没有去分神思考。

    当前最重要的是赢得迫在眉睫的下一场战争。

    李察营地中的战力始终在稳定上升着,每过三天,就会有一批九个的抛掷兵加入到李察的队伍。在消灭了李察几乎全部魔力水晶后,母巢现在每天可以创造三个抛掷兵或是六头普通风牙,又或者四头带毒风牙。从战争的角度,抛掷兵所起的作用要超过风牙,所以李察开始让母巢源源不绝的制造抛掷兵。

    而当母巢升级了进食能力后,能量储备一下子变得极为充足,几乎很少有消耗过半的情况出现。这让李察有些好奇,独自在动荡之地游荡的母巢究竟都是在吃什么。

    拥有了母巢,时间就站在了李察这一边。

    不过希姆子爵来得的确够快,李察还没有等来另一批九头的抛掷兵,一支规模超过千人的军队就借道染血之地,出现在距离李察领地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

    有风牙在染血之地游走,李察很快就弄清楚了这只规模空前巨大的军队构成。部队中包括了五十骑精锐重骑兵和一百五十骑轻骑兵,还有近百的弓箭手,除此之外,就都是步兵了。这是一支构成合理的军队,到目前为止,李察遇到过的兵种最齐全的队伍了,假如指挥将军经验丰富的话,那么就十分难以对付。

    至于装备,高地独角兽子爵的军队绝对不会缺少装备。

    而李察现在的部队还不到两百人,惟一确定的优势,就是李察手下的强者肯定会压倒对手。

    出动这种规模的军队,都可以去尝试着占领一个男爵领了。由此可见在染血之地那一次遭遇中,李察给希姆留下了多么巨大的阴影,以至于这位子爵一下子就动用了大军,要知道出动的人数越多,善后工作越是不好做。

    在那一日事后,李察已经调查过希姆子爵,并且从苍狼公爵那里得到了更加详细的资料。

    高地独角兽子爵希姆的确有骄纵蛮横的资格,而且李察那日猜得不错,子爵大部分的价值都集中在胯下那根东西上。

    希姆的父亲是苍鹿伯爵,母亲是当今红杉王国国王的姐姐,大伯则是王国三大公爵之一的格拉斯堡公爵。但强大的背景并不足以支撑他的妄为和骄横。

    一切优越都源于传承,据说红杉王国王室血统中隐藏着上古圣兽的血脉,只是往往过上几代才会偶尔有一人显现出来。在最近二十年中,血脉最浓郁的就是这位肥胖的子爵,而且显露出来的居然是独角兽这种上位生物的特质,这让子爵一下子变得炙手可热。许多大贵族甚至包括王室都在想办法让自家的女儿接近子爵,以期待生下具备上位血脉的后代来,尽管从历史上看这种可能性实在不大。

    无数骄纵和恩宠逐渐造就了子爵如今的性格,子爵从来不缺权势、地位和女人,只是在李察手上栽了平生从所未有过的一个大跟头。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