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零 新的战争 下

章一七零 新的战争 下

    李察摊开地图,仔细查看地形和双方态势。带有大队步兵的部队移动速度很缓慢,五十公里外的队伍想要进入李察领地需要一整天的时间行军,并且要休息一晚后才能在第二天发起进攻。

    染血之地和红杉王国的疆域交接地带,地势急剧抬高,李察的领地就比染血之地高出数百米。交接地带地势复杂,不少地方崎岖难行,正是天然的用兵之地。李察决定在这片区域好好和独角兽子爵周旋一下。他的部队数量虽少,但都是百战余生的精锐,李察又一向重视部队的机动能力,这里正是天然适合他的战场。

    夜幕徐徐降临,希姆子爵的大军也驻扎下来。休息一晚之后,明天中午时分就可以抵达李察的领地。小方丹男爵接受了子爵的拉拢,不肯给李察提供劳力和建材,因此李察现在手上连点象样的防御工事都没有,连兵营都只是一些临时建筑而已。

    这一夜,在营地中央那格外巨大华丽的营帐里,希姆子爵正走来走去,时而高声咒骂李察,时而又想象着抓到李察后自己要如何折磨他,兴奋得根本睡不着觉。

    营帐中还有四个美丽的贵族少女,因此偌大的营帐也显得有些拥挤。她们为子爵递水倒酒,干得是侍女的活,其实真实身份都是各个大贵族家族的小姐。至于出征不带女人的王国军队传统,那只是相对于正规军人而言的,对希姆子爵自然一点约束力都没有。何况这支部队里大半都是子爵的私兵。

    就在希姆子爵用力挥舞着拳头,不断咆哮着要在李察的领地上决一死战,以真正贵族的气度和风范彻底击败那个不知道从哪个乡下冒出来的开拓骑士时,在夜幕的掩护下,一匹匹战马正从黑暗中浮现,缓缓接近营地。

    战马蹄上包布,以避免发出声音。马上的沙民则个个都是操控战马的大师,所以胯下的战马十分驯顺。

    营地周围,一小队子爵的士兵正环绕营地在巡逻,逐渐走近夜色中的沙民们。

    李察等巡逻队彻底走过去,才抬起了右手,奥拉尔立刻取出长弓,瞄准了营地。当李察的右手放下时,两支附魔长箭如流星般飞,无声无息地射到百米之外,钉在营地哨塔上站着的两名哨兵身上!

    两名哨兵立刻从哨塔上栽下,虽然他们已经叫不出声音,但是重物坠地的声音依然惊醒了不少警觉的战士。

    李察的手再次前指,于是在他身后,数十个沙民策动战马冲向军营,几名野蛮人也迈开大步冲到营地边,三两下就用手中巨斧斩开了简陋搭建的栅栏,冲入营地,恰好看到几名战士从营帐中跑出来。野蛮人狞笑一声,巨斧连连挥斩,几下就把这几名眼睛尚未完全适应黑暗的战士砍倒,然后又奔向另一个营帐。这个营帐内惊呼声响成一片,但战士还在里面穿衣披甲,浑然不知死神已经到了身边。

    两名强壮的野蛮人战士一左一右包围了营帐,然后深深吸气,同时抡起巨斧!巨斧呼啸着从营帐腰部滑过,里面的叫声嘎然而止!被斩断支柱的营帐直接塌倒,然后帐布上血迹迅速漫延。

    两个野蛮人战士意犹未尽,又在鼓起的帐布上乱斩几斧,斧斧见血,这才罢休。耽误了片刻,他们前方已经有十几名战士在一个下级军官的指挥下排成一排,拦住了他们再次突进的脚步。

    就在这时,一颗燃烧的火球从黑暗中飞出,落在那些战士面前,奔腾的火浪直接轰飞了四名战士,并且将同样数量的战士燃成火炬。野蛮人战士却毫不畏惧余火,大步冲过对手的残阵,向那名低级军官冲去。他们不是要杀伤更多的敌人,更重要的是制造混乱和击杀低级军官。只要没有军官,那么这些低级步兵就是一团散沙。

    野蛮人的巨斧高高举起时,忽然觉得身边似有一道微风掠过。在这个时候,在战场上,在烈焰与斗气横溢的环境下,怎么还会有微风?野蛮人眼神一凛,重斧凝在空中,随时准备发出雷霆一击。然而对面那个低级军官身体突然一僵,一截无光的刀锋从他胸前突出,原来就在这一瞬间,已经有人自身后将他一刀穿心。

    绯色鬼魅般从军官身后出现,她半弓着身体,迅捷从两名野蛮人中间穿过,躲到了他们身后。野蛮人战士知道绯色也是李察身边的战士,于是怒吼一声,巨斧挥舞,将追击绯色的几名战士一一斩倒。

    李察沿着营地边缘行进着,脑海中已经对整个营地的情况了如指掌。现在宿营地中一片混乱,有三个方向都被李察手下的战士突入。希姆子爵那座巨大醒目的营帐距离李察只有不到一百米。不过营帐周围已经集结起上百名精锐卫兵,还有一名十四级的将军在呼喊指挥,不断聚拢混乱的战士,再把他们组织成一道道防线。

    在如此混乱情况下,还能够迅速组织起防线,保护住希姆子爵,说明这名将军才能不俗,手下的骑士也颇为勇敢精锐。看到大帐周围严整的防线,李察打消了来时一举突袭中军,活捉希姆的想法。

    不过今夜夜袭的高潮还没有到来。

    李察一边在黑暗中游走,一边不断发射着一枚枚火球。火球的巨大覆盖范围,往往会同时点燃三四个连成一片的营帐。烈火借助夜风,在营地中不断蔓延,制造着更多的混乱。

    就在这时,营地的马圈内突然响起一片惊呼,谁都没有察觉一枚灰黑色的光球飞入马圈,然后悄无声息的炸裂。阵阵精神冲击即刻让看守马圈的骑士扈从们陷入惊惧,战马也纷纷受惊而起,开始乱踢乱咬,试图挣脱缰绳。

    混乱之际,夜空中响起阵阵尖厉的呼啸,一片飞旋的手斧破空而至,将混乱中的扈从们斩倒七八个。手斧威力极大,哪怕是雄壮的战马,挨上一记也会被硬生生斩断骨骼。

    轰的一声,马圈栅栏被两头食人魔生生用身躯撞开。野蛮人、沙民跟着他们一涌而入,盯着扈从们大杀起来。又是一个强化了范围的恐惧术落在扈从们中间,这个魔法的落点计算得十分精确,沙民们的站位也乱中有序,恰好没有波及到他们。至于野蛮人,他们天然有一颗勇者之心,恐惧术对他们的作用十分微小。第二个恐惧术落下,半数扈从又陷入极度惊恐之中,战局立刻变成一边倒的屠杀。

    夜风送来了一阵奇异的喊叫,没有人听出这是什么语言。但是几秒钟后,第二波飞斧掷来,将聚集在一起的扈从们又斩倒十余个。

    扈从们的士气在连绵而猛烈的打击下终于降到谷底,开始四散奔逃。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