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二 夜袭 下

章一七二 夜袭 下

    接下来,将军面露难色,汇报说战马损失却十分严重,专为重装骑士配备的战马被抢走了四十多匹,余下的战马也死伤惨重,初步清点,还能够使用的战马只剩下一百匹左右。而能够承载重装骑士的顶级战马还剩下不到十匹。

    “什么!?”子爵尖叫起来,脸色发白,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晕过去。“我那些可爱昂贵的战马居然只剩十匹了!这是怎么回事?”

    在子爵的队伍中,每位重装骑士是配备两匹战马的。因此武装一名重装骑士所花费的金币,有一半是消耗在战马身上。现在百匹顶级战马忽然间只剩下十匹,也就意味着子爵数万枚金币凭空消散,让他如何能够不心疼?

    将军垂首,一言不发。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敌人此次夜袭的主要目标不是子爵,而是马圈。但这句话一旦说出,后果他是非常清楚的。高傲的希姆子爵绝不容许敌人的首要目标不是自己,而是一群牲畜。为了洗清这个耻辱,希姆子爵会挥军与侮辱自己的人决一死战。

    将军很了解子爵,那时就意味着自己的指挥权将被子爵剥夺,然后这只军队的命运也就堪忧了。从这场夜袭,李察的部队已经显示出凶悍无伦的战斗力,来去如风,一击破敌,在给敌人沉重一击后即刻远遁,毫不恋战。这样的敌人,哪怕数量还不到子爵军队的一半,将军自己也绝不敢稍有轻敌。而若是由希姆自己指挥……

    将军已经做好了准备再挨一顿臭骂,等子爵骂累了,也就该睡了。第二天天亮,子爵就会忘记今夜之事,该做什么照做什么。战马和士兵的损失,在希姆眼中不过是少了些金币而已。而子爵最不缺少的就是金币,虽然在损失金币的时候,哪怕只是数百的小损失,他也会心痛一下。

    然而就在风波行将过去时,子爵的近卫队长走进营帐。将军一看到近卫队长,脸色立刻显得有些难看。近卫队长生得高大威猛,仪表堂堂,自身十级的力量也算马马虎虎。他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的关键其实是因为他是子爵的表弟,并且非常擅于拍马和打小报告。

    果然,近卫队长的第一句话就是:“子爵大人,敌人今晚夜袭的主要目标似乎是我们的战马。”

    将军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

    希姆子爵立刻尖叫起来:“你说什么?!在这群乡巴佬的眼睛里,难道身份和血统都无比高贵的我,地位还比不上一群牲口!?”

    近卫队长一脸沉重和痛心:“似乎是这样,子爵大人。”

    “这群该死的乡巴佬!满身马粪臭气的贱民!我一定要亲手把他们抓起来,每个人鞭打十天,再吊在我的城堡门口示众。我要让所有人都看清楚,敢于轻视和侮辱我的人都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明天一早,全军全速前进,我要在那个乡巴佬的土墙下彻底击溃他们!”

    李察的临时营地就设在十公里之外,可谓胆大之极。但是在黑夜之下,又是刚刚夜袭得手,李察绝对不怕希姆子爵敢衔尾追袭而来。

    山地夜行军首先需要的就是熟悉地形,就算子爵的军队真有这个本事能够追踪过来,十公里的路不长也不短,至少可以消耗掉追兵一半的体力。到了那时,等待追兵的又会是一场伏击。漫漫的染血之地,是李察已经十分熟悉的土地,游荡在染血之地上的一头头风牙,则是李察的眼睛。

    李察站在营地中的高处,眺望着陆陆续续回归营地的战士们。夜风吹在身上,凉凉的十分舒适,让他想有咆哮一声的冲动。他已经习惯、并且喜欢上了掌控战场的感觉,喜欢上了那种把每一个细节都把握在手中、在众多局部积累一点一滴优势,最后一举击溃敌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叫做掌控。当然,能够带来它的,除了李察的真实与智慧天赋,还有权势。

    李察身后的夜色一阵涌动,绯色悄然出现,它的气息又增强了不少。李察微觉惊讶,一个侦察术过去,就发觉绯色已经到了三级。看来这一夜它的战果丰厚,但再丰厚的战果也不应该晋级如此之快。

    现在绯色气息饱满,所有能力均可使用,三级的它应该可以和六级的战士正面对抗了。如果在合适的环境下,比如说夜幕或者是偷袭,那么就是十级的战士都有可能死在它的手下。

    但是绯色隐隐让李察感觉到针刺般的微痛,这是源自精灵血脉的敏锐感知,说明绯色具备了威胁到李察的能力。这个发现让李察感觉到有些诧异,他现在可是十一级的法师,瞬发的三级魔法护盾完全可以抵御三级战职者的攻击,对十级以下战职者的攻击都有一定削弱作用。即使如此,绯色也能够威胁到他?

    李察思索着,总感觉绯色的战力和母巢告诉自己的资料有些不符。

    就在这时,夜色又开始涌动,水花在李察的另一侧出现。少女一现身,手就按在永眠指引者的刀柄上,冷冷注视着绯色。

    绯色似乎有些惊慌,立刻徐徐向夜幕中退去,这让李察对水花说了一声:“水花,别吓着它!”

    少女哼了一声,一言不发,直接隐入夜幕,而绯色也没有停下退后的脚步,很快也隐入黑暗。虽然两人的实体全部消失在视野里,但是李察凭借灵魂链接完全可以掌握到她们的位置,两个家伙以他为中心,相距三十米,各站一边,三个人就此连成了一条直线。

    李察弄不清是什么情况,不过水花一向沉默寡言,连表情都不大变化的,刚才匆匆一瞥,无法从她的表情上看出端倪。

    这时流砂从远处走来,她似乎完全没有觉察到现场的诡异气氛,径直和李察说起今晚夜袭的战果。

    这些数据自然早已在有着两大天赋的李察心中,不过还是需要经流砂确认一次。特别是已方的伤损数字和战士的个人战力折损情况,更是直接掌握在流砂手里。

    “希姆子爵大致死伤在一百五十人左右,另外战马伤损和灭失过半,估计现在能够使用的战马至多一百匹左右。我们的收获是四十二匹上等战马,均是重装骑士的座骑,另外受伤十五人,损失了两名沙民骑士。”

    这次夜袭的战果堪称辉煌,不过李察早已经过众多的战争,现在在他眼中,这场夜袭不过是一场很普通的战斗而已,而且只是一系列战斗的开场。

    PS:1、在刚刚过去的四月,俺也过了日均5000的线。罪恶之城自发书以来,还未详细算过日均更新量,但肯定已过了读者调查中,过半人要求的最低更新量。信誉,已经积累快五个月了。嘿嘿。

    2、构装征集活动汇总贴在书评区置顶,请参与的读者都看一看,免得有所遗漏。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