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三 怒战 上

章一七三 怒战 上

    至于这场战争最终的走向如何,他现在也很难把握住,他能够掌控的还只局限于战场,战场之外的势力纠缠和交锋才是最大的变数。一场战争,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因素实在太多,根本不是二阶的智慧能够完全涵盖统计的。

    每当这时,李察往往会想起在深蓝时苏海伦和他说过的一句话,“很多时候,应变比计划更加重要。”

    回到临时营地的战士们有条不紊地各自归队,受伤的会去找两位堕落牧师治疗。少年西索虽然只跟了流砂不到半个月,现在就已经是二级牧师了,可以施放治疗微伤。属于那种可以不考虑,但不能无视的人物了。

    李察走到临时营地的中央,沉声说:“现在全体休息,明天一早出发!”

    就在相距十公里的地方宿营休息,李察的胆量甚至可以称之为狂妄了。不过正如他所料,希姆子爵此刻丝毫没有心情去追击敌人。

    既然严密的警戒都没能防范住夜袭,那乘夜追击更不是个什么好主意,尤其是白天一路行来,崎岖起伏的山地给希姆子爵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如果没有熟悉地形的向导,很可能没有看到敌人的影子,先被山丘坡地坑得头破血流了。

    而且现在黑夜已经带给希姆子爵不小的阴影,他是绝对不会带兵追袭的,也担心派出追兵后,空虚的营地会给李察以可趁之机,真实威胁到他。希姆还不相信李察敢杀了自己,甚至弄残疾都不敢。但若是这个胆大妄为的开拓骑士干点别的什么出来,比如说让某些少女上了他,借点血脉骨肉之类的事,倒是很有可能,那他就亏大了。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先例。

    不过希姆转念一想,如果李察派来的是那个琥珀色眉毛的少女,那么自己就吃点亏好了。然后希姆接着又苦恼起来,那么之后该怎么办呢?如果真的在那个该死的开拓骑士的谱系里留存下了自己的血脉,那简直是对高贵的独角兽的侮辱。

    此刻子爵依然沉浸在惊慌与愤怒交织的状态中,脑子里全是各种各种奇奇怪怪的念头在跳来跳去,一点睡意也没有。

    他在营帐中走来走去,把看到的,身边的,甚至是见过记得听说过的都骂了一个遍。时而又意气风发,准备在李察的城堡下和这群乡巴佬进行一场堂堂正正的对决,让他好好见识一下王国骑士的风采,顺便给他上一堂攻城的教学战。

    只是子爵似乎忘记了,因为他的强势干涉,方丹男爵已经完全倒向了自己这一边,所以李察的城堡现在连个地基坑都没挖完。此外就算他没有干涉,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也只够打个地基的,这还要把李察这个大魔法师的作用计算在内。

    跟随子爵出征的都是他多年的老部下了,对子爵的脾气自然深有了解。将军也只是表面上随着子爵的喜怒哀乐作出各种合时宜的表态,不过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只要拖过这几个时辰,到明天天亮时子爵就会恢复正常,并且把军队的指挥权交还给他。当然,大方向还是需要子爵来定的。

    经历过夜袭后,第二天的行军就谨慎了许多。虽然李察在夜袭中展示了强大的战斗力,但不容否认的是李察的兵力的确不多。这点早已经小方丹男爵证实。

    一路行军,下午两点时分,子爵的大军抵达了李察预定建设城堡的区域,然后希姆子爵就一脸铁青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工地和空空如也的临时营地。

    营地十分简陋,都是用木板和防水帆布临时搭建的建筑,只有一栋二层小木楼看起来还象点样子。但城堡的工地现在就是一堆零乱且没有切割整齐的石块和一片浅浅土坑而已,连木桩都还没来得及钉。

    沉默片刻后,子爵果然开始爆发:“那个李察呢?他到哪里去了,这里不是他的领地,他的城堡,他需要用荣誉和生命去守护的地方吗?”

    这里只是个土坑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城堡。许多人都在内心里悄悄说着,但没有一个人敢真的说出口来。

    “这个李察!他究竟还是不是一个贵族!?”对子爵的质问,许多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几天前子爵还轻蔑地说过开拓骑士,甚至连没有经过至少两代传承的新晋爵士都算不上贵族。不过希姆自己不会记得自己说过的话,至少在这个时候会暂时忘记,于是他指着空旷的临时营地,咆哮吼叫着:“把这里都给我烧了,烧成白地!”

    立刻有士兵蜂拥而出,片刻后烈火就熊熊而起,将临时营地吞没。但这片营地也就比正常的行军营地稍稍完备了一点而已,烧与不烧实在区别不大。李察的城堡只是个土坑,希姆子爵就是想拆也无从拆起,眼前稀稀落落的火头实在没法平息子爵的愤怒。

    “还有领民!来人,把他领地上所有的领民都给我抓过来!”希姆子爵咆哮着下了新的命令。但这次不光将军,就连近卫队长也没有动作。

    由于将军跑去一边起劲地指挥着正在点火试图把石料堆也燃起来的士兵,最终还是近卫队长走近子爵,压低了声音,说:“大人,李察这片领地就是一片不毛之地,根本就没几个人。如果去抓那些命根本就不值钱的贱民,我们就难免分兵。一旦那个狡猾的李察……”

    话已经不需再多说下去了,希姆子爵也知道不能随意分兵的常识,特别是经过李察那次干脆利落的夜袭之后,子爵更加担心自己的安危了。只有在大军之中,他才有底气和勇气。

    子爵哼了一声,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找不到李察的行踪了?”

    将军和近卫队长互相望了一眼,将军还是没有说话,而近卫队长则是看着将军冷笑了一声,然后对子爵说:“大人,我手下有几个人非常擅于追踪,李察的部队规模不小,我的人一定可以把他们找出来的!”

    “那就立刻去找!找到后全军出击!”希姆子爵冷冷地说。

    PS:一时忙碌,中午忘记更新了。今晚补两更吧,可能会到12点之后。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