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四 怒战 下

章一七四 怒战 下

    “等一下!”将军终于站了出来,沉声说:“有线索后不能立刻全军出击,需要派侦察骑兵先行探查,那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陷阱?”子爵已经不激动了,盯着将军,阴冷地说:“出兵之前,你可是跟我保证过能够顺利击败李察的。你不会现在才来告诉我,这里近两千的精锐战士还对付不了一个开拓骑士三百不到的人马?!你是想告诉我这个吗,嗯!?”

    将军一时语塞,军力再强,也需要适当的指挥。但这句话他聪明的没有说出来。

    一小时之后,近卫队长手下的侦骑就找到了李察军队行进的踪迹。于是希姆子爵全军开拔,浩浩荡荡地追了下去。

    一路上李察部队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多,近卫队长的脸色就愈加灿烂,而将军的脸色也愈发的难看。

    入夜时分,子爵的军队已经追到了染血之地,红杉王国和动荡之地三大区域的交界地带。这里地势高低起伏,地形复杂,到处是洞穴、石林和裂谷,几百人的队伍往里面一撒,随随便便就可以藏起来。

    在将军的苦劝下,子爵终于放弃了乘夜追击的打算,而是选址就地扎营。这一夜,李察果然来夜袭,而且不止一次。只是子爵营地的夜防比平时严密了太多,李察的夜袭一次都没能得手,只是把子爵惊醒了几回而已。但经历了第一次夜袭的惨重伤亡,却没有一个人敢掉以轻心。

    第二天天亮时分,睡眠不足的子爵挣扎着穿上了铠甲,然后在随从的簇拥下上了战马。子爵登高远眺时,忽然在远方高地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尽管相距遥远,希姆却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李察。

    而此刻李察安然骑在战马上,望着远方子爵的大军开始移动,滚滚向自己而来,不由得微笑,对身边的流砂说:“这次我又赢了。”

    流砂不情不愿地哼了一声,然后说:“再来赌他这次会追你多长时间!”

    “至少三天。”李察悠然说。

    “就他的体力和毅力?我赌一天。”流砂说。

    李察微笑,说:“三天!但你要配合啊!”

    流砂重重哼了一声,说:“好吧,这次我输了,一定会全力反抗的!我现在真怀疑你是否真有精灵血脉,这么有暴力倾向!”

    “这不是暴力,而是征服。”李察纠正着流砂,顺便为自己的行为辩护。

    看着子爵的大军行来,李察肃容,抬手向身后招了招。于是十几名野蛮人战士从李察身后出现,列成了一列横队。而沙民骑士也呼啸着出现在土坡坡顶。

    希姆子爵兴奋地吼叫起来:“他终于准备象一个贵族那样战斗了!全军进击!这次我一定要把他彻底干掉!你们看到没有,他手下也有不少步兵,终于被我追上了!”

    看到陡坡坡顶那稀疏的战士,希姆子爵当即绕开了将军,指挥军队兵分三路,两翼轻骑各带一队步兵出击,力图迂回包抄掉李察的后路。而主力部队则从正面攻击。子爵自然在亲卫的护卫下站在战线后方督军。

    战斗迅速开始,迅速结束,却和子爵预想中热血沸腾的骑士战争大相径庭。

    李察在陡坡坡顶召唤出六头凶暴熊,然后这些肉糙皮厚的家伙呼啸着冲入希姆爵士的前锋部队中。凶暴熊战斗力并不十分出众,生命力却十分顽强,奔跑起来的力量十分惊人,一下子就将子爵前锋搅乱。

    而子爵右路包抄的部队在路过一根巨型石柱时,突然从石柱后飞出一片飞斧,将最前方的十几名轻骑兵全部斩落马下。

    右翼部队还没有从混乱中恢复过来,空中再次响起尖锐的呼啸,又是一片飞斧旋空而至,把余下的骑兵纷纷斩落马下。这次右翼包抄的战士看清了敌人,却骤然一呆。抛掷兵那怪异的形貌毫无夸张地表明它们根本不是人类。不过训练有素的子爵步兵仅仅是一呆,就呐喊着冲了上去,然而迎面又是一片飞斧!

    飞斧的威力绝对和弓箭不可同日而语,也许只有投枪才能相提并论。除了最重的塔盾外,步兵战士们任何盾牌盔甲都绝对挡不住抛掷兵飞斧的一击!这波飞斧呼啸而过后,步兵方线中居然立刻出现了一片空白!

    随后如雷鸣般的蹄声响起,二十几个野蛮人和沙民骑士组成的小队又从石峰后杀出,狠狠切入步兵的队列,冲击的瞬间就让成片战士倒下。右翼的步兵连遭痛击,立刻有了溃散迹象,许多人开始犹豫不前。

    这一瞬间犹豫却正中李察部队的下怀,沙民骑士和野蛮人战士掩护着抛掷兵快速撤退,转眼间就跑得远了。而正面战场上,李察留下的全是机动性强的部队。沙民骑士一个冲锋,打乱了子爵前锋的阵形后,李察就带队斜着从战场穿过,再次凿穿子爵受到重创的右翼部队,扬长而去。

    “给我追!他们有步兵,逃不了!”希姆子爵气得脸色发白,李察的仓皇逃跑又给了他足够强大的信心。

    这一追,就是三天三夜,并且是几乎无法合眼的三天三夜。

    李察白天逃跑,晚上夜袭,似乎精力根本用不完。

    夜袭花样繁多,有时是突然出现在军营中的凶暴熊,有时是骤然射出的几枚火球,有时则是集结全部部队冲营,甚至有一次一名黑武士突然出现在子爵营帐附近。措手不及之下,子爵精锐的卫兵被这头凶悍的不死生物干掉了整整半打。每一次袭击都会给子爵的军队带来损失,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让希姆感觉很痛,却又不致于畏惧。

    三天之后,当希姆自己都变得筋疲力尽时,就再也提不起追击的兴致。希姆其实体力和精力都比一般人来得旺盛,独角兽血脉就是他过人体质的保证。当他都受不了时,普通战士早已疲累得只想大睡几天。直到这时,子爵才发现自己带来的部队已经快要不足千人,折损已超过三分之一,并且精锐的骑兵几乎损失殆尽,士兵还在,但是没有马的骑兵连步兵都不如。

    现在希姆子爵的位置距离李察的城堡超过两百公里,距离自己的领地则将近四百公里。子爵忽然发现自己走得太远了,更重要的是兵力变得薄弱,于是下令转进方丹男爵领,在那里进行补给,并等待家族援军。

    李察同样风尘仆仆,一脸倦容。但是他骑在战马上的身躯依旧挺拔,眼中更是神彩熠熠。遥望着远处迤逦前行的子爵军队,他只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自语着:“想逃?没那么容易吧!”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