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五 收猎 上

章一七五 收猎 上

    李察催动战马,衔尾向希姆追去。在他身后,是近百名生长在马背上的沙民骑兵。百余骑兵同时奔驰的蹄声,依旧足以震动大地!

    希姆子爵愕然看着忽然追上来的李察,几乎难以相信这就是被自己追得几乎入地无门的那个开拓骑士。

    看着李察冲锋的势头,将军的脸色立刻变了。他抛下子爵,冲向队伍后尾,然后运起斗气,用雷鸣般的声音高喊:“后队步兵就地列阵,竖盾、举枪!”

    片刻之后,一条还算完整、却十分单薄的阵线出现在李察面前。长途奔袭的子爵部队中没有重步兵,也没有专门对付骑兵的龙枪兵。轻装步兵除非列成非常严整的阵形,并且用血肉身躯作为障碍物阻挡,否则根本无法阻止骑兵突击!

    沙民原本就是天生的骑手,现在武装了从公爵那里购买来的轻骑兵锁甲,再换上从子爵手中抢掠的顶级战马,战斗力立刻上升了整整两个等级!

    李察稍稍放慢了马速,一骑骑沙民骑士从他身边掠过,冲向子爵那已经出现混乱的军队。那是由于将军下达命令的同时,近卫队长也同时尖叫起来,要求所有的带盾步兵移动位置到子爵身边布防。

    李察原本只是想要把子爵断后的部队一口吞下,然而此刻看到敌人意外出现了混乱端倪,立刻不假思索,高举右手,一缕炽亮的火焰射上天空!

    这是全力进攻的信号!

    沙民骑兵一个个开始呼喝起来,拼命催动着胯下的战马,长而锋锐的弯刀高高扬起!

    砰砰砰!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缺乏重装备的步兵们被沙民骑兵们撞得纷纷飞起,而最前方的十几名沙民骑士则从马背上被抛出,他们的战马长嘶着倒地,又在巨大惯性下向前滑出长长一段距离,去势继续席卷了几个走避不及的步兵。

    子爵步兵原本还算完整的阵线顷刻前变得支离破碎,后续沙民骑兵在高速冲击中还能够调整战马方向,从敌人阵线被撕开的缺口处冲了进去,弯刀纷纷挥落,成片雪亮刀光下,血肉横飞!

    大队沙民骑兵冲入步兵中开始大杀特杀,原本的步兵防线则消失不见,只有一个点有如磐石般屹立在沙民骑兵中,巍然不动。那是子爵的将军,他此刻有如黑甲战神,一柄双手巨剑在他手中成为不折不扣的凶器,将一个个沙民骑兵劈下战马。喷溅的鲜血已将盔甲大半染红,将军雷鸣般的吼声却不曾有丝毫虚弱。

    如果李察手下只有沙民骑兵,那么将军就会是力挽狂澜的英雄。然而,李察的后续部队已经上来了。

    就在距离将军几十米处,李察勒停了战马,冷视着浴血奋战的将军,开始不断下达命令:“三分熟,正面缠住他,提拉米苏辅助;刚德,绕背斩腿!奥拉尔,精灵战歌!山德鲁,连续诅咒,直到成功为止。我来切断他的后路。”

    这一连串的命令,每个都在把将军向深渊中推落一段。

    持重斧的食人魔和他拼起力量来丝毫不落下风,而身后那出人意料灵活的壮汉每一斧都带着山峦般沉重的力量,甚至比食人魔的力量还要巨大!将军的双手重剑剑刃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缺口,而这把陪伴了他多年的武器现在却变得难以驾驭,那是亡灵法师诅咒的力量开始生效。

    几乎是顷刻之间,将军的周围就围上了无数凶狠的敌人。他是十四级的强者,但是包围着他的敌人个个都有和他相差不多的战斗力。现在他们一拥而上,将军知道,自己绝对坚持不了几分钟。他立刻放弃了断后的打算,准备退回到自己的军队中去。

    然而一直关注着这边战局的李察,看到将军脚步挪动,立刻取出了承载之书。一阵魔法力量涌动之后,直接把刚德撞开的将军绝望地看到自己前方突然多了整整六头皮糙肉厚的凶暴熊!

    混战中,砰!将军的后脑挨了食人魔重重一拳,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砸进地面,随后三分熟高高跃起,数百公斤重的庞大身躯以千钧之势坐向倒地的将军。

    李察心头一跳,急忙大叫一声:“留活的!”可是这句话叫得明显有些晚了,轰的一声闷响,食人魔硕大的屁股已经压在了将军的身上!

    “不…….”李察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五十个抛掷兵终于赶来时,战局立刻急转直下。

    李察终于命令它们开始使用带毒骨刃,一片惨白色的骨刃瞬间覆盖了仅余的十名重装骑士,并且鸣响了骑士的丧钟。骨刃沉重锋利,比金属投斧更有威力,可以切开骑士的板甲,伤到里面的肌体。虽然骨刃无法洞穿板甲,只能给重装骑士留下一个不算严重的伤口,但是上面附着的剧毒只要见血,就会在几分钟内要了重装骑士的命。

    第二次骨刃抛掷,则把一倍数量的骑士扈从们送上归途。如果有足够的战马,这些重装骑士的扈从原本都该是非常出色的轻骑兵。抛掷兵很快投完了身上的骨刃和携带的五柄飞斧,战果则是子爵军队最精锐部分的覆没。呼啸而来的飞斧绝对是每个战士的梦魇,这东西就连重装骑士的全身板甲都阻挡不住。

    一次恰到好处的突击,最终造成了子爵军队的全面溃败。将军倒下后,近卫队长护送着子爵全力逃跑,一部分战士跟了上去,另外一部分被抛弃的战士则在绝望下放弃了抵抗,向李察投降。

    李察只留下了不到十个战士看守着超过三百人的俘虏,然后就将余下的部队稍稍整编,带着部队疾追希姆子爵的残兵。

    追击又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李察就象一匹追踪猎物的狼,始终游走在猎物周围,时时会扑上去狠咬一口,撕下一块肉,然后继续扑击,再撕下一块肉来。在鲁瑟兰村后的深山中,魔狼就是用这种办法捕猎比自己体形要大得多的猎物。

    一路缠战逃亡的子爵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行进路线被身后的追兵逼得偏离了一个角度,正在靠近动荡之地。

    PS:加更完成。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