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七 追求

    “希姆,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了。”李察微笑着说。

    “是是!没错,我可以支付赎金!你想要多少尽管说,我的家族非常非常富有,只要你肯放过我!你是一个真正的贵族,一定会遵守贵族之间的战争规则的,对不对?别杀我,别杀我!”希姆说到最后,已经开始痛哭了。

    在昏暗幽深的森林中,希姆细腻肥白的身体显得无比刺眼。

    “赎金当然是要的。”李察缓缓地说。他这一句话立刻让希姆崩紧的神经放松下来,然后压抑着的恐惧再也无法抑制,居然放声痛哭。

    “但是……”李察又是一个转折,让希姆的哭声嘎然而止。李察走近希姆,贴近他,直到两张脸距离接近到不足二十厘米,才徐徐地说:“我需要你记住我的脸,还有我的名字!这是上次就和你提过的要求,但是现在看来你的记忆力并不怎么好,所以我需要好好帮助你强化一下记忆。上一次我给了你多少鞭?似乎是十几下吧,哦,你看,我的记忆力也不是很好。那么这次就加一倍吧,三十鞭,或许会让你不再忘记我是谁!”

    刚德手中的长鞭如毒蛇般扬起,再落到子爵背上,留下一道高高肿起的鞭痕。希姆凄厉地叫了起来,全身都在抽搐挣扎,甚至开始失禁。

    李察退了几步,靠在一棵大树上,闭目养神,默数着鞭数。

    刚德下鞭很有分寸,鞭痕之间绝不重叠,一道道黑紫肿亮的鞭痕也没有一道破损。血肿会更加刺激神经,让希姆的痛楚放大。鞭痕几乎遍及希姆全身,却没有真正重伤到他,特别是没有触及到他的胯下之物。

    好不容易三十鞭打完,希姆已经动弹不得,只有呻吟的份。直到流砂过来给他连续施放了好几个治疗术,子爵才勉强能够伏在刚德背上,被背出森林。

    一战而定,已经不需要母巢了,于是母巢返回了动荡之地。在返回之前,母巢又提醒了一下李察,它需要大量的魔力水晶,或者是类似的蕴含能量的东西,这样它才能得到进一步强化。

    对母巢的要求,李察亦有些无奈。魔力水晶无论在哪个位面都是珍稀之物,说白了就是富含大量能量的高纯度结晶体。而母巢晋阶后,每开启一个新能力所需要的魔力水晶数量也不断上升。现在母巢已经达到四阶,四阶时新出现的能力就需要四十颗魔力水晶才能启动。

    母巢作为位面战争机器的威力正在逐渐发挥,当抛掷兵规模成群时,威力就开始呈几何级数上升。但同样,与作用的巨大相适应,母巢的消耗也同样惊人。为了把母巢提升到四阶,李察已经在它身上投入了一个男爵能够拥有的全部财富,而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就是公爵的财富也不足以喂饱母巢。

    如果母巢没有极限,或是进化的极限非常高,说不定将来会有那么一天,要举整个位面之力,才能支持母巢的消耗。想到这里,李察突然皱了皱眉,有一点抓不住的思绪一闪而过。

    李察押着俘虏的希姆和亲卫,与自己的大部队汇合。这时才来得及清点一下战果。

    战争持续了数日,希姆子爵的部队最终全军覆没,战死者超过三分之一,伤兵也有三分之一,其余的都变成了李察的俘虏。李察没有再突袭子爵军队伤兵营地的打算,那样只会给自己再增加不少负担,却不会因此多拿到多少赎金。四百多名俘虏中有数十名精锐的骑士,但他们加在一起的价值也不会超过希姆子爵。

    休整了一天之后,李察收拢部队,押着比自己多了一倍的俘虏回返领地。

    归返途中,流砂和李察并肩而行。在他们前方不远,希姆子爵也骑在马上,被几名沙民骑士挟着。俘虏中也只有子爵有骑马的优待,其它的战士都得步行。得知李察准备收取赎金后,俘虏们悬着的心都因此落下,也就没了其它心思。

    看着希姆的背影,流砂皱眉,淡淡地说:“我不喜欢这个家伙。”

    “我倒是挺喜欢他的。”李察说。

    “我能感觉到,他还没有彻底死心。你这次放了他,用不了多久他又会来找我们麻烦的。难道你下次准备打他六十鞭?那不是和直接杀了他一样吗?”

    李察笑笑说:“他来找我们的麻烦,那不是好事吗?”

    “好事?”

    “当然是好事,以希姆的性格,在自己报仇之前,一定会阻止其它人来找我们的麻烦,以免不能亲手报仇。在我来说,倒是宁可有希姆这样的敌人。”

    李察解释之后,流砂恍然,但是却狠狠盯了李察一眼,说:“有时候真觉得你开始象个老头了!”

    李察哼了一声,说:“若论心计,你一直都比我强吧。”

    流砂挺直了身体,摆出一副纯良无辜的表情,说:“我可一直在神殿长大,什么都不懂的。”

    看到她的样子,李察又恨得牙齿发痒。要不是在路上,多半又要把她按倒了,到时候少不得又是一场反抗与征服的大戏。

    可是不知为何,李察忽然想到了苏海伦。这种伪装天真善良纯真的戏,若是由传奇法师来演,才最是适合。一想到她,李察忽然有些抑止不住心中的思绪,竟有种莫名的酸涩。在初到法罗的时候,李察根本不敢去想她,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回到诺兰德。

    直到现在度过最初的危机,回归诺兰德终于有了第一线曙光,李察才敢在心底深处把这些记忆翻出来。

    流砂没有注意到李察情绪的细微变化,她在沉思着什么,片刻后说:“那个佩林,你准备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李察一怔,他倒是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流砂严肃地说:“佩林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如果得到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恩,解除了加速衰老的诅咒,就有可能完成魔法数学的奠基。你知道,法罗位面比诺兰德弱不了多少,如果魔法文明再前进一步,并且获得其它位面的资源,就有可能提升成为一个新的主位面,虽然这将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但是未来却是可见的。单从眼前来说,只是因为神罚,佩林才在魔法上没能有所成就。可是一旦解除神罚,他的成就几乎不可限量。能够为整个位面奠定某一方面基础的人,无论怎样形容其天才都不为过。如果不做处理,也许再过十年,佩林就会成为我们在法罗最大的敌人!”

    这一次,李察终于正视佩林的问题来。佩林是他们回归诺兰德的关键,只有依靠公爵的力量才能得到足够份量的祭品,可也正如流砂所说,在回归诺兰德的过程中,也有可能为自己竖立一个最可怕的敌人。

    李察沉思良久,才缓缓地说:“流砂,你知道我们阿克蒙德有许多敌人,有很多人想要我的命,并且愿意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比如约瑟夫、门萨和熊彼德三家联盟,对我们此次位面战争的干扰,就是迄今为止最典型的一个例子。你觉得,他们这样做值得吗?”

    流砂出身永恒龙殿,自然对献祭无比熟悉:“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亏大了。把我们送到法罗,再把辛克蕾尔和她的部下送来,所付出的代价足够获得一个新的次级位面了。只要他们的运气不是太差,付出足够多的时间去开发,那个位面的收益肯定会超过付出的。”

    李察笑笑,说:“这就是了。今天我消灭了一个佩林,或许明天我就又得消灭另一个佩林。一个位面的人以亿计,如果再算上其它种族,时时刻刻都会出现天才,难道我都要一个个去消灭?其实只要自己强大,才是正途和真正的捷径。今天的敌人,或许明天就不再有资格成为我的敌人了。这就象攀登高山,有的人想把其它人拉下来,有的人却一心向顶峰攀登。那些一门心思想把别人拉到和自己一个水平线的人,永远都没有机会登上绝顶。”

    流砂皱眉说:“但是……如果我们的敌人,比如说佩林,万一成长到比我们还要强大的地步呢?那时我们岂不是会后悔没有在有机会的时候消灭他?”

    “就算佩林最终成长了,我只一心向顶峰攀登的话,总会登得更高一些的。又有什么事情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呢?”李察微笑着反问,然后说:

    “我宁愿求上得中,也不愿求中得下。”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