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七九 赎金 下

章一七九 赎金 下

    在路上,山顿爵士忽然说:“李察大人,您为什么只给战俘们提供正常份额一半的食物?这可是有违贵族习俗的。”

    这个问题在李察的意料之中,于是摊了摊手,很直率地回答:“我现在手下的数量还不到战俘数量的一半。为防万一,必须限制他们的食物配给。吃不饱饭,就没力气逃跑了。我知道这和贵族传统不太相符,但现在情况特殊。再说,只要把尊贵的希姆大人喂饱,不就行了吗?”

    山顿爵士点头表示同意,然后郑重地说:“李察,作为我私人的一个建议,不管你对希姆子爵抱有多么大的成见,都尽可能地不要伤害他的肉体。在最近四代的王室血脉中,子爵是惟一觉醒了上位圣兽异能的血脉拥有者,因此他对于整个王室来说都意义重大。据我所知,国王陛下连同长老院已经计划让希姆子爵留下至少二十个后代。”

    “难道我就任由希姆对我的领地发动进攻?”李察反问。

    “你放任过他吗?”山顿爵士可不是好糊弄的人,微笑反问让李察一时无话可说。

    希姆和李察之间两次冲突,最终都以李察大获全胜而告终,而且事态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李察有意为之。就如他和流砂所说,希姆子爵是位不可多得的敌人。

    山顿爵士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对李察说:“不过只要不伤害到子爵的肉体,就没有触及王室的底线。子爵和您之间的纠纷纯属贵族间的私人恩怨,格拉斯堡公爵和王室都会保持中立,不会介入其中。最坏的情况,就是子爵父亲苍鹿伯爵介入战争,但我想他也不会公然参战,最多以私下援助的方式资助希姆子爵的作战行动。从您过往的战绩看,苍鹿伯爵是个威胁,但动摇不了您的根基,何况,他一旦直接参战,也就意味着同时给予了您攻击他领地的合法性,我想他不会这么做的。”说着,山顿爵士还呵呵笑了几声。“希姆子爵的领地最著名的特产是水仙花,但是伯爵那边却盛产拉菲精铁。”

    李察看了一眼山顿爵士,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那么这次的赎金谈判,我不会轻易让步了。”

    使者的住所是一座单独的二层木楼,和李察的居处一样都属于临时性的建筑。但是看到李察领地上的荒凉景象,山顿也没有过多的挑剔。简单洗漱之后,山顿邀请李察在会客厅共享下午茶。红茶和茶点都是爵士自己带过来的,看他沏茶的手势应该很注重这方面的享受。

    上过一道红茶之后,山顿让仆人离开了会客厅,然后取出一封信递给李察,说:“这是公爵给你的亲笔信。”

    李察打开信封,里面是两页信纸。

    在礼节性的问候之后,公爵主要提到了王室和三大公爵之间的关系。

    拥有王族血统的格拉斯堡公爵是王室的天然盟友,而苍狼公爵和郁金香公爵则在某些时刻会联合在一起,以对抗格拉斯堡公爵和王室。王室和三位公爵彼此之间又都有矛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政治就是相当重要的因素。

    独特而神秘的血脉力量是王室发家的根源,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血脉力量正在变得稀薄。因此希姆子爵的出现,对王族的意义就显得格外重要。如果希姆成功生下带有血脉力量的后代,那么王室就会精心培养,很有可能成为一代镇国强者。但那是至少二三十年之后的事,而且公爵在字里行间暗示,一个镇国强者根本没有改变局面的能力,何况还是二十年后的可能强者?

    李察完全读懂了公爵的暗示。希姆子爵自己算是一个标准的纨绔,没有什么大用。如果考虑到他的后代出现血脉力量者的机率,再考虑血脉力量者成长为一位镇国强者――也就是诺兰德标准的圣域――的机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李察连佩林都肯放过,怎么会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未来圣域去杀害希姆?

    李察继续往下读,在接下来,公爵又陈述了一番希姆子爵的重要性,不过也很隐晦地透露出王室看重的是子爵的繁衍能力,而不是他的面子。李察不由挑了挑眉,把那段话重新读了一遍,这似乎是在暗示他不用担心一场国内贵族的小小冲突里出现圣域这种等级的强者?最有意思的还在后面,公爵甚至暗示子爵的存在其实是格拉斯堡公爵和王室的一个负担,不能轻易破坏。这倒和李察的看法在某些程度上是相同的。

    在信的末尾,公爵提到给李察送来了一批物资,作为下一批构装的预付款。物资包括四具城防重弩和配套的弩箭,以及足以武装两百战士的装备,虽然不是魔法重弩,但是配备他目前那个小小的简陋城堡是绰绰有余了。

    公爵还提到在李察领地不远处驻扎了一个三百人规模的剑士营,名义上是为公爵拓展了的疆域增加边防。如果李察有应付不了的情况,就可以去那里躲避。剑士营的指挥权会临时归属李察,保护他抵达深岩城。

    看到这一段,李察的目光以正常速度扫过,并没有多做停留。

    第二页则是清单,列明了山顿所带来的物资,以及后续会运来的用于城堡防御的钢制构件。

    看完后,李察把信纸在烛火上点燃,烧尽。然后对山顿说:“非常感谢公爵的慷慨!公爵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很多话是不能落于纸面的。

    山顿笑了笑,说:“公爵让我告诉你,他正在筹备对白岩公国的战争,应该在半月之内大军就会开拔。这次的目标是白岩公国的加列昂伯爵,公爵真正的目的是加列昂伯爵城堡中陈列的一具巨龙骸骨。好了,就是这么多。你清点查收了物资之后,我还要赶回深岩城。公爵需要知道希姆子爵目前的状况,等军队出发了,我再押送第二批物资过来。”

    “感谢您的辛劳。不过,小方丹男爵怎么处理?他切断了我和公爵领的道路。”李察问。小方丹男爵脱离了和公爵的附庸关系,又地处交通要冲,偏偏此刻还军力虚弱。

    山顿爵士沉吟了一下,说:“这方面我没有私人的建议给你。不过在出发前我曾经就此事和公爵大人探讨过,公爵的意思是,由你全权处理。”

    “全权处理?”李察皱眉,这可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

    “是的,全权处理!你可以采取任何你认为必要的方式来处理和方丹男爵领的关系。”山顿说。

    李察再次皱眉,山顿的暗示他已经听懂了。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