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八零 谈判 上

章一八零 谈判 上

    小方丹男爵想要脱离公爵的附庸体系投靠到格拉斯堡公爵麾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苍狼公爵即将对外开战,显然不会在近期着手处理男爵领的问题,何况其中还夹杂着希姆子爵这么个特殊的人物。但是公爵能够暂时不在意,李察却不行。

    鉴于男爵领地的关键位置,一个站在格拉斯堡一方的小方丹男爵,对于李察是极大的威胁。等到拿到赎金,释放了希姆子爵,除了武力之外,李察手中就没有什么可以让小方丹男爵就范的筹码了。希姆子爵一方或许还会因为战败方停战协议短暂地和平一阵子。而男爵领的虚弱状态估计很快就会结束,因为格拉斯堡公爵必然很快会送来援兵。李察没有当场明确地表示什么,随即告辞离开了山顿爵士的住所。

    回到自己的居处后,李察一头扎进简陋的魔法实验室,试图完成法术穿透构装的最后一小部分。然而他几次试图凝聚精神,却总是失败。差点一笔报销掉整个构装后,李察索性站了起来,站到窗前,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森林,和方丹男爵短暂相处、并肩作战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心底流过。

    黄昏城堡典雅而精致,在曾经的方丹男爵手中绽放出夺目的光芒。城堡中的每处细节都无可挑剔,显示出男爵的品味和精细入微的呵护。

    扑面而来的风带着草木的清新,亦有一缕焦意。那是雇工们焚烧灌木时散发出来的味道,也让这片原始的风光多了些战火与硝烟的感觉。

    “方丹,你的儿子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呢!”李察苦笑着想。“你把西索交到我的手上,难道已经预见到了今天的局面吗?不过我倒宁可相信,你是个凭直觉办事的家伙……”

    如是胡思乱想,过了许久,李察才收拾好了心情,在心中默默地想着:“好吧,方丹,你这家伙赢了。我会保护好你留下的黄昏城堡,也会帮你的儿子铲除家族中的毒瘤。就这样决定吧,谁让我欠了你这家伙一条命呢?”

    在这个时刻,李察浑然没有觉得自己真实的年纪实际上只比小方丹男爵大了两岁而已。

    下定了决心,李察的心情就安定了许多,回到实验室中一气呵成地完成了二阶法术穿透的构装,并且把它装载在自己胸口的构装位上。在专注的工作中,李察悄然间完成了从准构装师到构装师的蜕变。

    现在,李察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希姆的家族来把人赎回去。

    等待的时间比李察预想的要长一些,但是当欧根伯爵,亦即是希姆子爵的叔叔,带着由整整二十辆载重货车组成的车队出现在李察面前时,他就知道了为什么伯爵会晚到了整整三天。

    看来还是希姆子爵了解自己的族人,当他在知道家族使者失期后,一点惊惧的表现都没有,自豪而傲慢地表示肯定会有符合他高贵的独角兽子爵身份的赎金出现,让乡下骑士们开开眼界。这次,子爵终于记得在形容词后缀上骑士这个贵族称号了。李察却是有点哭笑不得,忍不住腹诽难道子爵家族很习惯付赎金吗?

    载重货车格外的沉重,让李察十分好奇里面装载的是什么。看来这些货物也是希姆子爵赎金的一部分。

    欧根伯爵皮肤白晰,和希姆子爵很相似,这也是红杉王国王室血统的一个醒目标志。欧根刚过四十岁,华丽的贵族礼服上缀满了做工精细的珠宝。伯爵同时带来了三百人的卫队,都是精锐的王室近卫轻骑兵。哪怕是面对一位伯爵的军队,这支战力惊人的轻骑兵亦是一股强大的威慑力量。

    得到了通报的李察带上了野蛮人战士和抛掷兵的组合,前去迎接欧根伯爵。

    欧根伯爵高踞马上,身后盔甲鲜明闪亮的近卫轻骑兵列成了三列横阵,摆出了冲锋的阵势。而在轻骑兵身后,则是两百伯爵的私军。尽管他们金红双色的盔甲同样闪亮耀眼,但是李察一眼就看出伯爵私军披的都是锁甲,而且战士大都不到五级。这支私军的装备素质甚至和当初佛萨男爵精锐部队相比都有差距,更无法与平均等级达到九级的近卫轻骑相提并论。

    如果没有这支私兵出现,李察或许还会对欧根伯爵高看一眼。不过现在,李察显然不准备在气势输给对手。他在距离伯爵百米处就勒停战马,向身后一挥手,十五名披了重甲的野蛮人战士就一字排开,构成了一道钢铁防线。在他们身后,是多达七十名的抛掷兵。这些看起来很象穴居怪的抛掷兵论卖相绝对无法和欧根伯爵的私军相提并论,但是它们的威力只有亲身体验过的希姆子爵才最有发言权。

    看到李察摆出如此具有攻击性的姿态,欧根伯爵重重哼了一声,纵马向前,来到两军阵线的中央位置,才叫了一声:“李察爵士!”

    “欧根伯爵。”和欧根深沉威严的声音不同,李察显得很是平和从容,但是语气中的冰冷傲慢一点不比欧根伯爵差。

    欧根伯爵脸上明显泛起了怒意,冷冷地问:“李察爵士,我还不知道您出自哪个名门呢!”

    “阿克蒙德。”

    欧根伯爵的下巴微微扬起,高傲地说:“我从未听说过大陆名门中有阿克蒙德这样一个姓氏。”

    “阿克蒙德从来不是名门,它的历史并不算久。”李察说。的确,传承还不到千年的阿克蒙德并不算历史悠久,但是在战火纷飞的诺兰德,战力才是衡量一个豪门的第一标准。只有战力相当时,才会把历史考虑进来。

    欧根伯爵显然不清楚诺兰德和法罗的分别,听到李察的回答,他冷笑了几声,说:“原来是个乡下的暴发户!”

    李察脸上始终带着迷人的微笑,却并没有丝毫退缩的打算。面对欧根伯爵的挑衅和侮辱,他只淡淡回了一句:“的确,我只是一个能抓到子爵的暴发户而已。”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