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八三 复苏 下

章一八三 复苏 下

    整编送来的野蛮人和沙民奴隶又花去了十几天的时间,李察需要教会他们如何理解自己的命令,并且适应全新的装备。

    在此期间,山顿爵士如期而至,将承诺的物资运送过来,还额外地捎带了一些李察追加的采购品。工匠、铁锭都是急需的,两百套皮质镶锁甲,盾牌、弯刀和靴子,则是李察目前所急需的东西。方丹男爵敢打劫前往李察领地的商队,却不敢动山顿爵士的车队。山顿爵士爵位不高,但王国中谁都知道他是公爵的心腹之一,本人也出自于盘根错节的庞大家族。而且毫无理由地挑衅本国贵族,也不是谁都能随便干的。

    转眼之间,李察又有四百名沙民骑兵和七十名野蛮人战士。部队的规模虽然更大,但战斗力却和过去差了不少。除了训练不足外,没有步战骑士担任队长,他们的整体战斗力就下降了一个台阶。

    李察抽空去了一次动荡之地,把一百二十颗魔力水晶都喂给了母巢。这让它直接升到了第五级,并且按照李察的意愿再次提高了创造战斗单位的能力。等五级晋升完毕,母巢每天能够创造出六头风牙或四个抛掷兵。

    当李察从动荡之地的边缘赶回时,身后又多了四十个抛掷兵和两名精英抛掷兵。现在李察麾下的抛掷兵终于过百,并且由三名精英抛掷兵率领着。

    抛掷兵不用整编,只要有精英抛掷兵率领,他们就自然而然成为纪律严明的战士。

    回到营地后,李察就直奔操练沙民和野蛮战士的练兵场。

    练兵场上,刚德正在与三名野蛮人摔跤扭打,他健壮的身体上闪冒着一层油亮的光芒,条条肌肉有如蚯蚓般蠕动着。场地中不时爆出野蛮战士的呼喝战吼,而刚德则偶尔才会咆哮一声,每当这时,就会有一个野蛮人被抛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这是纯粹力量与肌肉的碰撞,围观的野蛮战士人人热血沸腾,斗志勃发,恨不得自己也下场搏斗一番。

    李察刚到,刚德就看到了他。他忽然暴吼一声,骤然发力,砰砰声中将三个野蛮战士一举击倒,然后向李察走来。显然刚才的格斗中他根本没有尽力。

    “头儿!你回来了?”

    李察点了点头,仰头看着刚德。刚德刚刚动用了大地之力,现在身高超过二米二,在还不到一米八的李察面前显得格外高大。现在血脉力量正在缓缓消褪,刚德的体形也在逐渐收缩,慢慢回到二米的正常身高。

    “我不在这段时间,训练得怎么样?另外有什么事没有?”李察问。

    现在军队训练和领兵都交给刚德负责。其实他在死亡训练营时根本没有学过如何训练和整编军队,现在完全是现学现用。以前这都是步战骑士们做的事,当步战骑士们全部阵亡后,就不得不压在刚德身上。

    在李察的随从中,水花连话都不愿意多说,奥拉尔只懂宫廷艺术和贵族权谋,两头食人魔就不必多说了,他们看着健壮的野蛮人时总是容易流口水。

    所以剩下的就只有流砂,可是流砂现在忙于培养指导两个堕落神术者和一个正牌的小牧师,又要破解勇气之神的神力,还在努力研究神术,并且要陪李察上床。她毕竟是一个少女,而不是一个没日没夜的苦力。其实她现在的工作量已经和苦力差不多,就差变成一个懂分身术的苦力了。

    “还行!这批家伙都很懂打仗,把他们喂饱,再稍稍训练一下就很有样子了,素质很不错!”刚德显得非常满意。

    “那是,价格也不错!”李察笑着说。提夫曼送来的这批奴隶素质很高,售价却是普通奴隶的一倍。不过这是李察的要求,他其实就是想要购买一批战士而已。

    刚德忽然想起一事,于是说:“对了,头儿!这些天他们的训练比较狠,所以饭菜都是放开供应的。但是现在熏肉已经快没了,你走之前不是说很快就会有几大车熏肉奶酪运过来吗?这都十天过去了,怎么还不见影子?”

    “车队没到?”李察有些惊讶,随即他的脸色就阴暗下来,想起这批熏肉食品是从深岩城运来,贴着方丹男爵领过来的。既然逾期这么久都没有到,不用问,一定又是被男爵境内的那股盗匪给‘劫持’了。

    李察忽然笑了出来,说:“这帮家伙还真够狠的啊,连一个食物货队都不肯给我放过来!”

    看着李察阳光而俊美的笑容,刚德忽然心中泛上一阵隐约的寒意。不过这个壮汉就象什么都没有觉察到一样,咧嘴笑着,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李察深深吸了口气,下意识地活动着双手,虽然没有再随身带着方巾,却仍然象是在擦着手上并不存在的脏东西。他微眯着眼睛,望着方丹男爵领地的方向,淡淡地说:“现在,我们再准备一个车队,给他们抢。”

    十辆载货马车在五十名骑兵的护卫下离开了李察的领地,沿着一条偏僻的道路驶往深岩城。和普通商队相比,五十名沙民骑兵绝对是一股非常强大的护卫力量了,就是染血之地那些上百的大股马匪也不敢轻易去动这支商队。

    车队走过的道路偏僻失修,而货车明显非常沉重,沿途留下深深的车轮印。

    在车队走过不久,几匹轻骑就出现在道路上,骑士全身都包裹在罩头的没有任何标记的深色斗篷里,看不出身份和面容。他们翻身下马,仔细察看着路上的车轮痕迹,片刻后翻身上马,迅疾而去。从他们几个简单的动作,就可以看出全是经验老道的侦察兵。

    而此时在车队中间的一辆货车里,李察正闭目养神。

    密闭的车厢内亮着一团微弱的魔法灯光,刚好照亮了流砂面前的时光之书。

    在车厢中还坐着三个人,绯色、水花和奥拉尔,将不大的车厢挤得满满的。不过经历过上次的教训之后,虽然位置紧挨在水花身边,可是奥拉尔却坐得笔挺端正,身体紧紧地靠在车厢厢壁上,动都不敢乱动一下,惟恐碰到水花一片衣角。

    精灵诗人最近和刚德关系不错,所以陆陆续续知道了许多关于水花的习惯。这个很少说话也从来不笑的少女很多时候都是凭本能和直觉行事的,也就是说,如果奥拉尔不小心碰到了水花,不管是不是有意,都有可能招致水花本能的反击,从而重复一遍上一次的惨痛记忆。而且车厢中的气氛格外的冰冷,少女双眼微闭,却从身上不断散发出寒意。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