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九九 交易 下

章一九九 交易 下

    盒子分隔成十几个小格子,里面各放着一种矿石样品,并且附有一张纸条,写着这种矿石的数量。看到这批原矿,比利尔眼中顿时一亮。他是经营矿石生意的,不用看纸条上的说明,一眼就能分辨出矿石的品种和成色。他没有立刻发表意见,而是拿起一块块矿石,仔细鉴定,认真得象是在把玩情人的乳/房。

    提夫曼伸出胖手,抓起一块矿石随意把玩着,似乎漫不经心地说:“我听说红色哥萨克的一支二级商队刚刚被人给劫了,那支商队运送的似乎是各种珍稀矿产。”

    李察伸手敲了敲盒子,用柔和的声音说:“那些矿产,不都在这里了吗?”

    “果然是你干的!胆子可不小。”提夫曼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察一眼。

    李察笑了笑,说:“我刚到染血之地的时候,手下的一队人马几乎被红色哥萨克杀光。我派人去交涉,收获就是在几个月前他们大动干戈,动用了几千马匪围杀我,想要我的命。可惜最后除了丢下几百具尸体外,他们什么都没得到。既然是他们先开了头,那我不作出点回应也太不应该了。这次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

    “那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提夫曼说。

    “亡命之徒?那就让他们变成真正的尸体好了。”李察微笑着说了一个很冷的笑话。

    “你和红色哥萨克这件事,如果要收场的话,”安曼仿佛漫不经心地问道。“我是说,如果,准备怎么收场?”

    李察淡淡地说:“他们把我得罪得太狠了,所以没那么容易了结。当初做出追杀我决定的那个蠢货,不管他是谁,我都要看到他的脑袋放在我的面前,仇恨才会终结。”

    老人安曼耸了耸肩,说:“看来惹上你真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在场诸人都经验老道,看出李察不仅仅是为了向红色哥萨克报复,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在染血之地立威。

    “那么这批货物……”李察环视四周,等待着众人的决定。

    比利尔出了一口气,说:“如果这批货运到人类国度,按市面价格能够卖到二十八万金币。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不把这批货运到红杉王国去卖,但这里是染血之地,这批货又曾经属于红色哥萨克,所以我能够给出的最高价就是市面价的四折。好处就是我可以把所有的货都吃下。”

    比利尔给出的是一个不错的价格了。不过提夫曼说:“我可以用五折吃下这批货,任何能够让红色哥萨克吃亏的事,都是好事。”

    “那随你。”比利尔显然不准备出更高的价钱了。

    李察沉吟了一下,说:“五五折,不过其中一半可以用野蛮人奴隶代替。”

    金辉战旗的奴隶贸易同样作得很大,李察的提议对于提夫曼来说是个不错的建议。考虑到在野蛮人奴隶上的赚头,提夫曼实际上出价还略低于五折。

    他很有深意地看了李察一眼,说:“好!你不用担心这批野蛮人奴隶的质量,明天你就能看到他们了。”

    七万金币,如果提夫曼有意照顾,那么李察就能够得到八十名壮年野蛮人。野蛮人都是天生的战士,如果配上合适的装备,他们可以发挥出八至十级不等的战斗力。得到这批野蛮人,李察的实力又会攀升一截。

    谈完了赃物交易,李察和安曼又约定了明天去拜访圣域剑士罗浮的时间。罗浮得到了上次的两个构装之一,明显意犹未尽,所以这次算是稍稍放下身段,约见了李察。

    等李察稍稍空下来,克拉克随即问起了黄昏城堡之战,席间众人都露出了非常感兴趣的表情。

    黄昏城堡一战辛克蕾尔和她的镇熊骑士全军覆没,但战斗的详情却没多少人知道。红杉王国大贵族对一个男爵领上发生的战争并没有太多在意,要说邪魅诡异,发生在先祖崇拜的公爵领上的这类事情更多。而且在大贵族眼中,能够被一个男爵消灭的异位面入侵者,实力也算弱得可以。至于神殿联军以及撒伦威尔的失败,显然是因为他们太过无能所至。方丹男爵生前是个小有名气的统帅和剑手,屹立不倒多年,还曾有过开疆拓土的功绩,却于此役战死,因此人们自然而然地大多把功劳归于方丹身上。

    染血之地的人们只信奉力量,他们是用上万条生命和几个圣域强者为代价,看清了辛克蕾尔的实力,因此当然不相信王国贵族的那一套说词。只有同样切身经历过辛克蕾尔战争的李察,说出来的话才更加接近真相。哪怕李察隐瞒了些什么,也比贵族们的说法更加有可信度。而且在克拉克、安曼等有心人眼中,就凭李察拿出的玷污神术卷轴,十有**,他才是导致辛克蕾尔败战身亡的关键。

    李察沉吟着,飞速在脑海中把各种可能都分析了一遍,然后才说:“其实,那场战斗从一开始,辛克蕾尔身上就带着不轻的伤……”

    李察基本上还原了当日一战的经过,只不过稍作加工。他当然没有提及母巢,也省略了许多自己随从的关键信息,并且通过受伤在先压低了辛克蕾尔的实力,以及人为抬高了方丹男爵的个人战力和部队的素质。就算这样,李察也讲了整整十几分钟,才把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描述了一遍。

    席间众人听得几乎屏住了呼吸,其中个人实力不错、眼光老辣之人则在暗中悄悄验证比对着李察这番话的可行性,但是拥有真实和智慧两大天赋的李察粉饰过的谎言,绝对经得起反复推敲。

    片刻之后,克拉克以沙哑的声音问:“李察先生,听说您身边有一个年轻有为的神术师?”

    “您是说流砂?是的,她的信仰纯正虔诚。怎么,您对她的信仰有兴趣?”李察回答。对法罗已有深入了解的李察知道流砂的神术师身份是对他们异位面入侵者的最好掩饰。

    克拉克缓缓地说:“我也曾经是一个神职者,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听说您最近正需要雇佣战士,我们猎魔之枪中有不少称职的战士。如果有兴趣的话,今天晚些时候我们可以找个时间单独谈谈。”

    李察有些意外,据他所知猎魔之枪成员数量少、战力强,很少接受雇佣,更多是在染血之地深处冒险。而克拉克的言下之意,显然并非普通的任务式雇佣,可能会涉及更进深层次的合作。

    但是对克拉克的建议,他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点头说:“欢迎之至!”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