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一七 兄弟 上

章二一七 兄弟 上

    (

    彩&虹&文&学)3∴35686688远方的李察双眼骤然一眯两道眼泪流了下来如同被烟熏过一样不过他用方巾擦了擦眼睛也就没事了母巢『jing』英生物和李察的灵魂链接都是由『jing』英生物支付力量哪怕『jing』英生物被消灭了李察最多有点不适而已

    不过『jing』英蝙蝠被消灭还是第一次这让李察想起了狙杀自己的那名弓箭手那家伙的箭技极为厉害远在奥拉尔之上魔法箭的『shè』程可以远达八百米正是魔法师的克星但是大多数远程魔法箭都是使用自然力量对目标进行追踪而有『jing』灵血脉的李察对于自然力量『bo』动十分敏感

    今晚对手布下的其实是一个连环杀局真正的杀着就是李察接到仆从被围杀消息时仓促现身时远程狙杀的一箭只是李察出人意料的冷静警觉队伍的总动员毫无『hun』『lun』他本人又对威胁和自然力量有超常的感知这ォ避过了狙杀箭

    罗浮现身不早不晚李察却知道他已经很难追上那些杀手了就算能追上也没用一个圣域面对十五级的杀手至少十四级的箭手以及十几个十一级左右的杀手只有落败逃亡一途如果对方布置得当甚至有可能逃都逃不出来十六级和十五级没有本质区别十八级则不同大多数法职和战职在达到这一等级时会觉醒新的强力技能

    借助『jing』英蝙蝠临死前的双眼李察已经记住了这批杀手的大致特征虽然他们都做了十分专业的伪装但是深蓝中有无数诡秘莫测的魔法等日后李察魔力进步总会有办法把他们抓出来

    片刻之后李察已站在血战发生的小酒馆内在他身后所有的随从们都默默看着极为血腥的战场

    三分熟倒在地上临死前还保持着攻击的姿态他庞大的身躯上不知有多少道伤口内脏都流了出来左前臂只剩下一层皮还连在上臂上酒馆中留下了两具杀手的尸体其中一个『xiong』腹整个凹陷进去看死亡的姿势应该是最后时刻食人魔直接用头撞在他的身上将他顶得飞了出去断裂的肋骨刺穿了心肺变成致命的伤势

    食人魔倒下的地方依然是墙壁的缺口那些杀手的确是踩着他的尸体ォ能够从这里通过

    李察静静站在三分熟的尸体前动也不动这时身后响起沉重的脚步声随后罗浮略为低沉醇厚的声音响起“这是你的手下?”

    “我的追随者”李察纠正

    这只是微小的差别但是李察却把这点差别看得很重要手下往往是临时的而追随者却会相伴很长时间时间足够长久时更有兄弟和伙伴的含义在内

    罗浮耸了耸肩说“一头食人魔而已不过他已经很强大了实在是可惜”

    “他叫三分熟”李察说以这种方式委婉而坚定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三分熟奇怪的名字”罗浮听懂了李察的意思只是笑笑把这当成了法师老爷们常有的怪癖他开始检查现场的战斗痕迹但越检查脸『色』就越是凝重惨烈的战斗场景不断在脑海中还原

    李察早就从奥拉尔口中得知了战斗的大致经过而且只要扫过一眼现场所有细节就都刻印在脑海里李察并不需要知道太多过程他只想知道是谁干的那就足够了

    罗浮查看了一遍三分熟身上的伤势然后说“看这些伤痕应该是黑翼那家伙下的手这个……哦七分熟居然能在黑翼手下坚持这么久!”

    “黑翼?”李察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名字

    “嗯黑翼红『色』哥萨克里最可怕的一个家伙甚至比那两个圣域还要让人头痛虽然他只有十五级但就算是我如果被他盯上了也得十分小心那家伙和『yin』影与黑暗是天生的朋友是在最肮脏『cháo』湿的地方也能活下去的蟑螂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有近二十个十级以上的杀手供他调遣你看这两个人就是黑翼的手下”

    李察点了点头又说“他的名字叫三分熟”

    “好吧三分熟……”罗浮有些无奈他已经检视完了整个战场心底暗自震惊这头名叫三分熟的食人魔居然能够拖住黑翼和他的手下们这么久身上至少中了上百刀简直是不可思议

    黑翼的下刀狠毒是出了名的他造成的伤口不光伤及筋骨还会制造出最大的痛苦只要中了黑翼一刀再想战斗的话就等于同时在撕裂自己的伤口比如三分熟的左臂几乎完全是在『ji』烈战斗中自己撕断的这需要何等意志ォ能忍受如此痛苦?

    不过罗浮并没有想更多他把这个归因于食人魔远超人类的体质和生命力

    现场已经检视完了李察回头对提拉米苏问“他的尸体你希望怎么处理?”

    提拉米苏一直沉默着直到李察现在问起ォ低沉地说“『jiāo』给我吧我们部落中有古老的传统”

    “好!”李察很直接地点头

    罗浮也回首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提拉米苏

    提拉米苏没有注意到罗浮的目光事实上他视线的焦点只在三分熟身上他忽然向刚德伸出手“借下你的斧子”

    刚德默默将手中的巨斧递给了提拉米苏所有人都以为提拉米苏想要把两个杀手的尸体肢解以泄愤时食人魔法师却走到三分熟的尸体前他很平静地看着自已双胞胎哥哥那惨不忍睹的尸身扬起巨斧用力将三分熟的头斩了下来!

    几名人类战士惊呼出声李察许多随从也微微变『色』不明白提拉米苏的想法

    食人魔法师扬了扬手中三分熟的头颅低沉地说:“这是我兄弟的脑袋只要我把它吃下去它的灵魂就会在我身体里安家!而且我会把它的头骨作成装饰永远带在身上这样当我斩杀敌人的时候它也会看到”

    这是怪异的习俗却沉重得让人透不气来

    李察指了指三分熟无头的尸体问“身体呢?”

    “怎么处理都行我们部落的习俗如果有人死了就会成为其它族人的食物或者放到山野里哺育豺狼虎豹作为我们对自然的回馈”食人魔法师说

    李察点了点头说“那就用魔法火焰送他上路吧”

    李察『ji』发了阿克『méng』德的血脉从中提取出一点炽热能量和魔力『hun』合在一起挥手间一缕暗红的火焰已离手飞出飘到三分熟尸体上轰地一声闷响猛烈燃烧起来这是火焰之手的变种根本算不上正式的魔法却因为加入了阿克『méng』德血脉之力而变得粘稠炽烈

    他又向两个杀手的尸体一指说“山德鲁这两个就『jiāo』给你了我要让他们死后也不得解脱”

    “没问题小心些用的话可以用很久”亡灵法师的声音沙哑低沉永远都带着墓地『yin』森压抑的味道

    罗浮的脸『色』略变了变望向李察的目光也有所不同李察太年轻了也长得过于俊秀总让人有种依靠家族背景ォ得以成事的感觉因此往往会忽略他所做过的那些事其实以李察如今的战绩虽然还没到身经百战的地步但所历战役无一不是战绩辉煌单论战场厮杀的经验就连许多将领都不及他罗浮这类个体强者更远远不如

    罗浮以前一直没有给予这个过分漂亮的贵族小子足够的重视即使李察的老师能够提供连他也无法拒绝的魔法物品但也没有提升李察本人在他心目中的评价在他不算漫长的一生里由于他即是贵族又是个人强者的身份遇到过很多如彗星般崛起又陨落的天ォ现在看到李察不动声『色』的狠辣ォ对他的评价提升了一个等级但也不认为一个十一级的大魔法师能够威胁到自己再过几年或许

    在法罗有句古老的谚语等级很重要但不是全部

    而人们在汲取古人智慧时往往会选择自己认同看重的那一部分所以这句饱含智慧的谚语等级高的人看到了前半句等级低的人看到的是后半句

    很快酒馆就被熊熊烈焰所吞没两名杀手的尸体被抬向李察地盘的军营罗浮和李察并骑而行算是护送李察回旅店免得在路上再出意外圣域剑士的很大一部分利益已经和年轻的大魔法师捆绑在一起而且脆弱的魔法师从来都应该是重点保护对象

    在路上罗浮听李察讲述了三分熟战死的大致经过在脑海中重新模拟出惨烈的战斗然后油然而生感慨叹道“真没想到一头食人魔也能为掩护战友而牺牲自己简直就不象是一头……的食人魔”圣域剑士原本想使用的形容词是残暴愚蠢只是临时省觉硬是咽了回去

    李察就象没有听出罗浮的言外之意平静地说“每个食人魔都是不同的只不过大多数人根本不屑于去了解他们ォ会觉得世界上只有一种食人魔”

    ps:六月更新争取15万+每日至少两更另外为了防止俺不小心再忘记中午更新如果中午没更那就加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