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一八 兄弟 下

章二一八 兄弟 下

    ~~器:无广告、全文字、更回到旅店已是后半夜了李察仍是毫无睡意他重新布置了一下旅店周围的魔法警报和魔法陷阱

    杀手是法师的天敌法师也有无数克制杀手的手段比如说魔法警报和陷阱只要高级一些就可以让绝大多数杀手束手无策许多魔法都有灵魂锁定和追踪效果如果杀手被法师发现那么下场也好不到哪里李察的布置源自深蓝在魔法水平落后的法罗位面不要说普通杀手就是魔法刺客也破解不了

    如果对方有一个十四级以上的大魔法师多『花』点时间或许能够解除李察的魔法警报但魔法师不是杀手难以隐匿自身气息想要瞒过水『花』的鼻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布置好防御李察取出刚刚制好的构装动身前往军营

    刚刚恢复平静的军营中燃着一堆篝火大部分营帐的『mén』帘都已经放下来除了夜哨几乎没有什么走动的身影

    仍有人影晃动的地方就是篝火旁了提拉米苏和刚德围坐着正在喝闷酒两人身边已经堆了四五个空酒桶还有两桶没开过封但显然不够他们今晚喝的

    篝火上架着一口铁锅里面正煮着提拉米苏最擅长的浓汤不过只有提拉米苏面前放了个餐盆刚德就只有酒缸

    李察走到篝火旁坐下将手中的封魔盒递给了提拉米苏说“这是我为三分熟做的构装标准版的初阶力量没想到……刚刚做好就用不上了”

    提拉米苏一怔没有去接封魔盒而是说“主人我们食人魔……也能使用构装?”

    “一切生命都可以使用构装的”李察说

    提拉米苏仍然没有去接封魔盒习惯『xing』地挠挠头说“可是我从来有听说过哪个食人魔有过构装这东西据说非常贵可以换很多桶酒”

    “标准版的初级力量在诺兰德的话大致在十万金币左右”李察淡淡地说他没有说明的是凡是出自他手的构装售价往往远超行价这幅初级力量因为加成幅度的关系至少可以卖出十五万金币

    “十万金币按上等麦酒十金币一桶就是一万桶酒如果把一半换成牛则是三千头哦够我吃十几年了其实还可以省着点不用吃喝那么好的东西就能吃一辈子了”提拉米苏快速按照自己的衡量标准换算出这幅构装的价值食人魔其实是很聪明的魔法师更是习惯了与数字打『jiāo』道所以提拉米苏的计算速度非常快

    “的确如此”李察把封魔盒塞给了提拉米苏

    提拉米苏不停地挠着头看向构装的眼神有点异样仿佛手中端着的不是一个轻飘飘的封魔盒而是数以千计的『féi』牛和美酒“可是三分熟已经再也用不上它了主人别『lng』费把它给其它人吧”

    “这本来就是三分熟的东西不是其它人的”李察凝视着跳跃的篝火叹了口气然后说“你们跟了我这么久一直也没得到过什么这幅构装就算是对他的纪念吧也可以按照人类的习俗把它和三分熟埋葬在一起作个陪伴”

    “三分熟不需要埋葬他很快就会和我在一起了”说着提拉米苏指了指煮沸的汤锅李察这ォ注意到里面有一个东西载沉载浮虽然已经缩小到原有体积的三分之一但还是能够辨认出竟是三分熟的脑袋而它的身体已经被魔法火焰化为灰烬已经没有能够埋葬的东西了

    提拉米苏取下汤锅不顾滚烫的汤水捧出三分熟的头颅开始啃吃食人魔法师每一个动作都无比严肃和认真好像在进行一场虔诚的仪式整个人都透出几分神圣味道

    李察和刚德默默看着什么都没有说

    片刻之后三分熟只剩下颅骨上面最后一点『rou』屑都被提拉米苏啃光似乎那锅『rou』汤是用密法烹制不仅颅骨的大小缩水光泽也和普通的骨头不同呈现出一种莹润『yu』质般的天青『色』

    然后食人魔法师把所有的『rou』汤都倒进肚里再把头伸到汤锅里将里面每一个角落都『tiǎn』得干干净净做完这一切他ォ把汤锅扔到一旁用力拍着肚皮说“现在我能够感觉得到三分熟已经在这里安家了”

    提拉米苏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根铁链把三分熟的颅骨穿了起来挂在自己脖子上“这样将来我替他报仇时他就能看得见了!”食人魔法师说

    李察上下看看提拉米苏说“既然这样那这幅构装就用在你身上吧也当是和三分熟作个伴”

    提拉米苏没有多想而是咧开大嘴开心地呵呵笑了几声在他心目中这幅构装的确是和三分熟相伴的

    植入构装的过程十分简单食人魔构装位的面积倒是足够大最终这幅构装被植装在提拉米苏『xiong』口平时三分熟的颅骨正好可以压在上面几分钟的时间李察就完成了全部工作至于力量构装对食人魔法师究竟有多少提升却是谁都不会去深究的事情了

    不过食人魔法师和其它种族魔法师不同它们魔法能力略弱但力量和体质非常强大他们是最聪明的食人魔却没有忘记食人魔战斗的本能提起战锤时提拉米苏同样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杀戮机器

    刚德、提拉米苏和李察围坐在篝火旁闷声不响起喝着酒两桶烈酒很快见底两个人和一头食人魔却都没有丝毫醉意他们的脸很严肃目光全都落在跳跃的篝火中互相之间也几乎没有『jiāo』谈不知在想着什么

    酒没了

    刚德把最后的酒桶整个倒了过来只从里面滴出来最后几点只得无奈地把酒桶扔到一边他索『xing』把巨斧抓了过来开始擦拭一边干活一边问“头儿你恨红『色』哥萨克吗?”

    李察『lu』出标准的贵族式笑容摇了摇头温和说“恨?不我不恨不需要去恨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