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 曾经慵懒奢华 中

章二 曾经慵懒奢华 中

    但是指责也好,甚至谩骂也罢,都无法真正损伤哥顿一根头发。也没有人做出特别过激的动作,哥顿的实力渐渐深不可测,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战斗力究竟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可是在哥顿身后默然肃立的莫德雷德却有着魔王的称号,威压日盛。

    砰砰砰!混乱中一位红袍老人拿起法杖,用力敲着会议桌桌面,总算让大家稍稍地安静下来。他站起身来,环顾一周,郑重地说:“鉴于哥顿侯爵动用全族资源进行毫无意义的战争,我提议,免去哥顿侯爵阿克蒙德族长的职位,浮世德7-2号浮岛交由家族议会管理。”

    “我同意!”

    “我也同意!”

    红袍老法师的话音刚落,会议室内附议声就此起彼伏,至少有七八个人举手同意,已经接近了半数。几个人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举起了手。这样一来,附议的人数就已过半,按照这几年新制定的家族议会议程,决议已可通过并且有了效力。

    只不过附议的大都是些小领主,许多阿克蒙德族内的实力派人物并未发言。比如说索伦侯爵的代表只是托着自己的下巴,似乎正陷入沉思。哥利亚伯爵则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而艾利婕伯爵则用一把接近神器级别的长剑在修着自己的指甲。

    哥顿终于有了些反应,他张开双眼,向红袍老法师看了一眼,脸上露出讥讽的嘲笑,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

    红袍老法师脸上阵青阵白,哥顿这口痰毫无疑问等同于吐在了他的脸上。他愤怒之极,用法杖用力敲打着桌面,高声说:“歌顿侯爵!注意你的言行!你现在已经不是阿克蒙德的族长了,我们阿克蒙德不需要一个只会为自己考虑的族长!现在,你的一切和族长相关的权利,包括这座黑玫瑰古堡,都应该移交给家族议会!”

    歌顿似乎没有听见老法师的咆哮,只是懒洋洋地说了声:“酒杯。”

    血之圣骑士森马立刻递过来一支大得惊人的高脚杯,里面装了整整半瓶的红酒。哥顿晃了晃高脚杯,虽然容器的大小不对,但是他的手势优雅熟练,摇曳的液体幽幽散发出香气,俨然是专业的品酒手法。

    红袍老法师更加愤怒了,这简直就是对他第二次不加掩饰的侮辱。他刚想慷慨激昂地发表一翻演讲,哥顿手中的红酒杯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啪的一声在脸上炸开,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倒飞出去,无比狼狈地栽倒在地。

    老法师挣扎着站了起来,满脸鲜血和红酒混在一起,汩汩流下。他抬着颤抖的手指向哥顿,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随后老法师晃了晃,又是一头栽倒,一时怎么都爬不起来。

    哥顿这一下震慑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这才把双腿从桌上收回,站了起来,扫视全场,冷冷地说:“阿克蒙德的族长从来都是打出来的!什么时候变成选出来的了?”

    哥顿如雷鸣般的声音在会议厅中回荡着,一时无人回应。

    哥顿敲了敲桌子,冷笑着说:“我不管你们这些家伙怎么想,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个什么家族议会,既然老子的族长是打出来的,那么谁想当这个族长,住进这座黑玫瑰城堡,就同样得用拳头把我赶出去!现在,你们来告诉我,谁想当族长?”

    哥顿的目光落在索伦侯爵的代表身上,说:“我那位叔叔,索伦侯爵有这个意向吗?”

    索伦侯爵的代表是年轻的苏亚男爵,也是侯爵的小儿子。这个刚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在哥顿的逼视下毫不慌张,甚至连单手支腮的姿势都没有半点晃动,从容不迫地说:“父亲告诉我的是,这次只要看看热闹就行了。”

    哥顿眼中闪过一缕精芒,点了点头,说:“不错,看来索伦生了个好儿子。”

    苏亚男爵笑了笑,没有说话。

    哥顿的目光又落在歌利亚身上:“我亲爱的哥哥,你的意思呢?”

    身躯庞大的歌利亚哈哈一笑,说:“我得再弄几块领地和一个新的私人位面,把我的头衔变成侯爵后,才会考虑是不是和你好好打一仗。”

    哥顿点了点头,最后望向艾莉婕。他还没有说什么,艾莉婕就把右手张开,向哥顿晃了晃,说:“五个构装骑士,就能够收买我了。别拿一阶的来糊弄我哦!”

    哥顿摸着胡子,失声笑道:“收买?我为什么要收买你?”

    “你这次倾巢而出,弄不好老窝就被人给抄了。如果李察突然回来了的话,我可以当他的保护人。只要五个构装骑士就行了!”艾莉婕的右手在哥顿面前晃着。

    哥顿呵呵一笑,说:“想杀那小子的人可是不少,如果老子不在,你真敢把他接过去?”

    艾莉婕又开始旁若无人地修剪指甲,淡淡地说:“有什么不敢?到目前为止,和我打过仗的家伙还没有不后悔的。至于这个房间里的某些废物,就更不用说了。”

    “谁再敢说我,我就会认为是战争声明,明天就开战,不死不休!”艾莉婕的声音不大,却把所有的喧闹都压了下去,显示出过人的力量。而所有的喝骂声几乎瞬间消音,在场的人都知道艾莉婕说道就会做到,立刻都安静了下来。在会议上痛快一下嘴巴是没错,但要是痛快出一场战争来,可就不好玩了。

    哥顿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于是说:“会议到此为止!我决定,战争照常进行!还有,议会即刻解散,下次不要让我再听到有类似的东西。家族长老会是维护族规的,族规就是谁拳头大谁就拥有黑玫瑰城堡。想当长老的,实力说话,连长老资格都没有的就别再叽叽歪歪了。至于其它的,你们就随意吧。想留下来多玩几天的都欢迎,不过一切费用自理。”

    说完,哥顿就离开了会议厅。会议厅中的一众阿克蒙德们议论纷纷,鱼贯离开,红袍老法师也被人搀扶着离开。他只是十四级的大魔法师,又不是深蓝那种身强力壮的家伙,哪里经得住哥顿随手一砸?直到最后也无力靠自己走路。

    阿克蒙德家族第一次家族议会全体大会,就在暴力、谩骂、恐吓与威胁中落幕。

    直到人走得差不多了,艾莉婕才站了起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向外走去。苏亚男爵也没有先走,一双闪亮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艾莉婕的身上。看到艾莉婕准备离开,他大步跟上,微笑着说:“美丽的艾莉婕伯爵,我能否有幸和您共进晚餐?”

    艾莉婕饶有兴味地看着苏亚,红色的短发如飞扬的火焰,让她充满了炽烈的美丽。而苏亚亦很出色,年纪轻轻就已在位面战争中有所建树,十五级的个人武力则充分展示了不俗的天赋。虽然他并不是特别的惊才绝艳,但难能可贵在每一项都没有明显的短板。而且他英俊之外,同样有着阿克蒙德们天生的骄傲和刚烈。在很多场合下,这种气质对女孩子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晚餐只是开始吧?”

    “当然!如果有进一步的可能,我当然不会放弃。”苏亚坦然承认。

    “伴侣?”艾莉婕问得很***。

    “不,婚姻!”苏亚非常坚决。

    艾莉婕轻轻一笑,说:“但你我并不了解。”

    苏亚双眸中光芒闪动,沉声说:“我们会成为并肩作战的战友,共谋大事的伙伴,以及生死与共的伴侣。至于爱情,只是这一过程中的点缀。激情就象火山,喷发过后就只剩下冰冷的灰烬。”

    艾莉婕失笑:“一个野心家!哈!”

    “还是一个地道的色狼!”苏亚补充。他灼灼目光盯着艾莉婕充满着炽烈美丽的脸。

    艾莉婕摇了摇头,说:“你的心思我很清楚,何必弄得那么麻烦呢?我这个人其实很简单,也很好泡的。简单说吧,陪吃晚餐两个构装骑士,亲吻五个构装骑士,摸胸七个,上床十个,伴侣二十个。还是那句话,不要拿一阶的来糊弄我。”

    苏亚愕然!

    “怎么,我的价格说得不清楚吗?”艾莉婕疑惑地问。

    “啊,不,不是……这个,让我想想……”苏亚男爵语无伦次。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场面,连措辞都难以找到。现在他才稍稍明白艾莉婕过去那些敌人是什么样的感觉,这个年轻而美丽的女人总能出人意料。

    苏亚真心认为艾莉婕会是理想的伙伴,艾莉婕也看出了这一点。苏亚毫不怀疑艾莉婕会兑现她的话,只要他拿得出构装骑士,那么艾莉婕就会象她所承诺的那样陪吃陪床,甚至当伴侣生孩子,所以他才会不知所措。

    他是苏亚男爵,而不是苏亚侯爵。身为男爵的苏亚,连一个二阶构装骑士都拿不出来。只有他继承了索伦侯爵的全部领地和事业,成为苏亚侯爵时,才能够付出足够的价格买下艾莉婕。可是索伦侯爵有六个女儿和十一个儿子,苏亚只是其中比较出色的一个,想成为苏亚侯爵,路途遥远漫长。

    当他真的变成苏亚侯爵时,却绝不会付出这个价钱。

    付得出的不会付,想付的却又付不出。人生就是这样,总是充满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