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 政治

    雷蒙脸色苍白,额头上全是冷汗,脖颈间的血管还在剧烈脉动着,他剧烈地咳了一阵,才平复了呼吸。

    这时传送厅的门口走进一位高大威严的老人,看到雷蒙的样子,立刻加快脚步走了过来,说:“雷蒙,要不要找个牧师过来?”

    雷蒙虚弱地摇了摇头,说:“不用!这次传送门波动得格外剧烈了一些,休息一会就好了。牧师的神术…….我不能多用。您不用为我担心,父亲!时间有限,我们先去作战室吧,我先和您说一下这次战役的进展。”

    约瑟夫家族的作战室宽敞高企,正中的桌子是一件高阶炼金器具,可以储存多达九幅的全息立体魔法地图。除了诺兰德大陆地图外,约瑟夫家族还有五个专属位面。有朝一日能够把这座炼金桌的全部潜力都发挥出来,就是所有约瑟夫的梦想。

    侍者已经搬来了一个高高的座椅,那是雷蒙专用的,即可以节省体力,又能够俯视整张魔法地图。雷蒙并不总是需要这张座椅,但是近来用到它的时候明显增多了。

    两名家族法师注入魔力后,一幅地图就开始显现。他们即刻退了下去,这是约瑟夫家族的最高秘密,他们是不能观看的。

    雷蒙将一块讯息水晶插入桌边专用的插槽,魔法地图上即刻变化,出现了许多城市、据点和有标注的特殊位置。而且上面出现了代表相应兵种的骑士、剑士、魔法师等。

    雷蒙用特制的魔银指示棒,指着一片辽阔的河谷,说:“阿尔法位面的七月战役已经结束了,我们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在这里,我们重创敌人联军的主力,并且占据了激流河谷。这是这场战役的详细过程。首先,我让第六轻骑兵团绕道狼人山谷,插向联军背后…….”

    雷蒙的声音很轻,间中夹着轻轻的咳嗽,可是就在轻柔和缓的叙述中,一场扣人心弦的大战在魔法沙盘上展现。双方一共动员了近五万兵力,而雷蒙还略处劣势。但在这场持续了整整一个多月的拉锯战中,雷蒙却以变幻莫测的战术和不断的袭扰最终拖垮了对手,并且彻底击溃了敌军主力。到战役结束时,敌方联军战死不过四千多人,被俘却超过一万五,其中大部分是在溃退过程中被俘虏的。

    这场战役之后,约瑟夫家族在阿尔法位面的阵线就向前推进了一大片,将一块生活着超过五十万本地居民的肥沃土地划入版图,并且得到了喀拉山口这个咽喉要地。而能够取得如此辉煌战果,雷蒙的指挥当居首功。

    约瑟夫公爵只在魔法沙盘上扫了几眼,就看着雷蒙,眼中饱含着复杂和忧虑。他知道雷蒙的身体状况,现在连穿越位面传送门都快成为沉重的负担了。如果有可能,他宁可以阿尔法位面来交换雷蒙的健康。

    好不容易讲完了七月战役,雷蒙抬起头,自信地说:“父亲,现在已经没什么人能够把我们从阿尔法位面赶出去了!不过本位面的几个神还有些麻烦,可能还需要再投入两次低级献祭的神恩才能够防止他们干点什么疯狂的事出来。”

    “祭品不是问题。”约瑟夫公爵先是叹了口气,然后缓缓地说:“雷蒙,这次回来,你就不要再去其它位面了。好好休养吧,不要再为这些事情烦心了。我希望,在接下来的这些年,你能够轻松点,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那些位面,由你的几个兄弟姐妹去就行了。他们的确不如你,但稳定局面还是办得到的。实在不行,还有我呢,你不会以为我已经老得去不了专属位面了吧?”

    雷蒙咳嗽了几声,才说:“父亲,我们的处境并不好。这些年…….咳,和阿克蒙德的战争消耗了太多的资源。现在我们完全是外强中干,随时有可能支撑不住。我不能……看着家族这样。位面战争的进展至关重要,我们的资源实在是太少了,尤其是祭品。虽然我从来没问过您,但是我很清楚,我们的祭品储备也见底了吧?而且……我们的对手是歌顿,未来还有可能是李察,和这些疯子战争……慢就是死。”

    约瑟夫公爵嘴角动了动,背手在房间内来回走了几圈,终于下定决心,说:“雷蒙!祭品的事你不用担心。我这张老脸还值点钱,几位老朋友已经答应我,会帮我出点祭品。这样加上我们自己的库存,就足够做两次中级献祭了!这两次献祭都由你去,如果出现时光类的神恩,你就都用在自己身上!如果运气够好的话,说不定能够有十几年的额外生命呢!”

    雷蒙微笑着摇了摇头,说:“父亲,您又糊涂了。我身体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生命激流对我的效果并不大,它只是阻止身体老化,却不能治愈那种病。何必在我身上浪费神恩呢?我们好不容易在阿尔法位面打开了局面,必须设法避免位面诸神的直接干预。一旦诸神不惜代价,大好局面岂不是会毁于一旦?难道又要重新建立位面通道吗?至于我……早几年晚几年根本没关系。作为约瑟夫的一员,我愿意为家族奉献。何况我献出的,只不过是风雨飘摇的一个身躯而已。不管您怎么说,我都不会去献祭的。”

    说到这里,雷蒙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脸胀得通红,身体更是弓得象是离水的虾。

    约瑟夫公爵重重一拳砸在桌面上,怒道:“想要治好你的病,不就是一次高级献祭的祭品吗?难道我就弄不到?!”

    雷蒙苦笑,说:“一次?父亲,您冲动了。您应该知道,就算我们有了一次高级献祭的祭品,就能够得到所需要的神恩吗?”

    约瑟夫公爵怔了怔,最后只是无比沉重地叹了口气。

    永恒与时光之龙赐与的神恩会限定在一定范围内,在高级献祭中,这个范围确实可以缩小到献祭人最迫切的愿望的范围,但往往还是会包含上百种选择。具体赐下的神恩仍然会从这上百种神恩中随机抽选的。哪怕最幸运地会出现二选一或者是三选一的选项,但在上百项神恩中,想要抽出需要的那几项神恩,依然需要运气彪悍。

    要么实力彪悍,要么运气彪悍,要么能让老龙特别喜欢,这是通向特定神恩的全部路径。

    无论约瑟夫公爵,还是雷蒙,似乎运气都距离彪悍有些遥远,不然的话,如何会惹上歌顿这样的敌人?在一代枭雄崛起时,总会需要为数众多的垫脚石。

    “试试总没有坏处。”公爵苦笑着说,随后,他又下意识地说:“也许我应该去求一下苏海伦殿下,她手上肯定有足够多的祭品。只不过利息高些而已!”

    雷蒙哭笑不得,说:“父亲,您真是糊涂了!难道您忘记李察是出自深蓝了?听说苏海伦殿下对这个学生非常关注,赐下的喜悦创造了纪录。而且如果不是殿下在背后支持,阿克蒙德家族或者说歌顿哪来那么多,那么强大的祭品?我们过去所作所为,等如是把李察这个殿下最得意的学生往绝境里推啊!您别忘了,我们不光改变了李察原定要去的低级位面座标,还连续两次干扰了歌顿寻找李察的献祭!”

    约瑟夫公爵只有深深地叹了口气,苦涩地说:“其实说起来,假如我们当初不去动李察的话,说不定会更好些。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却还没能确定李察是不是死了。”

    “不!李察必须死!”雷蒙却是出人意料的坚决。“他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天才,而是能够改变整个战争局势的人物!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构装师,根本不值得我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但他不是!我看过他的作品,那是无法形容的感觉!他的构装难以想象的精准、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打破常规,却又符合规则。总而言之,他的构装是有灵魂的,而他自己的灵魂,则是冰封中的火山!”

    雷蒙越说越是激动,脸再次胀得通红,最后剧烈地咳嗽起来,不得不中断了话语。好不容易,他才恢复过来,说:“如果让他成长起来,我们甚至有可能被逐出浮世德。在整个诺兰德的历史上,和圣构装师作对的人,哪个有好下场?”

    约瑟夫公爵皱眉说:“李察应该回不来了,我们虽然快耗光了祭品库存。但是还有门萨……”

    说到这里,约瑟夫公爵想起了什么,忽然住口不言。

    “门萨……”雷蒙沉吟着,半天才说:“父亲,我们对门萨要小心。门萨公爵是少数我难以看透的人之一,但我知道,他的野心非常大!如果我们以为他的年纪大了,野心就会有所收敛,那就是大错特错。所以和阿克蒙德的战争也需要有所节制,以免被门萨公爵趁虚而入。他……他是一头最狡猾的恶狼。”

    约瑟夫公爵点了点头。

    雷蒙忽然想起一事,说:“对了,我差点忘记,给歌顿预备的陷阱怎么样了?他的大军有没有出发?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约瑟夫公爵犹豫了一下,才说:“就在昨天,歌顿率领着八个骑士,带着构装骑士主力以及四万大军,进入了珞琪位面。”

    雷蒙又惊又喜:“那他的传送门?”

    “彻底炸毁。和你构思的方案一样。”公爵平静地说,但是却看不出多少欣喜。

    “太好了!”雷蒙激动得跳了起来,大声说:“就算歌顿再厉害,再能创造奇迹,想要回来至少需要十年!这十年对我们可是至关重要的十年!希望我可以坚持到那么久。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他永远都回不来,从此在异位面消亡,毕竟珞琪现在已经相当于一个没有永恒龙殿、又没有被诺兰德发现过的位面。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急于回去了。阿克蒙德中还有不少难缠的家伙,我留下来对付他们,免得他们狗急跳墙。”

    约瑟夫公爵看了雷蒙一眼,再次叹了口气,说:“就在今天,门萨公爵在上议院里公布了珞琪位面的消息。他还宣布了第二个消息,那就是,珞琪将会和达里奥.熊彼德订婚。”

    “什么!?”雷蒙明显呆住。他站了片刻,忽然脸色一阵苍白,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约瑟夫公爵不知道该说什么,能够做的只是轻拍着雷蒙的后背,以自身深厚的斗气安抚着他紊乱的气血。

    再吐出一口鲜血后,雷蒙取出方巾,拭去了嘴边的血迹,脸色渐渐平静下来,然后苦涩一笑,说:“这就是政治……吗?”

    第二天清晨,高高在上的5-4号浮岛上,同盟皇帝迈着和魔法钟同样精准的脚步走进了早餐厅,在可以俯瞰浮世德的落地窗前站定,再把庞大的身躯吃力地挤进了椅子。

    座椅早已换过了,这把由墨楒打制的宝座之所以没有做得更大,完全是因为材料太过珍稀的缘故。哪怕是同盟皇帝,想要用四阶构装主材料做把椅子的话,也做不了太大。

    开胃酒过后,今天早餐的主菜是烤龙尾,同样是半分熟,甚至上面偶尔还会残留一片龙鳞。这也是皇帝独特的口味需求,在某些时刻,咬嚼香脆可口的龙鳞完全是一种享受。在皇帝开始用主菜的时候,侍臣照例开始宣读前一天大陆上发生的重大事件。其中歌顿的大军失陷在珞琪位面一事,被当作头条宣读。

    菲利浦忽然停下了进餐的动作,整个人如石像般凝滞了。侍臣知道这是皇帝开始沉思的标志,于是知趣地没有再读下去,而是静静等着皇帝陛下思考。

    菲利浦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整整三分钟后,他呆滞的面容忽然活动了一下,然后从口中喷出一股高热的烈焰,将还咬在牙齿间半分熟的龙尾一下烤成全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