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三 奉献 上

章二十三 奉献 上

    看到月熊脸色变了,李察才淡淡地VDyD:听VDyD黑翼已经快进入圣域了。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零点看书而我很快就会再晋升一级,成为十二级大魔法师。勋爵大人,您VDyD,等我成为大魔法师之后,是不是就能杀个个把圣域啥?

    月熊勋爵重重哼了一声,脸色异样难看,却没有VDyD什么。

    得罪一个十二级大魔法师倒没有什么,可是得罪一个还不到二十岁大魔法师就不是一件让人愉快事了。

    看到月熊勋爵沉默不语,李察也就不再难为他,而是挥手把流砂叫了过来。龙骸能不能成为祭品,还是要她看过才算数。

    流砂仔细检查着龙骸,还用双手从上到下细细抚摸巨龙头骨,脸上有了些异样,不过由于背对着李察和勋爵,却没让他们看到。

    李察压抑住内心紧张,以尽可能平静语气问:流砂,怎么样?

    流砂眼瞳深处浮现两个时光沙漏,两缕淡淡琥珀色光芒照射在龙骸上,片刻后点了点头,VDyD:可以。

    可以,一个简单词,但里面意义只有李察和流砂才懂。李察深深地吸了口气,心跳还是略略加快了半拍。李察转头对月熊勋爵VDyD:该是准备迎接公爵大人时候了。

    月熊勋爵点了点头,VDyD:需不需要留些人帮助守卫?

    李察VDyD:可以,不过后面就是我魔法实验室,除了您之外,谁都不能进入这个院子。

    月熊勋爵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察一眼,大步走出院落,吩咐五十名骑士看守旅店周围各处要点。他自己则带着其余三百骑士,在李察手下带领下前往营地驻扎。

    染血之地无疑非常危险,但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对月熊勋爵而言,染血之地边缘地带都和坦途无异,更不可能有威胁到苍狼公爵人。

    李察和流砂回到房间后,李察再次问:\u201刚才oZv可以是\u2026\u2026这件事实在太过重要,以至于他声音都有些颤抖。

    流砂有些异样看了李察一眼,反问:\u201VDyD呢?

    我们能够回诺兰德了吗?

    流砂垂下眼帘,以若无其事语气VDyD:\u201很急着回去吗?

    李察愕然地问:\u201难道不着急?

    当然急啊!流砂轻描淡写。

    谁不急呢?李察哈哈地笑,笑得很干涩。

    好了,不让着急了。这具龙骸应该足够让我们得到诺兰德座标了。流砂VDyD。不过她低着头,没有让李察看到她表情。

    真!?对李察来VDyD,意外幸福实在是来得太快了。

    流砂抬头,笑得阳光灿烂,用力地VDyD:真!

    李察一把抱起流砂,带着她在原地转了好几圈,这才放下,庆幸地VDyD:幸亏有!

    那要怎么奖励我?流砂凝视着李察,眼睛亮得如同天上星辰。

    \u201VDyD!李察VDyD得豪气干云。

    第一,我要知道都看到了什么,才会让变化这么大。流砂认真地VDyD。

    李察一怔,不明白流砂为何会问出这个问题。虽然是在巨大欢喜下,李察仍然犹豫了很久很久。如果可能,他是不愿意让流砂知道自己看到两个画面。因为本能告诉他,再大度女孩,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宽容。但是流砂目光太锐利,太明亮了,简直让他无法直视。最终,李察不得不点了头。

    看到李察同意,流砂立刻变得很开心,用双臂勾住李察脖颈,轻轻舔了一下自己嘴唇,用独特沙哑声音VDyD:今晚直到天亮以前,都不许从我身体里面出去!

    这会是一场惨烈战争。

    李察渐渐严肃,然后咬牙,用力点头。看着他那咬牙切齿模样,流砂哈哈大笑。她张扬,前所未有。

    夜幕降临时,香艳而惨烈战争拉开了帷幕。如果不是李察设置了静音结界,那么两个人叫声就会传遍整个旅馆。

    这是一场比拼意志和耐力战争,最终李察还是没能坚持到破晓。流砂第一次彻底投入了自己,没有任何放水意思,把李察折磨得疲累欲死。就连李察引以为豪、深蓝传承法师体质也无力承受,到了最后只能任由流砂在上面肆虐。

    直到这时,李察才知道永恒龙殿神官都非常擅长近身格斗,而流砂更是其佼佼者。当战争进入下半场时,李察所有翻身意图都被流砂无情镇压。

    所以最终,李察没能坚持到破晓。

    到了最后,李察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甚至连真实天赋都无从纪录究竟喷发了几次。而流砂,一改往日温婉,彻底变成了一头凶兽。

    某一次攀登到快乐巅峰后,李察眼前只剩一片黑暗。在他最后意识,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想法。

    痛,并快乐着。

    迷醉夜过后,李察睡得无比深沉。他已经有些时间没有好好睡过了,夜晚大多是在冥想度过。因为累得狠了,所以他这一觉非常香甜,但是仍然在清晨点准时醒来。

    李察只觉得头痛得要裂开,全身上下每根肌肉都无比酸痛,四肢重得就象灌了铅,要用尽力气才能抬一抬手。此外由于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关系,李察意识仍然不是十分清醒,昨夜疯狂犹在眼前,却又有时会变得模糊不清,犹如这些经历只是一场迷乱过分真实大梦。

    他用力晃了辉袋,挣扎着坐了起来,向四周望去。房间一片凌乱,默默记录下来昨晚曾经发生过种种荒唐且疯狂举动。可是流砂却没有在床上,不知道去了哪里。

    李察用手揉了一会额头,才觉得舒服了些。

    这个流砂,一定去研究那具龙骸去了!李察有些无奈地想着,在有些时候,流砂比他还要勤奋狂热。不过李察倒不是担心,相处那么久了,他早就发现流砂体力丝毫不比他差,强悍得完全不象一个神职人员。而且流砂柔软身体有着不可思议柔韧度,极为灵活,又有绝对不弱力量。李察不使用爆发能力话,力量并没有比流砂强多少。

    更多精彩内容值得期待\u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