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四 奉献 中

章二十四 奉献 中

    总而言之,流砂rrnZ身体素质丝毫不比李察这个用特殊食料喂出来rrnZ深蓝法师差。这只是基本素质,要知道流砂同时还掌握着一种诡异而强大rrnZ近身格斗术,所有东西都可以成为她rrnZ武器,所有地形都能够被利用。李察用亲身经历证实过了这一点,即使他曾学习过黑暗世界rrnZ搏斗技巧,也只不过有招架之力而已。再加上各种神术rrnZ加成,可以,流砂rrnZ近战战力非常可观。

    就象仰仗着灭绝长刀,双神术加成,使用了血脉爆发和精灵秘剑术rrnZ李察可以追着同级rrnZ杀手狂砍一样,哪个家伙如果以为近身后就可以对流砂为所欲为rrnZ话,同样会发现自己就是一个悲剧。

    流砂rrnZ近身战技可以攻击到任何角度,她rrnZ身体也就可以做出各种匪夷所思rrnZ动作。这身本事用在床上,威力和战场上同样强大,甚至犹有过之。只要她愿意,就可以让任盒人瞬间攀上天堂,再坠入深渊,然后在混沌海rrnZ大漩涡永远沉沦。

    只是在昨夜,流砂才倾力发挥。

    也只是在昨夜,李察才发觉自己有一夜进行两位数战斗rrnZ过人秉赋。不过最后两三次,都是被流砂生生挤揉碾压出来rrnZ。这倒是和一句古语互相印证,那就是魔力如海绵里rrnZ水,只要愿意挤,总是有rrnZ。不过在昨天那种场合,需要把魔力换成精华就是了。

    昨夜还让李察知道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流砂不肯,他还真没法强/奸她。就算李察当真付诸行动,多半会被流砂瞬间废掉。

    李察下了床,也不管洗手盆里放过夜了rrnZ水十分冰凉,随意抹了把脸,就推开窗,一缕带着些微凉意rrnZ风扑面而来,不出rrnZ舒服。流砂果然在院子里,当他推窗时,她正在走回自己rrnZ房间,只看到一个依然充满活力rrnZ背影。

    他rrnZ目光落在院子里rrnZ三辆货车上,满足涌上心头。这些货车,就代表着回家rrnZ希望。他要回去,去看看老师,再变得更加强大,去卡兰多看望一下那个满头小辫子rrnZ山与海,然后亲口告诉她,千万不要做任何傻事。

    其实李察心底还有两个小小rrnZ疑惑。其一,就是以他仅仅两次rrnZ献祭经历来看,这具龙骸似乎还够不上一次高级献祭rrnZ标准,最多就是个级仪式而已。一个级仪式,还没有永恒龙殿rrnZ加成,真rrnZ能够得到诺兰德rrnZ座标吗?

    而另一个疑惑,则是流砂曾经要求看一看那些让他变得阴郁rrnZ未来画面。李察原本以为需要仔细给流砂描述一下那几幅画面rrnZ内容,甚至他都准备亲自动手把那几幅画面画下来。可是他答应了之后,流砂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既然如此,他也没有主动起。李察直觉,那些内容还是不要告诉流砂rrnZ好。

    早餐时流砂也不在,她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研究着什么。这是很常见rrnZ事,所以李察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早餐过后,他穿戴整齐,就前去面见罗浮和法尔考,准备再谈两笔构装rrnZ生意。

    想要回归诺兰德光有座标可还不够,构建一个稳定rrnZ位面通道需要消耗大量rrnZ魔力,也就意味着消耗大量rrnZ魔力水晶。参照来到法罗时龙法师丽娜构建rrnZ传送门,李察估计至少需要三百颗魔力水晶才能够建成一个可以使用两次rrnZ传送门。这还不包括母巢及其创造物rrnZ通过消耗,李察没在诺兰德见过类似记载,而母巢自己rrnZ知识系统里似乎也没有,究竟是按照生物来计算,还是按照武器来计算,可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rrnZ。

    三百颗魔力水晶,外加构建传送门rrnZ众多魔法材料,即使以染血之地rrnZ价格,这也是超过三十万金币rrnZ巨款。若是在诺兰德或是法罗人类国度,则会是恐怕rrnZ八十万至一百二十万金币!

    所以李察亟需赚钱。他现在已切身感受到位面战争并不是一本万利rrnZ好买卖,它需要巨额rrnZ前期投入,有着不可预见rrnZ风险,并且会在新位面面临四面皆敌rrnZ困境。

    惟一rrnZ好消息就是这种位面通道一旦构建,就会在某种意义上把两个位面拉近。下一次rrnZ位面通道在这基础上构建,相应消耗会小得多,可以通过rrnZ人员和物资也会大幅增加。在动辄以百年计rrnZ投入后,位面通道甚至可以通行数以十万计rrnZ大军。

    李察离开时,流砂把自己埋在数不清rrnZ纸张。这些纸张上涂满了各种数字和公式,以及各种神秘晦涩rrnZ神。她时时会把笔咬在嘴里,用力抓抓琥珀色rrnZ短发,再埋头和成堆rrnZ数字搏斗着。如果李察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感到震惊。因为流砂在位面几何上rrnZ造诣已是极深,她正在推算rrnZ是时空通道rrnZ构建和双面座标。李察在这方面rrnZ水准还不如她。

    不知算了多少,流砂忽然把面前所有rrnZ纸都揉成一团,用力摔在墙上,然后抓着头发哭出声来。

    一个上午rrnZ努力,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至少没有她想要rrnZ结果。

    没有完整rrnZ神恩,她是不可能依靠自己rrnZ力量计算出回归诺兰德通道rrnZ。她原本希望以部分神恩作为基础,推算出通向诺兰德rrnZ座标,只需要是诺兰德,不必精确定位。可是整个上午rrnZ工作表明,这完全是一个不可能完成rrnZ任务。

    这不是第一次计算了,但每次都会得到同样rrnZ结果。

    流砂呆呆地坐着,眼泪总是不由自主地流下,滑过脸颊,流过脖颈,再打湿了神袍。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用力揉了揉眼睛,擦去了眼泪,在镜前照了照,把自己整理得圣洁无双,这才出了房间。只是略显红肿rrnZ眼睛,却悄悄地出卖了她rrnZ心事。

    她再次踏入放置着龙骸rrnZ院子,正如李察要求rrnZ,目前这个院落只住了李察和流砂两人,其他任何人不经允许不得进入,勋爵rrnZ骑士们也只在墙外巡逻。之前李察推开窗户,以及后面开门,离开院落rrnZ声音流砂其实都清楚地听见了,但是她并不想从计算rrnZ世界里抬起头来。

    流砂双瞳深处再次浮现出时光沙漏,淡色rrnZ目光落在龙骸上,手rrnZ时光之书更是不断涌出淡金色rrnZ神光,与流砂rrnZ视线混合在一起。在流砂rrnZ目光下,这些龙骸似乎都变得透明,无数信息汇聚成细小rrnZ神,再重新回到流砂rrnZ双瞳。

    这就是流砂破晓称号所附带rrnZ另外两个能力之一,神恩检视。拥有这一能力rrnZ人,可以在审视祭品时进行分析,可以大致知道某一祭品献祭给永恒与时光之龙rrnZ话,能够得到多少神恩。施术者神术等级越高,获得rrnZ结果就越详细精确。拥有时光之书rrnZ流砂,对祭品神恩rrnZ判断已经可以精确到半个生命露珠rrnZ级别。

    而此时流砂心底浮现一幅选单,上面以极高rrnZ速度闪烁滚动着无以计数rrnZ神恩选项,快得就连流砂自己都看不清。她没有费力去捕捉选单上rrnZ神恩名称,因为那是根本不可能看清rrnZ,而是默默在心底低语:\u201需要回归诺兰德rrnZ座标,需要点燃时光灯塔。

    那幅选单一阵模糊,当再次清晰时,就只剩下了一个选项。那是一枚奇异rrnZ神符,如果仔细分析rrnZ话,就会发现它是由无数极细微rrnZ神构成,因此这枚神符就包含了海量rrnZ信息。神符纪录rrnZ,就是诺兰德rrnZ座标。

    不过现在流砂却还无法得到这个无比珍贵rrnZ座标,必须等献祭获得足够rrnZ神恩后,才可以真实地拥有这枚神符。这一能力,就是称号拥有者rrnZ第二项特殊能力,时光私语。通过时光私语,称号拥有者可以从无以计数rrnZ神恩找到自己想要rrnZ神恩,并且知道要获得它需要献祭多少rrnZ祭品。

    神恩检视和时光私语,这两项能力如果搭配在一起,无疑将在永恒龙殿rrnZ献祭仪式占尽便宜。随机抽取可一向是永恒与时光之龙rrnZ招牌。为了得到某项特定rrnZ神恩,反复献祭三五次都算是正常rrnZ。在任何有随机抽取rrnZ情况下,运气永远是实力rrnZ第一代表。然而根据概率学,每次随机抽取rrnZ时候,每个选项出现rrnZ概率是恒定rrnZ,并不存在多次就会必然获得。

    而有了神恩检视和时光私语,献祭者就形同拥有了最彪悍rrnZ运气,简单点就是指哪打哪。

    如此直白强大到与作弊无异rrnZ效果,自然有着巨大rrnZ限制。它们只会出现在称号拥有者rrnZ身上,而现在整个诺兰德大陆上,称号拥有者还不到十人。这是范围上rrnZ限制。另一方面,称号拥有者,比如流砂,每次使用这两项称号能力都会对\u2018破晓\u2019rrnZ称号进行强化,也就是,和永恒与时光之龙rrnZ联系更加深入。另外,使用称号能力还相当于向永恒与时光之龙索取,偿还rrnZ代价就是需要主持更多rrnZ献祭。

    动用了称号能力后,看着诺兰德座标旁标注一行数字,流砂rrnZ脸色愈发rrnZ灰暗了。那是兑换诺兰德座标所需rrnZ神恩数量,和献祭龙骸所能得到rrnZ神恩形成了鲜明对比。想要得到座标,至少得额外献祭三具相同rrnZ龙骸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