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九 暴乱

    一共有数百名分支家族人聚积在一起,想C进入家族城堡仓库区。**闻讯匆匆赶来老管家拦在仓库区大门前,义正词言地训斥着这些想C闹事人。然而,在他严肃面容之下,却压不住心底隐忧。

    让他忧心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数量对比太悬殊了。

    和数百名闹事者对峙,只有不到二十名歌顿亲卫。这批亲卫,有许多就是从分支家族选拔出来,如果不是为了壮大声势,老管家根本不会把他们带出来。对峙双方,就有彼此是亲族关系,真C发生冲突,谁都不知会发生什么。

    你们想C干什么?这里是歌顿大人私人库区,谁敢擅入,就是造反!老管家声色俱厉。但是这一次却不再有足够作用。

    造反?埃尔排众而出,手高举着一份祭品清单,高声叫:你不过是一个下人,站在你对面都是阿克蒙德!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指手划脚?而且,真正造反是谁?现在祭品清单就在这里,它们都是属于阿克蒙德祭品!你如果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不敢让我们进去检查?有这么多阿克蒙德在,有这么多双眼睛,谁又敢在仓库里面动手脚?

    喘了口气后,埃尔声音忽然拔高了八度:我现在怀疑,仓库里祭品已剩下不到一半了!那些祭品,现在都变成了这个老家伙口袋里金币!!歌顿大人那么信任他,现在歌顿大人不在了,我们这些真正阿克蒙德,如很够坐视他偷窃大人最宝贵财富?!你们说,是不是?!

    几百人哄然大叫,声势一时无双!

    老管家一时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会无赖到这种地步,而且局势显然已然失控。让他心不安是,那些从各地赶来,自愿守护浮岛自由战士,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都没有出现。他们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却个个都是真正战士。不到百名勇士,足以震慑眼前这些猴子们。

    可是现在,在最需C他们时候,他们却都没有出现。

    老管家心底掠过一片巨大阴影。能够压制这些自由战士,恐怕,只有此刻阿克蒙德家族三大巨头了\u2026\u2026无论是哪一个,都意味着局势彻底变化。

    面对埃尔质问,老管家却无言以对。他苦涩一笑,缓缓地说:你们不C忘了,歌顿大人手段!也不C忘了,歌顿大人手上有多少性命!大人手上奇迹\u2026\u2026

    砰!

    埃尔忽然冲上,狠狠一拳砸在老管家脸上!在他钢铁般拳头下,鲜红血花四溅,老管家闷哼一声,身体向后飞出,重重撞在仓库大门上!老人鼻子已彻底破裂,一只眼睛迅速肿起,根本睁都睁不开。

    呛!变故骤生,歌顿亲卫们一时措手不及,武器纷纷出鞘,但却都犹豫着,没有真砍出去。对面,毕竟也是阿克蒙德族人。

    我们只是C守卫歌顿大人财富,守卫阿克蒙德财富!真正阿克蒙德,就跟我们一起行动!埃尔再次振臂高呼。

    数百名分支家族成员一拥而上,生生挤过歌顿亲卫,冲入了仓库。那些亲卫被挤得东倒西歪,却不知所措,没有老管家命令,他们实在对同族人下不了手。

    老管家已经没有办法下命令了,埃尔正阴沉着脸,恶狠狠地一脚脚踢在他肋骨上。老管家完全说不出话,每一脚喘下,他口鼻就会溢出大量鲜血,根本说不出话来。埃尔下手极为恶毒,他并不急着冲入仓库,而是发疯似踢打着老管家。直到一名歌顿亲卫发觉不动,杀气迸发,抽剑而来,他才停手。埃尔深深地盯了一眼对面亲卫,阴冷目光包含着无穷无尽怨毒。

    那名亲卫扶起了老管家,毫不退缩地盯着埃尔,杀气越来越浓。他是手上有数十条性命老兵,根本不会被埃尔吓住。但是他也知,眼前局势已经失控,当务之急是把老管家救走。

    亲卫们护着老管家退走了,分支家族阿克蒙德们终于如愿以偿,进入了城堡仓库区。他们确实看到了为数众多祭品,却没有看到预期成堆金币。仓库除了祭品和武器装备,就再无其它东西。他们简直无法想象,征战无往而不利、打下浮岛,坐拥四个位面歌顿居然会这么穷!

    但是他们很快就醒悟过来,歌顿一定还有秘密仓库,一定把堆积如山财富藏在那里!

    所以这些红了眼睛家伙首先哄抢了这座仓库所有东西,但是意犹未尽。

    城堡上层!埃尔再次高声叫了起来,歇斯底里声音压过了一切噪音:城堡上层是禁区!歌顿所有财宝肯定都藏在那里!那些东西,都是属于我们阿克蒙德!

    去上层!

    拿回属于我们东西!

    嚎叫声此起彼伏,在这一刻,潜藏在血脉兽性彻底发作,暴徒们汇聚成河,滚滚向城堡上层冲去。有些聪明,却离开了城堡,C把已经抢到祭品藏好。更多没能抢到祭品人,则瞪着通红双眼,冲向城堡上层。

    你们想干什么?造反吗?一声清亮叱喝瞬间震慑了全场!

    在通向城堡上层通前,站着一个高挑而绰约身影。那是黛玫,如烈焰燃烧般少女,美丽得如火如荼。她双眼燃烧着火焰,手魔法杖上光晕流动,随时都会射出狂野魔法!在黛玫身后,还站着温宁顿和维妮卡。三个少男少女,就这样拦在了数百发狂猴子面前。虽然这些猴子随时都可以把他们撕得粉碎,他们却没有丝毫惧色,更不打算退让。每个人眼瞳深处,都有滚滚岩浆在流动!

    造反?当然不是!我们只是C拿回属于我们东西!一个声音高声叫着,又是埃尔。

    这里是我父亲,歌顿侯爵禁区!谁敢过线一步,格杀勿论!黛玫杀气凛然!

    埃尔排众而出,脸阴沉得如同C滴下水来。他大步走向三个少男少女,一边怒吼着:这里一切,都属于整个阿克蒙德!

    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小步战骑士,也配自称阿克蒙德?黛玫冷眼看着埃尔,极度不屑地说着。她猛然提高了音量,高叫着:真正阿克蒙德,都会在真正战场上,用长剑、伤疤和敌人鲜血来证明自己!

    这句话,让很多冲过来人们一怔,面现犹豫。

    埃尔忽然上前一步,狠狠一拳砸在黛玫腹部!

    黛玫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真动手。这一拳无比沉重,让她五脏腹都翻滚着。她是咒术师,体质并不出众,哪里经受得住高级步战骑士全力一拳?

    一缕腥红血,从黛玫嘴角流下。她身体不由自主地弯下,向地面蜷缩。在她眼角余光,忽然看到短剑寒光一闪!黛玫被剧痛折磨脑袋一时有些迟钝,从战场上得到直觉不断提醒着危险,她却犹然有些难以相信。

    短剑?怎么会有短剑?难这些人想C杀了自己吗?在浮岛上,杀害歌顿亲生儿女?

    一件听起来非常荒谬事,可好象立刻就C发生了?

    埃尔心转动却是交织着残酷与**想法。在现在姿势下,黛玫傲人胸脯几乎全从领口挤了出来,火爆身材让他热血上冲,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个女人衣服就地撕开。若在过去,他根本没有可能碰到黛玫一根手指!

    可是他将绮念强行压下,短剑正从衣袖滑出。埃尔很清楚那个仓库祭品有多少价值,哄抢了歌顿祭品,和杀了他儿女有什么区别?倒不如立刻斩草除根!而且一剑下去,身后这些人都会和他绑在一辆战车上!

    不止是阿克蒙德嫡系才有野心!埃尔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在拼命嘶吼着。

    于是他目光转为冰冷,身体内部早已蓄满了雷霆般力量。温宁顿和维妮卡毕竟没有上过战场,这个时候反应就慢了一步,显然还没有弄明白黛玫为何忽然就倒下去了。

    机会!稍纵即逝机会!埃尔胸燃烧着火焰,就C狠狠一剑刺出!

    然而一只手从旁探出,一把将还没完全倒下黛玫提走。这是一只美丽纤长手,手甲和臂甲都是同样风格。那些火焰般颜色花纹,则鲜明地勾勒出了一枚纹章,那是艾莉婕伯爵徽章。

    埃尔愕然抬头,却看到另一只手在眼前飞速地扩大着!

    啪!

    一记无比清脆耳光!

    埃尔顿时头晕眼花,耳蜂鸣不已,半边脸迅速肿起。不过他还是看清了眼前人是谁,也知她名字和身份,因此那句:你这个婊/子!被咽回去一大半,变成一声惊怒交加:你!\u2026\u20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