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 暂时的宁静

章三十 暂时的宁静

    这个女人,是艾莉婕伯爵的得力助手,也是伯爵领实际上的二号人物,艾莉婕的远房表妹,拥有不明血脉的法斯琪女士。**法斯琪并不精于战争,却有着堪称恐怖的战斗天赋,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就拥有了十级的实力。

    刚刚十一级的埃尔很清楚,即使在开阔地带,一个队的自己也不够法斯琪杀的。

    只不过c叫声未落,那只刚刚从自己脸上挥过的手掌又飞了回来,随着又一声清脆的响声,埃尔的另一边脸也随着肿了起来。

    这不是结束,仅仅是开始!

    法斯琪的手挥个不停,一记又一记耳光抽得埃尔摇摇欲坠。

    埃尔很想握紧已经出鞘的短剑,但是理智却告诉c一旦这样做了,下场只有被当场斩杀!以法斯琪的身份,平时杀一个普通步战骑士都不会有大事,更何况还是现在这种情况?

    所以埃尔强行把沸腾的怨毒按压在心底,以乌龟般的忍耐忍下了所有的耳光,只是在心底疯狂地叫骂着:这个婊/子!总有一天,要干得你死去活来,再撕了你的下身!

    法斯琪面若寒霜,连续抽了埃尔十几个耳光,这才一脚把c踢飞。看着面前仍在惊愕的分支家族成员,她冷淡而不屑地哼了一声,目光越过c们,对着c们的来处高叫:苏亚!你给出来!你们现在的做法已经超出了一个阿克蒙德能够容忍的底线!

    啪!一阵拍掌声传来,苏亚男爵随后从转角走出。

    法斯琪小姐果然武力惊人,一个人就可以挡住几百个阿克蒙德!\u201bc赞叹地说。

    法斯琪丝毫没有和c虚伪的兴致,向黛玫一指,冰冷地说:\u201bc们都是歌顿的子女,流着纯净阿克蒙德的血脉,不能够被内斗伤害,这是底线!苏亚,你听清楚了,没有和你讨价还价的兴致。你在私下干什么不管,但是这种事不能再发生!这是阿克蒙德起码的骄傲!

    苏亚耸了耸肩,笑着说: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法斯琪小姐,你好象并不是一个阿克蒙德。至少你现在身体里那些强大的血脉能力和阿克蒙德没什么关系。另外,你面前这些人也是阿克蒙德的一员,可没有办法指挥c们。

    法斯琪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居高临下地扫视了一下面前的人群。

    苏亚把她的表情看在了眼里,不由得笑着说:法斯琪小姐,不要小看这些人,c们可也是阿克蒙德。你一个人是打不过c们的,而且,你这样美丽的一位小姐,战败之后说不定会发生些不那么让人愉快的事呢!而且这种事,就是你死了,也一样躲不过的。

    这是无比恶毒的威胁,让黛玫都为之失色。

    苏亚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这些也不是无法解决。只要那副古兽的骸骨。

    法斯琪淡淡地说:这种事情也想拿来威胁?如果想逃,你们拦得住吗?只要今天让逃走,那你们所有人,包括你,苏亚男爵,下半辈子就准备承受的报复吧!会一一杀光和你们有关的所有人。

    苏亚脸色一寒,说:你未必逃得掉!

    也许。法斯琪拢了拢栗红色的长发,淡淡地说:逃不掉也没什么。这里所有人的名单早已经传送给了伯爵大人。在来之前,大人已经承诺过,假如无法离开浮岛,那么你们在场每一个人的家族,都有可能承受伯爵大军的攻击。大人的风格,一向是斩尽杀绝。

    很平淡的一段话,却绝不平淡的内容。和艾莉婕的用兵才能同样出名的,就是她手段的狠辣决绝。艾莉婕大军经过的土地,绝不缺乏变成生命禁足之绝地的例子。

    苏亚脸色一肃,淡淡地说:艾莉婕不过是个伯爵而已。

    c这句话点出了索伦和艾莉婕之间的实力差距,而且艾莉婕的领地在边疆,距离浮世德非常遥远,途还要经过十数个大贵族的领地。苏亚实际上在给埃尔这些人壮胆,只是说得不那么明显而已。

    伯爵大人是一名小小爵士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是侯爵了。伯爵现在成了伯爵,很多人还是侯爵。

    法斯琪的话让苏亚脸上掠过一片阴云,c眯起眼睛,紧盯着法斯琪,阴冷地问:伯爵大人是想当这座浮岛的主人?

    不,只管歌顿大人的儿女。法斯琪说。

    苏亚点了点头,说:很好,看来们两家至少在这里不会有太多的冲突。

    法斯琪点了点头,说:\u201也没兴趣在别人的领地和第三方冲突。

    这是一句淡淡的嘲讽,但苏亚只当没有听见,带着手下人离去了。法斯琪也不愿意过于逼迫,苏亚并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而且浮岛上还有哥利亚的人。

    假如眼光放得长远些,就会知浮岛周围还有为数众多的敌人正在等待着机会。c们的许多人都能够把现在的7-2号浮岛一口吞下,但是却没有这样做。除了不想承受其余阿克蒙德的围攻,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7-2号浮岛前不久才刚刚承受了大量神恩,攻击它的话,很容易召来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厌恶,甚至有可能使永恒龙殿直接出面干涉。

    在法斯琪面前,分支家族的阿克蒙德们逐渐退走,埃尔也强撑着离开。但法斯琪的眼已有了些许的忧虑。这一次的难关过去了,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下次是否会这么轻松过关。她只是一个人,不可能对抗数以百计的阿克蒙德。而且苏亚的随从,以及哥利亚伯爵的人,亦有实力比她弱不了多少的强者。

    这是一个错综复杂的乱局,表面的内乱背后,有着诸多豪门的身影。

    法斯琪扭转不了乱局,艾莉婕也不行。

    暴徒们终于退去了,c们当然不会把祭品留下,临走时甚至还再次席卷了城堡下层,并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劫掠一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