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六 收服 上

章三十六 收服 上

    李察先是在城堡底层转了一圈,每个房间都看了看,然后在空空如也的仓库区驻足,视线缓缓掠过库区的每个角落。

    (百度搜索

    ,彩虹文学网)

    随后,他走上二楼。一直默默跟在身后,守护着李察的那些阿克蒙德们没有上楼,而是自行分散到城堡底层的各处,担任起了守卫的工作。

    歌顿留下为数不多的亲卫们此刻都集中在二楼以上。这些仍然忠诚的亲卫们守护着城堡内最重要的区域,并已做好了放弃生命的一切准备。在二楼,李察走进老管家的房间,看到了仍然卧床,无法自如活动的老管家。

    喀嚓!李察紧握的手上传来指节的脆响!

    看到李察,老管家强行撑起身体,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惊喜地叫起来:“李察少爷!您回来了!”

    李察来到老管家的床边,轻声说:“我回来了,平安无事,而且还在另一个位面站住了脚。”

    老管家用力点了点头,说:“主人在临走之前,一直惦记着您。可是没想到……不过您不必担心,主人只是中了个小陷阱,一定会回来的。”

    李察轻轻拍拍老人的手,说:“我知道他死不了。你好好休息,既然我回来了,这里就先交给我吧。”

    老管家忽然想起一事,从脖子上摘下一个项链,项链末端系着一枚金色的钥匙。他把钥匙递给李察,说:“在城堡最上层,主人给你留了东西,还有,蛮族的山与海殿下送来了一件礼物,也放在主人的私人区域内。这是进入那个区域的钥匙,但是在使用之前,必须让它浸泡过你的鲜血才行。否则的话,它就会触发一个极为强大的闪电陷阱,就是圣域也无法抵抗。我怕那些人冲进主人的禁区内,所以把山与海殿下送来的东西放进禁区后,就把那片区域封闭了起来。”

    李察接过钥匙,离开了老管家的房间,继续向城堡上层巡视。在将老管家的房门轻轻关好后,他深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于是空气中悄然有一缕硫磺气息弥散。

    在三楼,李察见到了自己的兄弟姐妹。

    温宁顿和维妮卡都是不错的烈火卫士了,而黛玫更已是十一级的咒术师,仅比李察弱了一线而已。不过李察看到的黛玫还很虚弱,她更是有意无意地拉高了领口。

    李察皱眉,伸手把黛玫的领口拉下,几乎让她的整个胸脯都裸露出来。在她的锁骨下,可以看到一片触目惊心的淤青。

    李察的双瞳收缩,淡淡地问:“他们侵犯你了?”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黛玫有些躲闪李察的目光,最终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好吧,我当时太过大意,被偷袭了,挨了一下重的。至于肩上的伤痕,只是摔了一下,擦伤而已。这件事很丢脸,可是……”

    “哪里被打了?”

    黛玫无奈指了指自己的腹部,说:“这里。”

    李察伸手,轻轻在那里一按,黛玫虽然没有出声,但双眉明显皱了一下。

    李察没有说什么,离开了黛玫的房间,继续向上。四楼就是歌顿专属办公区域了,平时的核心工作人员和下属都由另一道楼梯出入。

    法斯琪一直跟在李察身后,到了这里就不再前进,耸耸肩,说:“上面不是我应该进入的地方了,所以我在这里等你吧!”

    李察点了点头,对她说:“也好。一会我会下来找你。我想,关于伯爵大人,我们应该有许多话题需要谈一下。”

    四楼是办公区,歌顿的书房,办公室和作战室都放在这一层。和前面一样,每个房间都看过之后,李察继续向上。但在楼梯的尽头,是一扇锁上的大门。

    李察拿钥匙在手腕上用力一划,鲜血顿时涌出,浸染在钥匙上。这枚钥匙竟然不断将李察的鲜血吸入,然后开始散发血色的光芒。

    李察将钥匙插入门上的锁孔,轻轻一拧,卡察一声,锁就开了,然后大门无声无息地向内滑开。

    步入门后,李察一眼就在那个旷然的空间里看到了山与海送来的古兽骸骨,也看到了重重包裹下的星兽头颅。只看了一眼,李察就知道这两个都是不错的祭品。古兽骸骨裸露在那里,散发着岁月苍莽的气息,而包裹里的星兽头颅更是带给他强烈的危险感觉。这个东西如果送入永恒龙殿,多半会是一次最高等级的献祭。

    顷刻之间,李察就已作出决定,要在回归法罗位面之前,把这两件东西给献祭了。它们是整个城堡内最有价值的东西,而现在,李察觉得自己需要做的是把一切财富都转化为可以带来即期力量的东西。祭品,只有献祭的时候才会体现出真正的价值。

    他走到那个灰扑扑的巨大包裹面前,认出了魔法织物的质地。李察没有贸贸然解开那个颇为眼熟的包裹结,而是上下看了看,果然在边上看到魔法笔留下的熟悉字迹。那是苏海伦留下的笔迹,只是标注了‘小心’这个词。只是一个词而已,却让李察看了许久。

    最后,李察来到了阿克蒙德家族的墓地。这里依然是昏暗血色的天空,到处弥漫着硫磺味道,火山口时时会喷出缕缕带火的浓烟。一座座深色的墓碑静静矗立,无声诉说着血与火交织的历史。

    李察现在知道,这里是一片独立的空间,只有被认可的阿克蒙德才能进入。否则就必须用纯粹的力量压制破除拥有者的烙印。而在眼下这个时候,能够进入家族墓地的就只有李察自己。他抬起头,仰望火山,视线落在墓地的最上层。他还记得,那里是妈妈预定的位置。

    而歌顿……这个男人,如果没有死在异位面的话,将来有一天也应该会埋葬在这一层。

    李察安静地站着,努力从心中把歌顿驱逐出去,根本不准备考虑关于他的一切。在李察心目中,阿克蒙德家族墓地原本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的目光扫过墓地的每个角落,决心让这里不被任何暴徒和敌人打扰。这和守护阿克蒙德无关,只是因为,这里是妈妈预定的地方,所以才要守护。

    李察以此说服着自己。

    看过了家族墓地,李察已经将城堡中的每个地方都巡视了一遍。他最后回到歌顿的作战室,站在那幅诺兰德的大地图前,静静地站着。

    这一站就是一个小时,谁也不知道李察在想着什么。

    当夜幕低垂时,李察终于动了动。他拉响召唤侍从的铃绳,片刻后两名侍从就走了进来。李察曾经在歌顿身边看到过他们,知道这两个人都是跟随了歌顿多年的老人,忠诚无需置疑。

    “李察少爷,您有什么吩咐?”一名年长的侍从问。这些侍从有丰富的学识,还具备不错的个人实力,实际上相当于为歌顿处理日常琐事的助理角色。

    李察略一沉吟,说:“在我们的专属位面里,现在驻扎着五位骑士?”

    “是的,李察少爷。他们是血之圣骑士森马,拳斗士沃尔德……”侍从快速地说。

    李察抬手打断了侍从,说:“不用和我细说他们都是谁,因为是谁都没有区别。想办法通知他们,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浮岛。我知道每个位面都有通向这里的传送门,所以没什么意外的话,明天这个时候我应该能看到他们,全部!”

    侍从先应了是,然后说:“不过,李察少爷,他们还需要镇守各自的位面,可能会不方便回来……”

    李察再次打断了侍从:“浮岛上的局势已经是这样了,他们为什么不能过来?何况来了还能再回去。你告诉他们,在歌顿侯爵没有回来的时候,家族的一切现在都由我主持,他们必须来见我!如果明天这个时候,哪一位还没有到,那他就不用再回来了。以后,我会亲自去专属位面拜会他们的!”

    “这样……不太好吧?或许过些时间,比如说一两年,可能会更加合适。”侍从有些担心地说。他委婉地点出李察目前的实力可能还不够强,想要代替歌顿守护阿克蒙德的话还差了点火候,至少很难震慑歌顿手下原本那些不会向第二个人低头的大将。

    李察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微微一笑,说:“没关系,去传递消息吧!现在,至少打打小仗的话,我还不会惧怕谁。”

    侍从已尽到劝言的义务,于是把消息通过位面魔法阵,传递到四个专属位面内。

    而在各个位面中,五骑士的反应各不相同。

    血之圣骑士森马正懒洋洋地在露台上打盹,明媚的阳光让她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收到李察讯息时,她快速扫了一遍,喃喃地说了句:“又是那个不安分的小家伙!这是想让我们表态啊……嗯,是要给那些更不安分的家伙们看的吧!无聊!”

    她随手一抛,就将那张纸扔到了一边,闭上眼睛,开始继续睡觉。

    一阵柔风吹过,吹起了那张纸,就想载着它往远方飞去。可是一只美丽纤长的手忽然捉住了它,把它从风中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