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七 收服 下

章三十七 收服 下

    森马不知何时站了起来,一边将传讯的魔法纸塞进胸甲里,一边用另一只手捂着嘴,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才自言自语地说:“不行,那个小家伙总是会惹来一堆的麻烦,我还是亲自去看着他比较好。{彩虹文学网

    }

    *1*1*不过他的运气一向还算不错,不应该有事才对……嗯,还是去看一眼吧,看过了就可以放心了。另外,不知道他变得帅点了没有。哼,我当初还为他挨过一箭哪!”

    在另一个位面,站在荒凉戈壁上的沃尔德同样收到了讯息,但他只是随手一捏,那张纸竟然在他的巨手中被捏成飞灰!

    “哼!臭小子,等你有了歌顿大人的一半力量,再来命令我吧!”

    第三个位面,是阿西瑞斯和塞尔冬共同驻守的位面,他们也同样收到了李察的传讯。但是两个人的反应却截然相反。

    “必须回去!歌顿大人曾经救过我的命。”阿西瑞斯缓缓地说,手中的黑暗教典正快速翻动着。

    “如果你真为歌顿大人着想,就应该守在这里,而不是回去拜见那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家伙!”塞尔冬讥讽道。在他的双手中,两把匕首忽隐忽现,有如两尾游鱼,在十指间飞速穿行着。一缕缕锐利的杀气不断指向阿西瑞斯各处要害。

    “你想背叛歌顿大人?”阿西瑞斯的声音带上了一缕寒意。

    “不!我从来不会背叛歌顿大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要同样向歌顿大人的儿子女儿效忠!”塞尔冬尖声道。

    阿西瑞斯沉默片刻,才说:“既然这样,那我回去。”

    塞尔冬愤怒地叫着:“你疯了!回去干什么,就为了向那个小东西表示效忠吗?你走了,这个位面怎么办?你是想让我一个人搞定对方召来的半神分身吗?那东西怎么看都和诺兰德的传奇差不多了。难道将来有一天歌顿大人回来了,就看到我们在这个位面被打得只剩下一个前进基地吗?不,说不定连前进基地都会被打下来!”

    “我回去看看,没什么事的话很快就会再回来。你……坚持一下吧。”阿西瑞斯说。

    “见鬼了!这里的时间流速是诺兰德的五倍!你稍稍耽搁的话,我怎么坚持得了?你好好看看,看看下面这些军队!这可是我们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他们也是生命,几万条生命!”

    阿西瑞斯深吸了一口气,说:“浮岛那边的状况,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说的这些都是借口。所以,这次我必须回去。如果你觉得自己一个人应付不了,那么……撤退吧!”

    塞尔冬一窒,连连冷笑起来,说道:“好!撤退!我们打了整整半年的仗,一撤退就把地盘全都还给敌人了。”

    阿西瑞斯不再多说,而是打开了黑暗教典,一道传送门在他面前生成,然后他就直接跨了进去,丝毫不理会塞尔冬在后面的叫骂。

    最后,在原本属于熊彼德家族的位面内,龙法师丽娜正在一个临时营地中休息。营地布置得很仓促,帐篷都扎得看上去不十分齐整,里面躺满了伤兵,到处都是呻吟声,血腥气四处弥漫。

    当侍卫将李察的讯息送来时,丽娜正拿着把银质小刀,一点点挑着大腿伤口里的腐肉。在那里,一个泛着蓝色光芒的箭头正从丝丝肌肉里露出来。

    她接过魔法信纸,在上面扫了一眼,忽然啊哈一声叫了起来:“小家伙回来了?”

    只不过她这么一激动,手上的动作稍稍大了点,银刀一下就将箭头挑了出来,痛得她龇牙咧嘴。箭锋上有着根根倒刺,非常恶毒。原本丽娜小心翼翼地处理着这枚箭头,结果激动之下动作稍大,挑出来的箭锋上有小半倒刺上都挂着肉丝。

    看着那些被拉出来的肉丝,龙法师痛恨得咬牙切齿。她叫来了一名牧师,将受伤的大腿往他面前一横。

    这名牧师已经有一把年纪了,满脸皱纹上全是岁月的刻痕,但是等级却只有八级。看来直到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也没有希望越过十级的关口。看到眼前这条修长笔直、雪白丰腴的大腿,老牧师的喉节上下剧烈滚动了一下,同时身体微弓,以掩饰小腹上某些明显的变化。那块地方的变化太过剧烈,就连宽大的神袍都遮挡不住。

    “治疗术!一次!快点!”丽娜叱喝着。

    老牧师呆滞的目光这才恢复正常,连忙微闭双眼,开始念颂咒语,但对他来说应该很容易的治疗术咒语却接连念错了两次,平空浪费了不少神力。老牧师忽然感到迎面吹来的风中多了些刺骨的凉意,那是龙法师的杀气。他陡然出了一身冷汗,终于能够专心把一个治疗术完成。

    神术的光芒闪过,龙法师大腿上的伤口处飘起一团淡青色的水雾,皮肉的颜色有些恢复正常。但明显还是不够。老牧师正想再准备第二个治疗术,却被丽娜打断了:“把你的神力留着,去治疗那边的重伤员。”

    “但是,丽娜大人,您的伤口还需要至少两次治疗术……”

    丽娜怒道:“让你去你就去!”

    老牧师张皇逃离后,龙法师叹了口气,拿出一瓶治疗药剂,浇在大腿的伤口上。

    带着淡淡乳白色的药剂一触到伤口,即刻沸腾,泛起大片泡沫,更不断涌出刺鼻的味道。丽娜知道,伤口沾染的毒素正在被清除,但是整个过程却痛得她脸都有些白了。

    无论是衍生自神术还是炼金术的治疗药剂,其效果均不如牧师直接施放的治疗术,还往往会引起痛苦。效果越强,痛苦越大。

    但是哪怕不是在新位面的开拓期,即便进入了平稳的扩张时期,异位面征战部队能招募到的牧师还是极为稀少,那个无能好色的老牧师已经是等级最高的一个了。少量的治疗术,都被龙法师分配给了重伤的战士,如果不是治疗药剂无法遏制中毒的伤口,她连这次治疗术都不会要。

    处理好腿上的伤口,丽娜站了起来,有些忧郁地看了看远方隐隐约约的城市。那里正盘踞着数量众多的敌人,依托三座魔法塔进行防御,让她也有些发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