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五 判决 上

章四十五 判决 上

    WwW……CoM[本章由为您器:无广告、全文字、更五十名神殿骑士已经进驻浮岛所以大局已定被半强制留下来属于分支家族的战士们再也不敢掀起新的『bō』『lng』他们最大的靠山苏亚男爵都灰溜溜地离开了浮岛他们又能干出什么来?哥利亚伯爵的代理还留在浮岛上一如既往的不表任何态度也不『chā』手任何事务只是安静地看着一切

    当埃尔文被带进书房时黛玫这三个少男少『nv』站在李察的左侧法斯琪则站在右侧李察安然坐着凝神阅读手中的资料埃尔文脸『sè』苍白却又透着一股豁出去的狠劲

    几分钟后李察ォ放下手中的资料认真地问“埃尔文歌顿侯爵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吗?”

    “没有”

    “阿克『méng』德家族有对不住你的对方吗?”

    “也没有”

    不过还没等李察问第三个问题埃尔文忽然就爆发了“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如果一定要说原因的话那应该是我来问为什么!为什么财富、地位、权势和美丽的『nv』人都集中在你们手里?为什么我就要给你们卖命去位面战场上搏杀?你们是给了我训练武器和盔甲但这些不都是为了让我替你们上战场吗?我哪点不比你们这些贵族老爷强!比如说你如果不是你的老子是歌顿你凭什么坐在这里?”

    李察忽然笑了摇了摇头他向黛玫三个一指说“你看他们的老子也是歌顿但是现在只能站在这里而只有我坐在这个位置上……算了和你说这个道理你也不会懂的或者说就算懂了你也不会承认你这种人就是觉得别人有的你就也应该有却从来不会想想那应不应该属于你好了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

    李察拿起面前的资料一行行地读着“萨马今年四十九岁骑士头衔领地艾草庄园面积0.2平方公里人口三百妻子兰妮『nv』士四十二岁父亲为恩多.阿克『méng』德骑士为阿克『méng』德家族远支但这一支中两百年内没有出现血脉觉醒者萨马骑士共有子『nv』三名长子埃尔文二十二岁长『nv』丽沙十七岁次『nv』丝蒂十六岁……”

    “你要干什么?!”埃尔文忽然怒吼拼命想要扑向李察!但是两名亲卫早就有所戒备立刻出手把他死死地按在地上埃尔文死命挣扎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紧盯着李察不断嘶吼着“你要是敢动我家里人的一根汗『máo』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李察丝毫没有对受到的威胁表示出任何情绪淡淡地说“看不出来你还『tǐng』以家人为重不过你就从来没有想过诺兰德每个家族在对付叛『lun』的首恶时从来都只有一个惩罚灭族吗?”

    “你敢!”埃尔文已经声嘶力歇他忽然迸发斗气想要从地上跃起但是一名亲卫立刻重重一脚踏在埃尔文的后腰上把他死死踩在地上这名亲卫一脚踏下立刻把埃尔文的斗气全部踏碎

    “两个小小的骑士而已就是再多一倍你说我有什么不敢的?”李察淡淡地问

    埃尔文忽然泄了气低沉地说“李察你杀了我吧放过我的亲人!”

    “可能吗?”

    李察的反问让埃尔文脸『sè』苍白他扭动挣扎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嗬嗬响声埃尔文知道接下来就是宣判了

    李察又看了看手中的资料说“不过灭族实在是太便宜你了你的父母还很健康所以我会把他们送进矿山的底层挖矿挖到死为止而你的两个妹妹嗯这上面还有画像看起来长得不错杀了也很『lng』费我想把她们变为奴隶然后卖给奴隶商人你看如何?你的其它亲戚就不麻烦了直接杀掉就行”

    埃尔文嘴里发出喀喀嚓嚓的咬牙声血从嘴角流淌出来!他很清楚自己的两个妹妹如果变成奴隶会是什么下场也知道矿山的底层黑矿坑内有多么的残酷被扔进那里的奴隶很少有能够活过一年的李察的处置比灭族还要冷酷

    “埃尔文你幕后的那些主子看来是不打算出手救你们了如果你有机会如果黛玫他们落在你的手里你会做得更加残忍!我一向奉行双倍报复的原则而现在最多算是对等报复而已你应该感到庆幸了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李察冰冷地问

    埃尔文挣扎着说“那些祭品已经卖掉了得到的钱我可以全部还给你!放过我的家人我就把背后指使怂恿我的那些人都告诉你!他们ォ是真正的该死该受到惩罚!”

    李察笑了说“不需要我已经知道他们都是谁了这个可不算什么秘密我现在暂时还收拾不了他们但他们也动不了我我不能和他们立刻拼个你死我活你是不是很失望?至于那些祭品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抢到的那份是不得不卖给你那些主人的不然的话他们就会象宰条狗那样把你也给宰了好了时间很宝贵而我之所以愿意在你身上『lng』费这么多的时间就是因为你足够恶毒和可恨我不恨你背后那些人因为那是正常的『yīn』谋和斗争虽然往往以你死我活为结局但是你不同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和入侵者相比帮凶和叛徒总会更加凶残”

    李察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一把短剑在书房中来回踱步语气转淡说“放心我不会杀你也不会杀你的家人因为死亡只是一瞬间的痛苦我还没有宽容到这种地步我会永远地折磨你让你的灵魂时时刻刻的挣扎”

    说完李察作了个手势一名亲卫拉开书房的侧『mén』把可可推了进来

    可可看到书房中的情景一声惊呼捂住了自己的嘴脸『sè』瞬间变得苍白埃尔文看到可可又开始剧烈地挣扎着嘴里还在不断含糊地骂着什么

    李察忽然对埃尔文说“从现在开始你再骂我一个字我就会在你家人身上割一刀相信我的记忆力”

    埃尔文一怔目光无比怨毒地盯着李察却不敢再吐出一句脏话但显然他在心底已经诅咒了李察不知道多少遍

    李察看着可可在他的目光注视下这个『jīng』致而柔弱的『nv』孩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双臂环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她下意识地躲避着李察的目光眼中早有泪水在徘徊

    李察叹了口气说“记得神圣同盟开国的查尔斯大帝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可以原谅错误但绝不宽容背叛’你看看这个吧!”

    接过李察递过来的一张纸可可发现上面写得全是自己亲族和家人的资料她要想了一下ォ明白这张纸的含义小脸瞬间惨白双手也开始抖起来颤声说“李察!我……我没有背叛你!真的!我还是你的你可以……可以检查……”

    李察略感意外的抬头看了一眼可可说“这么说的确不算是完全的背叛我在离开的时候有意给你们留下足够多的机会如果你真的懂得恪守自己应尽的义务就不应该『sī』下和他碰面这样的话也许我会看在你的付出和真诚份上重新还给你自由但很可惜你没有让我从你身上看到我希望的品质这座浮岛上到处都是眼睛到处都是耳朵你做了什么都瞒不过去的”

    “对……对不起”可可低着头轻声说

    “好了!『lng』费时间就是『lng』费神恩现在该是了结的时候了!”李察停下脚步把短剑扔在埃尔文面前冷冷地说“你的罪行稍后再说但首先我对你和可可和关系感到厌倦了想要你家人活着的话就拿起这把剑自己把下面的东西切了吧!那玩意儿很脏!”

    可可又是一声惊呼但在李察利剑般的目光下不得不把下面的话都吞了回去

    踩住埃尔文的亲卫们松了脚埃尔文脸『sè』苍白慢慢爬起来再拾起短剑他盯着李察问“是不是我按照你说的做了我的家人就不会有事了?我也可以活下去?”

    李察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我会以叛『lun』罪名把你家人都变成奴隶但不是矿奴和妓『nv』他们会过普通奴隶的生活劳累困苦不过只要好好干活就可以维持生活而你需要为我战斗每场战争你都要冲在最前退在最后最危险艰难的任务我都会第一个派你上!只要你的拼命让我满意我就会让你的家人过得舒服一点”

    埃尔文默默地点了下头一咬牙背转身开始解衣服

    “等等!转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还有你可可抬头!”

    埃尔文的手在颤抖身体也在颤抖他本以为自己够狠够毒但是事到临头却真的难以下手在他的心中两个想法不断斗争着一个是扑向可可一剑刺死这个让自己昏了头的『nv』人而且可可刚ォ还要让李察检查!另一个想法则是按李察说的去做至少还能活下去

    最终第二个想法占了上风短剑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