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八 不曾孤单

章五十八 不曾孤单

    李察闻言,心中有些不解老管家这么做的用意。

    (百度搜索

    ,彩虹文学网)//按ctrl+d快速"请看小说网"难道他不知道埃尔文和可可之间的关系?这不可能,可可和埃尔文密会过,这还是老管家告诉李察的。

    李察站了起来,可可立刻把他的衣服拿了过来。李察一边穿衣服,一边看似无意地问:“你不恨我?”

    “当然不。”

    李察哼了一声,冷笑说:“我让你的恋人在你面前阉了自己,你当时可是直接晕了过去呢!不恨?见鬼去吧!”

    可可垂下头,轻声解释:“不,不是那样。我是被吓到了,因为没……没见过那么血腥的场面。”

    “阿克蒙德的人会怕见血?”李察有意将阿克蒙德这个姓氏咬得很重。

    可可默然,眼泪眼看就要滴落,但仍然咬牙忍着眼泪,回答说:“我身上阿克蒙德的血脉非常稀薄,几乎可以说。我知道我不应该出现在浮岛上,可是……我也没办法。而埃尔文,他甚至没有阿克蒙德的姓氏。”

    李察本想说“抢东西的时候,可都说自己是地道的阿克蒙德。”但是看到可可已泫然欲滴的样子,还是没把这句讽刺吐出来,只是淡淡地说:“你应该清楚,埃尔文在我手下必死,只不过我不希望他死得太早。他死得越晚,受得折磨越多,他的就能过得好点。如果你想以自己来换取他的自由,最好不要开口,那只会激怒我。如果激怒了我,那么后果会十分严重。”

    可可的头几乎要垂到自己胸口,带着呜咽,轻声说:“我不是为了他,真的不是!我承认,原本是对他有好感,可是……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完全超出我的想象。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做出那些事来。但是我没有背叛你,真的没有!……至少身体没有。”

    “难道你会对我有好感?”李察淡淡地嘲讽着。

    “不,也没有。”可可沉默了一会,最终选择了说实话。她知道自己不是很聪明,那么说实话总不会是最笨的选择。“我……希望你能够原谅我。我会努力,去做一切你希望我做的事。”

    李察站在镜前,开始整理衣服,一边说:“求我原谅?没这个必要,你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原谅。”

    只不过李察的语气越平淡,可可就越是害怕,看到李察已经整理完衣服,她急得拉住了李察,哀求着:“不,求求你,不要这样!你越这么说,我就越害怕。*.我知道你很快就又要离开了,能不能在走之前告诉我应该怎样做?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我每天都会非常害怕的。”

    可可每一句话都是实话,让李察的心底也不由得有些许波动。他转身,静静地看着这个如一朵随处可见的小白花般的少女。

    李察有所犹豫之际,想起了一句古老的智语:“当身边的人向你说的是实话时,一定要有所鼓励。”

    李察终于说:“可可,如果你想要得到我的原谅,很简单,也很困难。只要你做到一点就行了:让我相信,你真心爱上了我。”

    “这……好的,我会努力。”可可知道自己的演技不佳。可是李察既然提了要求,哪怕是一个难以达成的要求,却让她的心安了不少。

    李察走到书架前,从上面抽出一本书,递给可可,说:“我会帮你。这本书扉页上的话,可以让你更了解我一点。”

    李察离去后,可可才看向手中的书。这是《查尔斯大帝传》,讲述的是神圣同盟开国皇帝查尔斯大帝生平事记,重点当然是大帝纠集百万大军进军深渊,斩杀魔龙而归的事迹。这些事迹,就是可可也耳熟能详。

    她打开书,翻到扉页,看到扉页上印的是大帝踏在魔龙达拉魔阿头颅上说过的一句话: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李察抵达永恒龙殿时,还不到八点。他通报了来意,就有美丽的女神官迎出来,将李察引入后殿一间静室。片刻后,梵琳大神官走了进来。

    李察站了起来,欠身一礼,恭敬地说:“尊敬的大神官,不知道您找我来有什么吩咐?只要我能力范围内,一定尽力而为。”

    对梵琳大神官,李察发自内心的尊敬。她总是平平淡淡的,看上去很美丽,却不是绝色。但是那由内而外的轻淡空灵味道,却又是旁人模仿不来的。只要呆在她身边,就会自然而然的被她所影响,心境变得恬淡空远。

    而且李察此次回归诺兰德,正好遇上歌顿失陷异位面的危局,若不是永恒龙殿肯给他庇护,他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破解危局。依靠苏海伦的震慑,李察或许可以保住性命,但也仅仅是留下一条命而已,却保不住阿克蒙德在浮世德的利益,甚至保不住几个姐妹的性命。斩草除根,这是每个豪门子弟必备的常识。

    无论费迪南德,还是希茜和诺兰,他们做出的决定,肯定都要得到梵琳的首肯。

    梵琳大神官优雅地在李察对面坐下,并抬手示意他也入座。大神官的声音悦耳柔和,语气亦是一向的淡淡悠远:“李察,你上次送来的祭品我已经看过了,可以确认是星兽的头颅。虽然它还没有完全成年,但价值也不可估量。形象点说,如果以时光类神恩来说,它能够为你带来超过年的额外生命。”

    李察的呼吸稍稍急促。整整五十年的额外生命!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无法抵御的诱惑!有五十年的时光,能够干成多少大事?即使在一个无比辽阔的主位面,五十年都足够为一个大帝国奠定根基。

    时间,就意味着无限的希望和可能。

    “这是堪称庞大的神恩,现在又是很敏感的时刻,整个浮世德的局势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这笔神恩的分配格外重要。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李察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于是回答:“选择当然是取得法罗位面的编号,并且提升位面通道的等级。”

    梵琳赞许地点了点头。

    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位面通道等级提升后,可以使通道更加稳定,容量也更大。通俗点说,就是在能够传送更多的人和物品的同时,单体消耗的费用也会大幅下降。

    如果消耗十年的时光神恩,位面通道的成本就会降至三万金币一个全副武装的构装骑士的水平。同时传送魔法物品的消耗也相应会更加低了。如果再消耗十年,那么就可以进一步降至两万金币。这已经超过歌顿手上原本三个位面的水准了。只有绿森位面除外,熊彼德家族已在绿森经营了许久,位面编号等级很高,哪怕是不固定的位面传送门,耗费也不过一万金币一个人而已。

    至于珞琪位面,完全是不同的案例。门萨家族在原名瑞切尔薇姿的位面经营已达数百年,建立的帝国几乎占领了大半个位面。在帝国千年建国日,门萨家族进行了一次等级极高的献祭,把位面名字改为珞琪。而通过数百年中不间断的献祭,位面通道等级已提升到极高程度……在珞琪位面出问题之前,传送一个十级以上战士所消耗的成本,仅仅是两百金币。

    但是歌顿发动对珞琪位面的战争,光是传送数万大军的费用就近千万金币!所以他自然倾巢而出,投入如此巨大的费用,此战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要知道此次出兵,大半的军费可是苏海伦掏的腰包。

    传奇法师的意思是,既然有她在,就不用担心战争军费,歌顿只管放手大杀!若能把门萨家族的领地烧光杀光兼抢光,那她就当为这次战争所花的那些钱从来没有赚到过。

    没有人知道,当初苏海伦向歌顿交待战争原则时,并不是平日里可爱之极的咬牙切齿,而是说得平静清晰。于是歌顿就明白了她的心意。

    梵琳再问时,李察却没有其它的想法了。献祭时能够得到什么神恩,大半要看运气,有规划也没有用。只有设定位面编号,提升位面通道等级这类的神恩,只要需要,就很容易出现。

    梵琳大神官柔声说:“李察,我的建议是,献祭所获得的神恩分配年左右在位面通道提升上。除此之外,我个人一个小小的希望,希望你能够把这次得到的神恩分配一些给流砂,让她自行使用。她现在很需要神恩,但哪怕是主持了这次献祭,也还不够。”

    “流砂很需要?”李察再次确认。

    “是的。”

    李察默然,心中却是起伏不已!虽然他不知道流砂需要这么多神恩来做什么,但能够让梵琳亲自来找他商量的,必然不是小事。

    李察很了解流砂,心知这个少女内心其实倔强固执,所以梵琳来找他商量神恩分配的事,肯定没有让流砂知道。

    “只是……流砂,你需要神恩,为什么就不能直接告诉我?”李察默默地想着。

    梵琳耐心地等着,但脸上隐隐浮出一丝忐忑。向贵族们索取神恩,比要求巨额金币困难得多,大神官的友谊或许能让他们毫不皱眉地一掷万金,但是绝不会轻易抛出价值万金的神恩。实际上,虽然祭品能够折合金币,但是金币并不是必然能够等价交换到祭品的。

    终于,李察开口说:“尊敬的梵琳大神官,您放心,我一定会按照您的建议,把余下的神恩分配给流砂的。”

    梵琳明显松了口气,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分配多少?”一句话问出,她即刻有些后悔。

    不过李察想也不想,就说:“全部!”

    ps: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郎?~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