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 说谎

    于是,李察感觉眼前又是一黑。彩@虹*文¥学%网。CAiHoNgWeNXuE。CoM

    神恩:血脉激发。你将得到时光之力的洗涤,从而使隐藏的血脉能力得到全面激发,并觉醒一个上位血脉能力,该能力可以进一步通过时光之力强化。基于你当前血脉,可以选择的能力如下:能力‘燃烧’;能力‘强大召唤’;能力‘永久活力’,;能力‘星雨’,。

    李察已经不敢再看下去了。他原本并不知道自己的血脉究竟能够激发哪些特殊能力,因此,虽然每一次血脉觉醒都是一次惊喜,但是需要调整自己的晋阶方向来最大程度地发挥血脉能力,也就是说,终究有所取舍。现在神恩把主动选择权放到了他的手上,瞬间李察脑海中出现了几十个最佳组合方案。他几乎立刻阻断了智慧天赋近乎本能的推算。

    眼前的这些能力都是无比强大,几乎可说是阿克蒙德和银月精灵血脉能够觉醒的最强能力。比如‘强大召唤’,其效果比苏海伦的‘召唤大师’也仅差一线而已。召唤大师可是传奇血脉能力,放眼大陆,又有几个能力能够与它比肩?

    ‘仅次于苏海伦’!能有这样一个评价,李察绝对可以为自己的血脉能力自豪了。而且本来这些能力还都是潜力,不知道会在何时何地觉醒,现在只需要轻轻伸出手去,就可以拥有。

    如此轻易,如此强大,却要如何拒绝?

    李察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选择,如此强大的选择?每一个选择,都让李察感到完全无法拒绝!

    然而,它们却就这样出现在李察的面前。李察还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他机械而木然地挪动目光,转到第三个选项。这一次,李察已经不震惊了,只是木然看着而已。

    神恩:启蒙。你的身体中将觉醒第三条血脉,将从以下血脉中随机选择:普通巨龙;远古巨兽;神圣独角兽;凯摩位面旅者;幼体星兽。

    第四项,是神恩:神秘蜕变。你的魔力将会增加一项新的传奇属性,

    李察没有急着去看第五项神恩,而是闭上眼睛思索,如果那个男人面对着这种情况,会是如何反应呢?

    想了片刻,李察忽然睁开了眼睛,站起,大笑,说:“就这点东西,也他、妈的想诱惑老子!”

    李察一向或是优雅,或是冷静,这是精灵血脉的影响,也有长年绘制构装养成的耐心。骂出如此豪迈的粗口,实在和李察一贯的形象不符。可奇妙的是,这句粗口脱口而出之后,李察忽然就觉得心中轻松了许多,那一项项神恩的诱惑似乎骤然降低了一个等级。

    通向巅峰之路有成千上万条,又何必一定要谁恩赐?

    那个男人的霸气,在站直身体的一瞬,李察自觉已经学到了五六分。他坦然、洒然地细读着一项项神恩,全当是开阔眼界。至少可以让他对自己的潜力有更加广博清醒的认识。

    换了一个角度,世界果然变得无比开阔。李察发现,阅读神恩的内容本身就已收获巨大,根本不必真正拥有它们。一条条神恩,其实已等于为李察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在一百一十二项神恩处,李察忽然目光一凝。

    神恩:共享。将神恩分配给指定的目标。

    这也是最后一项神恩,于是李察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将所有剩余神恩都分配给了流砂。

    在这样做的时候,李察只觉得这是答应过梵琳大神官的事,既然答应了就应该做到。

    然而李察并未发觉,自己其实已愿意为流砂付出。

    光幕外的流砂很意外仪式的冗长。正常而言,献祭早就该结束了,怎么会拖到现在?可是又没有永恒与时光之龙本体意志降临的迹象。就在这时,数道淡金色光带横空而来,冲入流砂的身体,瞬间涌入的庞大神恩让她也为之愕然!

    “怎么回事?神恩怎么到我这来了?”流砂的心中刹那间纷乱如麻。她清楚知道神恩的数量,这意味着除了强化位面通道的神恩,李察把剩余的所有神恩都分配到她这里了。

    他为什么要给自己神恩,还是这么多?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什么?流砂心底一颤,却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这是秘密,是只有称号者才会知道的秘密。而且受到神语:密藏戒律的阻碍,无法言传,只能在称号者之间交流。和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原则一样,称号的获得亦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时光之幕已消失,李察从里面走出,带着微笑。

    流砂忽然一阵恍惚,似乎这一刻的李察,和以往有了一些不同。可是哪里不同,却又说不上来。

    她迎上了李察,急急地问:“你怎么把神恩分配到我身上了?你自己的实力才是第一位的!你如果总是这样冲动,怎么可能带领我们征服一个个位面?我还指望着你举行多多的献祭,好能让我多分一点神恩呢!”

    说到后来,流砂的口气已经变成了责备。

    李察双手一摊,无奈地说:“没办法啊,就只有这么一个选项,你让我怎么办?”

    “只有一个选项?只让你把神恩分配出去?这怎么可能?”流砂都要尖叫起来了。以她的常识来判断,都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的确如此!我也不想啊!”李察一脸闪亮的无辜。

    现在又能怎么办?已分配的神恩又不能再送回去。

    流砂凝视着李察,忽然从他眼中看到了什么,于是鼻子一酸,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你学会撒谎了。”流砂说。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李察笑得光辉灿烂,毫无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