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一 命运晶板 上

章六十一 命运晶板 上

    献祭仪式之后,李察也得到了自己的一点收获:三块水晶石板。

    据流砂说,这三块水晶石板有着神奇的力量,只要打破,就可以解决李察当前所面对的难题。

    一切难题都会迎刃而解。用流砂的话来形容,这三块水晶石板就相当于三条额外的生命。

    “这小丫头!什么时候学会吹牛了?”李察腹诽着,一边接过了水晶石板。他自然感知到水晶石板上透着预言系的魔法力量。问题不在于别的,而在于预言系魔法本身。

    预言系魔法,是一个非常奇妙却又让人无奈的魔法分支。奇妙的是,只要有足够强大的魔力,预言系魔法几乎无所不能。无奈的地方在于,足够强大这个前置定义,可以让任何人发疯。

    从理论上来说,一个传奇法师是可以用预言系魔法力量干预别人的,比如说让一个普通人摔成重伤。但也仅止于此,想要用预言系魔法杀人,还需要一系列苛刻的条件,对方若是足够强大,偏差就会同比扩大,如果仅仅是偏差倒也罢了,就怕命运的指针摆动到相反的方向,那还直接扔一个火球过去,可以杀一片的人,性价比无以伦比。

    三块水晶石板,三次解决任何难题的机会?等同于三条额外性命?连中神上神用以维护晶壁秩序的命运石板,都不曾听说具有如此掌控一切的威能。这三块明显做工粗糙的水晶石板也敢如此说,倒还真敢吹牛。

    看到李察的表情,流砂恶狠狠地问:“你不相信?”

    “当然信。”李察微笑。现在他的微笑已有了生机。

    “你要是不信,可以先试试!我不介意的。”流砂咬牙说。

    其实她也不信。但这当然不能告诉李察,至少不能明着说。暗示可以的。

    李察把三块水晶石板随意收进口袋里,用力在流砂小脸上拧了一把,捏得她龇牙咧嘴,才笑着说:“好好用你的神恩,那可是老师给我的东西换来的呢!你要小心啊,老师最小心眼了,当心她以后来找你收利息。”

    流砂只是哼了一声。

    李察看了看时间,说:“好好准备一下,两天后我们出发.现在我得回去了。”

    送走了李察,祭祀大殿堂又变得空旷苍凉。流砂叹了口气,在祭坛边找了块岩石坐下,抬起右手放在眼前。在她的掌心中,幻化出整整三枚小小的时光沙漏。每枚时光沙漏都代表着一年的额外生命,这就是流砂现在拥有的神恩。能够储存神恩,亦是称号者拥有的特权。

    看着这些沙漏,流砂叹了口气,想着:“这个李察,他难道真的没有看到这些神恩能够换来什么吗?哼,肯定不是的!可是……”

    可是后面,就都是些细腻柔软的心思。

    “还是……先还些债吧!”流砂轻轻扬手,手心中的时光沙漏就一个接一个地消失,最终留下一半。剩余的神恩,流砂没有用来偿还债务,而是准备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献祭,更强大的实力,更多的祭品,再献祭,这就是永恒与时光之龙规则下的强大之路。路有成千上万,终点则只有一个,献祭。

    流砂沉思良久,终于挥手,剩余神恩悉数而出。最终,一个年轻俊美的年轻人凭空出现在流砂面前,单膝跪下,以悦耳的声音说:“尊敬的神眷者,感谢您赐予与我苏醒的机会。我必将以此生此身,回报您的恩赐!现在,您将决定我前行的道路。”

    流砂思索着,这是一个非常难以决断的问题。简单点说,就是在战职和神职间进行平衡。如果是战职,还有倾向于攻击、防御、平衡还是牵制的选择。其实还可以加上魔法类,但那样的话就会变得更加复杂。这些基础类的选择组合在一起,就是非常庞大的分支数量。所以在永恒龙殿的历史上,每位神眷者的天选卫士都不尽相同。

    最终,流砂决定自己应该更加倾向于完全的战职或是神职。在李察这个拥有战场天赋的指挥者手里,越是极端的战力,就越是能够发挥作用。

    流砂的心弦中不知何处被轻轻触动了一下,于是她叹了口气,说:“你的道路,是战斗神官。”

    虚的时光之河射出一缕细细的流光,注入到天选卫士的身体内,他外表中的强健去掉了几分,转换成神圣而凛冽的气息。他站了,说:“尊敬的神眷者,时光之河已经赐与了我名字,您可以称呼我伊俄。”

    流砂手上还有最后一点点神恩,于是凝聚了一颗滴水项链,戴在自己身上,然后对伊俄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拿一些战斗神官用得上的东西。”

    在位面战争中,神官永远是位的。

    7-2号浮岛上热闹了许多,来来往往的都是其它家族的使者,甚至连狮鹫站也不堪使用,每个狮鹫台上都挤着两头以上的狮鹫在休息。

    李察回到城堡,又看到几名皇家工匠正在忙碌着,为自己的两把长刀打制刀鞘。歌顿所送的精灵长刀除了材质特殊之外,没什么额外的效果,也似乎没法附魔,而且刀锋过长,李察用起来很有些不顺手。但这是歌顿正式送给他的惟一礼物,于是李察还是决定带在身上,他给自己的理由是,或许只有这把武器才最适合施展那套秘剑。战斗的时候,舒适并不重要。

    理由的确有些牵强,战斗时舒适是不重要,但是否顺手却无比重要。

    看到李察回来,正在与几个人讨论着什么的老管家匆忙赶来,对李察说:“少爷,这几位是皇室的人,把您需要的材料送过来了,您现在就可以清点一下。”

    “材料?”李察大喜,立刻走到桌前,仔细检查起来。

    桌上放置着一个手提箱大小的封魔箱,里面精细地分隔成上百个小格,每个小格都具有**的封魔效果。

    此刻格子内大半已经填满了魔法材料,其中有十余种非常珍稀罕见,就是有钱也难以买到。想要收集齐全,只能耗费时间一点点收集。

    光是这个手提箱里的东西,价值就超过百万金币。有了这批材料,可以说李察想要绘制任何已知的标准版三阶构装都不再是问题。这对他来说,才是最关键和珍贵的。

    这时旁边一名魔法师说:“李察阁下,这批材料亦是皇室收购您构装所需支付酬劳的一部分。其余的部分已折成金币,连同您今年应得的补贴在内,共计五十万。您请清点一下。”

    魔法师递过来的当然不是一百五十万的金币,即使是深蓝法师都会被压垮的。他送过来的是一个手掌大小的封魔盒,里面整齐排列着枚高纯魔力水晶,每枚可以折算十万金币。在豪门之间,这才是真正通用的大额货币。

    李察签收了材料和魔力水晶后,送走了皇家使者,他想了想,就从小盒中取出五枚,交给了老管家,说:“这是浮岛今年维持运营的费用,如果还有多余的话,可以提高忠于家族的武士待遇,另外再多找一些有潜力的年轻人来训练,这次内乱,我们年轻的战士损失不少。”

    随后,李察走进歌顿的书房,法斯琪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她把一份名单交给了李察,上面列的是她挑选出来,准备跟随李察前往法罗位面的人。选择标准是至少十级,具有一定升级潜力,并且忠诚。名单上有十个人,还有二十个备选,来源则是忠诚的步战骑士和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们。让李察略有意外的是,自由阿克蒙德们只有两个。

    “那些阿克蒙德战士们为什么不愿意去法罗位面?”李察问。

    法斯琪耸耸肩,说:“他们更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现在浮岛的危机已经解除,所以他们就想去各地冒险和战斗。另外,还有一些人虽然等级达到了要求,但是潜力却不大了。位面征战的位置宝贵,给他们十分浪费。”

    法斯琪的话说得没错,即使把通道等级提升到了三级,位面传送的费用依然需要每人两万金币。这笔钱在法罗可以雇佣一队骑士了。

    李察沉吟着,这是一个难题,是每个位面战争的指挥者都会遇到的。

    “啊,还有件事!”法斯琪用夸张的口气,说:“亲爱的李察少爷,您不是说想和伯爵大人成为‘亲密’盟友,乃至于伴侣吗?眼看您就要再次去异位面征战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那么作为诚意的表示,您是不是应该付点订金呢?比如说发布会上的那两套套装就很合适,至于骑士和坐骑,我们可以自己出。”

    李察面露难色。

    这是又一个难题。和艾莉婕的关系必须小心处理,这个女人上升的势头实在太快,只是因为歌顿的存在才被压了一头,即使如此,她也依然光芒四射。和哥利亚甚至索伦比起来,她都要重要得多。以她的才华,如果投靠某个大势力,很快就会成为改变局势的关键人物。之所以还只是一个伯爵,一个是因为她还年轻,另一个则是阿克蒙德单干的传统,越是强大的阿克蒙德越喜欢单干。

    ~@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