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三 幕后 上

章六十三 幕后 上

    片刻之后,所有阿克蒙德的自由战士和步战骑士都被召集起来,在操场上集合。百度搜进入索请看小说网快速进入本站可供李察挑选的还有三百余人,李察照例在每个人面前走过,一一询问他们的技能、家世和特长。

    这一过程整整厨了一个多小时,旁观的法斯琪和当初的尼瑞斯和阿伽门农一样,亦为李察无以伦比的耐心和细致所震惊。

    到后,李察终于挑出了二十个人选,其倒有十七个自由战士。他们的共同特征是具有构装骑士所必备的四个构装位,但是却不是最有天赋的一批人,承载力也仅能算是合格。里面倒有一半人的天赋限制在十五级上下。就算发展到最后,得到最佳结果,他们也仅仅会成为精锐的构装骑士,拥有接近诺兰德普通裸装圣域的力量。

    但对一支军队来说,这是最合适的坚力量。如果力量再强大一些,接近甚至达到圣域时,他们就会变得难以指挥,比如歌顿的十三骑士。

    李察让老管家从家族仓库取出备用的制式盔甲武器,为每个人配置了完整的装备。距离回归法罗还有一天的时间,浮岛上的工匠加班加点的话,还来得及把不适合的地方修改一下。

    当李察再次回到歌顿的书房时,总算把应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置完毕了。

    他取出一张魔法纸,在上面一行行仔细写下这次去法罗要带上的东西和人,以做最后的确认。看到这张清单上的物资,李察已经大致知道回法罗后将会赚到多少钱。这完全是暴利,甚至快要超过他为皇室制造构装的利润。

    一套蛮荒壁垒的材料成本还不到二十万金币,但整体效果要强于普通的二阶构装骑士,所以正式售价也大约在一百万左右。

    按照协议,皇室会为李察提供大约五套材料,也即是接近一百万金币的材料来换取一套蛮荒壁垒。所以构装师的成功率高低,就决定了其的利润空间。材料换取约定之外的构装,皇家将会用市价略低的价格回收。

    李察超高的成功率可以保证一套套装的成本在二十万以下。单从表面上看,皇家构装师的所得似乎不及直接把构装公开拍卖掉。*然而这个职位真正的收益在于身份、特权、地位以及无数根本购买不到的珍稀材料。

    何况在李察手上,即使是为皇室制作构装,也能够赚到让人疯狂的利润。

    李察之所以急着回归诺兰德,就是因为跨位面的交易才是真正暴利的源泉。只有在这种暴利的支持下,他的实力和势力才能最快限度的扩张。

    当然,收益总有正负。这次回归,除了诸多获益,李察还收获了一个同样身为皇家构装师的敌人,卢诺。在担任皇家构装师的十几年,卢诺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支持着他的研究,他的学生和聚集在他周围的那些势力。

    虽然有些势力可以用利益来分化或者拉拢,但是历时长久的盘根错节关系不是仅仅依靠砸金币能动摇的,这需要大量时间,而李察现在最缺乏的就是时间。

    有太多事情需要去做,但是七色弦月交替的时间却是恒定。

    只不过李察最大的优势在于,他现在赚取利润的速度是卢诺的几倍甚至十几倍,当财富和势力积累起来之后,也就不必顾忌卢诺或者其他什么人了。李察不光成功率比卢诺要高得多,超高的成功率同样意味着绘制构装时间的大幅缩短。根据尼瑞斯提供的信息,李察估计自己绘制一幅二阶构装的时间大致是卢诺的一半,甚至更少。

    效率,同样是利润之源。

    李察埋头计算位面之旅的收益,并且推算由此可以转化成的战力,以及多少比例应该留存下来获取更多的收入。在特定的时间点获取最大的收益,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尤其是需要考虑如此多因素的情况下,即使以李察的能力,计算的时间也需要以小时来计。

    此时在老管家的办公室里,可可正惴惴不安地站着。

    老管家戴着金丝边框的眼镜,正仔细阅读着一张写满了密密麻麻数字的纸。片刻之后,他看完了最后一行,然后用墨水笔在上面写了一个数字,就把纸递给了可可。

    可可接过,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自己家族近期的收支明细和一些重要事件。而老管家写下的数字,就是家族最近一个季度财政的亏空。

    而在大事一栏,森西阿克蒙德,可可的同母哥哥,目前并未在阿克蒙德家族里担任任何职务,一直居住在骑士领上。两个月前他试图强抢当地一位平民农户的女儿,最终强/奸得手,而且在这一过程将少女的父母打成重伤残疾。此案正在当地贵族巡回法庭审理。

    皮尔阿克蒙德骑士,可可的父亲。拥有一块小小的领地,收入菲薄,即使加上黑玫瑰城堡护卫队副队长的薪水也远不足以支持他现在所过的那种奢华生活,亏损的数字就是三个骑士领收入也补不回来。

    皮尔骑士并没有因为巨额亏空而破产,且还能维持奢华生活,原因就在于一项来自阿克蒙德家族,确切点说来自歌顿的补助。这项补助已经给付了一年,是皮尔骑士收入的数倍。最近那个额度又提升过一次,并且预付了一个季度的款项。

    这笔补助来自于可可被送到浮世德并进入伴侣候选名单。本来她的资格很勉强,但由于皮尔骑士多年稳定服役还是得到了一定的照顾,毕竟桀骜不驯的阿克蒙德很少有人愿意长期做一个不上战场与看门人差不多的职位。

    伴侣原本是每个阿克蒙德女人的一项义务,但是传统上只是针对真正具备浓郁阿克蒙德血脉的女人。随着歌顿成功进驻浮岛,并且在私有位面站稳脚跟,开始有了稳定的收入后,就开始为伴侣增加补助,并大量培养步战骑士。

    自歌顿之后,浮岛上的战士,以及所有具备伴侣资格的女人,都可以得到一笔按季支付的补助。这笔钱的数量,或许对一位男爵来不算什么,但是对大多数骑士而言就是不小的收入。对原本地位只是平民的阿克蒙德来说,这就是一笔可以彻底改变家庭生存状态的巨款。

    所以歌顿得到了大量的步战骑士,但意外的是,还有许多人把女儿送上浮岛,以换取补助。

    许多没有爵位的分支家族其实阿克蒙德的血脉都非常稀薄,因为只要有觉醒血脉能力的阿克蒙德,至少都会得到一块骑士领,作为撑起一个**分支的封地。

    歌顿如此做的背后原因,是希望能够看到更多觉醒了血脉能力的阿克蒙德。培养步战骑士,一方面是为了让年轻的阿克蒙德得到更好的训练和施展才华的机会,另一方面,也是为穷苦的自由阿克蒙德战士提供一份安度晚年的工作。教导步战骑士的教官,有许多是受伤带点残疾,或是年纪大了不适合再去冒险征战的自由战士。

    歌顿的两项举措,都着眼于整个阿克蒙德的繁荣,但是所有的负担都落在他一人肩上。

    在这两项措施公布之后,大量和阿蒙德德沾了一点血缘关系的分支家族,都想方设法地把儿子或是女儿送上浮岛,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补助,他们的数量之多,最后多到了让歌顿也不得不制定了一个最低标准,以进行初步筛选,把那些实在不合格的人筛下去的地步。

    前段时间家族长老会议,反对歌顿的声音,大都来自于被筛掉了子弟或是女人的分支家族……

    即使经过了筛选,在进驻浮世德两年多点的时间里,补助一项的支出总额仍然达到了惊人的数字,对歌顿来说也成为一项沉重的负担。

    关于这项支出,也是传奇法师和歌顿少有的争执点之一。苏海伦认为,她的钱是用来投资的,而不是给歌顿拿来救济族人的。

    可可,就是在这一背景下登上了浮岛。而她意外地被李察选为伴侣,则使得家族拿到的当季补助直接翻了两倍。伴侣女人所获得补助的多少,在没有孩子之前,是直接和伴侣双方血脉浓郁程度挂钩的。李察的阿克蒙德血脉之浓郁,众所公认,所以连带着让可可的收获也为之大增。

    老管家扶了扶眼镜,再看了可可一眼,说:“皮尔骑士这个季度的开支又增加了30%。每季债务光是利息就已经达到三千金币。再这样下去,固定的补助可能无法缓解骑士大人的财务状况了。”

    可可清秀的脸上透着焦急,没有关注补助,而是指着家族大事那一栏,急切地问:“管家大人,我的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这件事有些难办。”老管家缓缓地说,“我听到的情况是,森西先生近期一直公开对外表示自己的妹妹是苏海伦殿下最得意的学生,同时也是家族大构装师的女人。并且他的行事方式……嗯,有很多不妥的地方,已经在当地激起了公愤。”~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