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五 白夜

    **章十五白夜格式有问题?请点击这里

    她穿着一身式样奇怪的盔甲上面布满了刀剑的划痕和修补的痕迹更有大片腐蚀过的深紫痕迹据李察所知只有某些强大生物如大恶魔等的血液才会造成此类效果仅从这身装束就可看出她不知经历过多少战斗完全是从尸山血海走出的恐怖人物

    这个年轻、美丽的女人全身上下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生机有的全是杀机和死气

    在她身旁站着一个高大的光头男人全身都裹在斗篷里只露出一颗闪亮光头他有古铜色、内里透红的皮肤就连脖子上都缠绕着条条肌肉他同样面无表情唇角几乎笔直向下双眼冷冷地盯着李察这个男人的瞳孔是如兽类那样成竖立的杏仁状瞳孔深处居然是暗红色

    他全身斗气横溢已达十级可是在那个女人身边一站却几乎隐形并不是他不够强大而实在是那个短发淡瞳的女人太过强横

    她站在那里就象夺尽了全世界的光

    两个人走到李察面前站定女人似对李察还能够安坐并且坦然直视她的目光感到惊讶于是高傲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一些

    这时书房的门忽然打开法斯琪冲了进来她长发飞舞斗气全面激发双手各握了一把短剑一冲进书房她就大叫:“李察!你没事吧……”

    法斯琪的叫声嘎然而止因为那个女人已经转头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白夜!”法斯琪一声惊呼!

    名为白夜的女人双眉略皱显然不清楚法斯琪是谁但身边的光头猛男即刻俯身恭敬地对她说:“法斯琪十级剑舞者职务是艾莉婕阿克蒙德伯爵的贴身助理”

    “十……等级还说得过去”白夜说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同样包含杀伐屠戮之意如同无数刀剑的交鸣

    法斯琪脸上掠过一抹红晕白夜的话极为傲慢无礼根本可说是轻视了等级还说得过去岂不就是在说她的实际战力不怎么样?

    然而她却强压下瞬间涌上的巨大屈辱没有轻举妄动反而向后退了一步在一瞬间法斯琪想起了许多关于白夜的传说白夜从不傲慢或无礼她只说真话因为在她看来要达到目的根本不需要撒谎和欺骗

    而且法斯琪也想起了白夜的身份白夜如果想杀李察就是两个法斯琪拼命也阻止不了不要说白夜就是她身边的光头猛男法斯琪也不是他的对手

    既然认出了白夜那法斯琪自然也知道了那光头猛男的身份火龙大术士康西卡奥菲迪十级和白夜一样有着远远超越等级的战斗力他的战斗力来自于真正的形态正如其职业名称康西卡奥菲迪其实并非人类而是一头火龙一头已经能够施展变形术的巨龙

    普通人白夜寂寂无闻但在特定的圈子内比如说圣域以上的强者白夜的名气却广为流传所以李察并不知道白夜是谁而法斯琪则明白同时也意识到这两个人此次过来并不是想要李察的命的

    见法斯琪识趣地退后白夜就不再关注她而是走到李察面前说:“阿伽门农向我推荐了你”

    “阿伽门农?那么您是……”听到熟悉的名字李察就放松下来至少知道对方不会是全然的恶意

    “我叫白夜是那个没出息小家伙的姐姐”白夜淡淡地说

    李察不自觉地皱眉并不是因为白夜说话的内容而是她每说一句话杀气就会喷吐而出如针般刺在李察身上

    但是除此之外李察就不再受其它的影响在法罗被撒伦威尔追杀和辛克蕾尔死斗都是日夕喋血的生涯李察早就磨砺出了一颗坚硬的心

    李察笑了笑说:“没用的小家伙?我怎么记得尼瑞斯说过一般人打不过他”

    “我不是一般人”白夜的回答直接了当没有半点修饰

    李察收起了笑容认真地说:“好不开玩笑了不知道阿伽门农推荐了我什么?”

    白夜高高站着近一米的身高让她可以俯视李察她淡色的双瞳一转火龙术士就从怀取出一张图纸递到了李察面前

    “把它做出来”白夜以命令的口吻说

    李察打开一看那竟然是一幅完整的构装图纸也就是说上面标注了组成构装的所有要素只要构装师等级和天赋足够就能依样绘制出来李察吃了一惊除了标准构装外代表了各个构装师创意和灵感的特殊构装几乎是没有图纸流传在外的一般获取途径只有传承和交换

    李察定了定神仔细看下去这幅构装位置是附于双臂效果激发后则是抽取主体的生命力从而大幅提高攻击速度并且有少许机率为攻击附加‘撕裂’‘流血’‘坏死’‘血肉爆裂’等效果

    李察几乎可以想象一旦这个构装效果发动那么对面的敌人必将血肉横飞!

    效果如此凶狠的构装也有一个和特效相符的名字“生命诛绝”

    李察整整看了十分钟才长出一口气抬起头直视着白夜的眼睛淡淡地问:“这是三阶构装为什么要来找我?卢诺是大构装师你应该找他去才是”

    白夜以毫无生气地声音说:“他做不出来”

    “我也……”李察想了想又把本来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转而分毫不让地看着白夜的眼睛和白夜对视每一秒钟都是煎熬然而李察却夷然不惧:“我有什么好处?”

    白夜的双瞳深处终于有了一些波动沉声说:“有朝一日若你踏上了绝域战场我保你不死”

    “那好但你要等”李察干脆地说

    “我很有耐心”说完白夜就带着火龙术士转身离去

    她出了房门就消失不见李察知道她是从走廊的窗户离开的却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

    直到白夜走了许久法斯琪才出了口气然后看着李察真心有些佩服地说:“你居然能和她开玩笑真是让人佩服”

    李察却在沉思着白夜刚才的话问:“绝域战场是什么地方?”

    “那是一个位面一个专门用于战争的位面在那个位面里我们要和来自其它位面的敌人殊死战斗绝域战场是只属于强者的地方能够从那里出来的人都是疯子”法斯琪说话的语气仍带有淡淡余悸

    “那不是和位面战争差不多?”李察问

    法斯琪立刻说:“不不一样!在绝域战场上遇到的敌人都是同样来自主位面的!”

    李察凛然

    他再次打开了‘生命诛绝’的图纸从这幅构装上他看到了无穷的血雨腥风无数生命的毁灭

    这幅构装是有灵魂的

    时隔三月蓝水绿洲的时光灯塔再次点亮当李察从位面传送通道走出时第一件事就是深深的吸了一口炽热如火的空气这是染血之地独有的味道再次闻到实在让人迷醉

    在这片土地上战斗了将近一年从一无所有到打下一片初具规模的基业李察已经对这片土地有了深深的感情

    “主人!你终于回来了!”母巢的声音第一时间在李察意识响起

    李察对于母巢的话起初还有些不适应后来才想起在诺兰德虽然只过了几天但是法罗位面已经是将近三个月过去了

    “母巢怎么有什么事吗?”李察在意识回应

    “已经到了横扫染血之地的时候了!”母巢发布了充满杀气的战斗宣言

    “这个……似乎还有点早”李察从没想过母巢会说出这种话它已经完全不象一个召唤物了其实从孵化时算起母巢才刚刚一岁可是现在给李察的感觉它的智慧却已不下于任何人

    “不早!我需要更多的进食而且我已经在五阶停留得太久了!”母巢传递出清晰而强烈的渴望

    “好我知道了”安抚了母巢李察才来得及检视此次跟随自己来到法罗位面的队伍

    二十个十至十二级的骑士和自由战士流砂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战斗神官伊俄以及黛玫这就是李察带来的全部人马整整花去十万金币的传送费用步战骑士和自由战士们每两个人抬着一口巨大的封魔箱里面装着成捆的附魔武具以及李察需要带到法罗的一些材料

    重归法罗李察踌躇满志惟一让他感觉有些别扭的就是伊俄

    这是流砂从永恒龙殿带出来的战斗神官十二级的神术等级甚至比流砂自己还要高一级战斗神官在神术方面更加倾向于大规模祝福类的神术专注的结果就是神术效果更好消耗更低在战场上特别是李察最擅长的规模有限的战斗伊俄的作用怎么形容都不过分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