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六 久别

    然而,问题在于,伊俄实在是英俊得过份,而且几乎是时时刻刻与流砂形影不离。

    伊俄已是青年,身量完全长成,充满成熟男子的魅力,他本身的容貌身材就把李察完全压倒,而且气质神圣高雅,再配上永恒龙殿战斗神官专用的装备,耀眼得就象是一颗太阳。李察在他身边一站,就是一个尚属青涩的少年。虽然无论近身还是远战,李察都觉得,自己有十分把握切了这小子。

    流砂对伊俄十放任,而且不拒绝他的接近。这让李察心总象是横了一根什么东西,想要询问流砂,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伊俄的举止行为看上去就象是流砂的贴身护卫,为她做任何事,然而又保持了严格的最低距离。

    10厘米的底限吗?似乎还是有些近了。李察情不自禁地想着。

    而且李察又想到了另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伊俄真是流砂的护卫?谁见过神术师的护卫也是一个神术师的?

    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恩成千上万,李察不过看见过区区一百多种,根本不知道天选卫士是什么。不过,如果李察知道得更多一些,恐怕依然不会淡定。天选卫士和母巢创造出来的批量战斗兵器不同,不光有极高的智慧,而且还有属于自己的灵魂。除了对主人忠心不二,在其它事情上都有很大的自主性。这一点,绯色与之相似。

    就在李察心纠结时,时光灯塔的异动已经惊动了原本驻守的追随者。

    李察刚刚走出传送厅的大门,迎面就传来一个雷鸣般的声音:“头儿!你总算回来了!三个月了,再不回来,我都不知道这仗该怎么打下去了!”

    粗放豪迈的声音属于刚德,他迈着大步奔来,满身征尘,步伐却比三个月前更加坚定有力。这名巨汉扛着他的巨斧,只不过不知何时换了一把更加巨大的猩红战斧。

    刚德手上的大斧经常换,不变的是那颗饥渴的心。

    刚德的脸旁脖颈处又多两道细小的伤痕,这是新伤,还没有完全长好。但是能够伤在这种地方,说明过去这段时间他过得绝不太平。

    看到李察,刚德眼燃起了火,大笑走来,双臂一展,似乎想要和李察拥抱一下的样子。但是他随即想起了双方的身份差距,于是收回手,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李察可没有那么多顾忌,直接走上去,先是用力撞了一下刚德的胸膛,然后给了他一个恶狠狠的拥抱!

    两个男人的碰撞,李察却差点倒飞出去。他可是深蓝出来的法师!

    在刚德旁边,站着水花。这个少女一脸挣扎地看着李察,手都有些发抖。李察没有想太多,同样给了她一个恶狠狠的拥抱。在被李察拥入怀里的一瞬间,少女全身硬得象钢铁,手更是不受控制地伸向了永眠指引者的刀柄,想要拔刀的样子。但是她身体轻轻一颤后,忽然变得如水般柔软,任由李察把她拥在怀里。

    李察随即放开了水花,然后是体形庞大的食人魔了。这次可没法拥抱,提拉米苏已经快三米高了,更是肥壮惊人,李察抱他的一根大腿还差不多。和离开时相比,提拉米苏的块头可大了不少。

    看到李察走到面前,提拉米苏翁声翁气地说:“头儿!我十三级了!”

    李察仰头看着这头有些憨憨的食人魔,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问:“你的头怎么有些歪了?”

    提拉米苏即刻单膝跪下,并且努力弯下腰,指着自己的左肩,说:“你看这,头!”

    在提拉米苏的肩上,有一个茶杯大小的疮口。不是受伤,而是被从内部顶破的,从疮口可以看到一根淡黄色泽的独角。疮口下方的肌体鼓胀成一个大包,好象有什么东西就要从里面破体而出。

    李察随即想起食人魔的变异,又惊又喜地问:“你要长出第二个头了?”

    提拉米苏用力点头,大声说:“是三分熟,我敢肯定,一定是他!”

    “我也相信!”李察用力在提拉米苏胸口砸了一拳。这是他全力一击,却只让提拉米苏胸口的肥肉往里收了收。对食人魔而言,粗韧的皮肤和厚厚的脂肪就是他们天然的盔甲。

    食人魔一旦变异,就会变得异常强大。诺兰德的法师早就对这个种族有深入研究,能够完整长出第二颗头颅的食人魔都是种族天然的王者。但是第二颗头其实还是来自于原本的灵魂,只是分裂出去一部分,才会形成第二颗头的独立人格和智慧。其实那还是提拉米苏,而不是三分熟。但李察当然不会把这个结论说出来,而只会当成一件永远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越过食人魔,李察就看到了山德鲁。

    同样的,亡灵法师也享受到一次重重的拥抱,虽然这对两个人来说都有些不太好受。亡灵法师身上死气过重,任何人接近了都会感觉到不适,而李察身上则弥漫着不少时光神力的气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力虽然不是神圣属性,但对于死亡气息的湮灭能力却比神圣力量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个法师都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虽然表情都有些龇牙咧嘴。

    “头儿,你该给我也弄一件那个什么……构装了。”山德鲁说。亡灵法师性情孤僻,过去的三十多年内心一直处于封闭状态。开口要除了尸体以外的东西,其实是他表达心情的一种委婉方式。

    李察当即大笑回答:“放心,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件便宜货!”

    山德鲁咧嘴笑了,虽然他的笑容一点都不好看。

    不过李察发现追随者少了一个,于是问:“奥拉尔呢?”

    “今天轮到那小子出去打仗,所以估计得晚上才能看到他,头儿!”刚德解释。

    李察于是多问了几句,才知道自从他离开后,这些家伙都没有闲着。而是轮番带兵深入染血之地,打击红色哥萨克一方的马匪和商队。其很是打了几场硬仗。如此不断出击,迫使红色哥萨克分出大量兵力保护往来商队,这才维持住目前僵持的局面。要是让红色哥萨克腾出手来,恐怕大军早就压到蓝水绿洲城外了。

    但是问下来战况,李察却脸色有异,问:“水花也能带兵?”

    少女哼了一声,眼睛向天,不置可否。

    刚德把李察拉到一边,悄声说了经过。原来最初少女是和他一同出战的,然而两个人对战局的看法往往截然相反。争吵往往要以互相比划一番来得出结论。自少女升上十二级后,刚德就只有一级的等级优势了,这样当然不是全身被黑暗呼吸武装的少女对手。次数一多,双方就分道扬镳,各带各的兵,按自己的想法去打。

    刚德看似粗豪,但能从死亡训练营活着出来的,内心都很狡猾,他之前又恶补带兵打仗的知识,很是下了番功夫,并且在实战证明了他是个天然的将领。

    而谁都没想到的是,水花带兵居然也很有一套,她敏锐的直觉往往可以洞察敌人的弱点,况且她最擅长隐忍和耐心,往往要等到猎物到了最松懈的时候,才会突然暴起,给敌人薄弱要害以致命一击。

    水花直击要害的恐怖手段,李察可是亲身领略过的。

    奥拉尔则最喜欢挑弱势的敌人,再以自己精灵战歌的加持优势,靠军队数量来堆死敌人。至于克拉克,他原本就是带兵的。最后则轮到山德鲁,谁都知道,亡灵法师自己就是一支军队,再给他一支军队,那就更加可怕了。

    绯色是最特殊的,她几乎每场战斗都不落空。不管是谁带队出击,她只管混在里面杀戮。

    “绯色呢?”一说到她,李察才想起来还有这样一个特殊单位。

    既然想起来了,绯色就即刻出现在李察的感知内。她毕竟是母巢的造物,通过母巢和李察有灵魂上的联系。

    但是李察立刻发现,绯色已经进入隐匿状态,正绕向李察身后的步战骑士和自由战士们,显然盯上了某个目标。

    “住手!”李察一声高喊!

    他的这声叫喊非常及时,因为绯色已然从隐匿状态暴起,出现在一名步战骑士身后,左手刀锋正要往他的后心刺进去,刀尖已经轻松切开了他身上的铠甲!

    湮灭瞬间停住,绯色即刻在意识传来一个讯息:“主人,他想杀了你。”

    “我知道,没事。放了他。”李察回答。

    那名步战骑士脸色苍白,还有些虚弱。他看着突然贴身出现的绯色,眼全是震惊和恐惧。他是埃尔,李察的惩罚并不是说说的,而是真把他带到了法罗位面。

    短短时间不见,绯色就已经是八级了。继承了辛克蕾尔的短刀湮灭和多项异能的绯色,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杀掉一个十级出头的对手可说轻松容易。

    和追随者一一见过后,李察就让步战骑士们前去休息,再调了一队战士把自己带来的物资送入仓库,然后才回到营地自己的指挥室,召集了所有的追随者和重要人物。跨越位面虽然会比较疲劳,但是李察没有休息的打算,他必须在第一时间里掌握这边的局势,毕竟时间跨度已是三个月了。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