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九 碰撞

    虚空,传奇法师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璀璨的光点。**更新最快最稳定,读看看小说网,百度搜索那里即是她此行的目的地,法罗位面。包裹着法罗的时空晶壁已在眼前,传奇法师抬手轰出一道无比精纯的魔力,生生在时空晶壁上凿出一个通道,探身钻了进去。

    一进入晶壁,传奇法师眼前的视野就瞬间变幻,数片大陆和无数星球在虚空浮沉着。但还没等她开始寻找李察的位置,眼前忽然金光一闪,一柄由雄浑神力凝聚而成的长枪扑面而来!

    砰的一声巨响,传奇法师长发飞扬,已和神力长枪狠狠拼了一记。她倒飞了一段,这才止住退势,然后双目喷火,死死盯着了前方虚空走出的一位金光缠身的高大神祇。

    那名神祇吼声如雷,响彻虚空:“滚回去,入侵者!法罗不欢迎你。”

    苏海伦双瞳开始浮现淡淡的蓝色光芒,冷笑着说:“一个微弱神力的东西,就敢说这种话?深渊大领主也没办法把我从他的地盘上赶出去,你这个蠢货要不要来试试?”

    那名神祇无比愤怒,咆哮了起来:“卑贱的凡生!我会把你捆在锁链上,用神火焚烧一万年!”

    这句咆哮让传奇法师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说这种话……你从来没有从这晶壁里走出去看过吧?”

    然而下一刻,传奇法师的脸色就变了。在虚空,浮现出大大小小十几个神国的轮廓,一位位神明正陆续从神国走出!

    苏海伦瞪圆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只来得惊呼一声:“该死的!”,就被汹涌而来的神力浪潮淹没!

    深蓝的会议室内,大魔导们正在讨论应该如何劝说殿下将传送点改到塔顶天台上,眼前忽然出现一道传送门,随后传奇法师如炮弹般从里面射出,轰的一声不光砸碎了长长的会议桌,还击穿了两层楼板,掉进下面的楼层里。

    传送门喷出无法形容的汹涌神力,汇聚成一道无法形容的火浪,顺着苏海伦砸出的空洞涌了进去,直到传送门自行关闭,神力火流才不得不断。

    大魔导们早已东倒西歪,他们已在瞬间就激发了各式各样的防御护罩,却在神力火流上一触即溃!好在神力火流只是从他们面前奔淌而过。**

    神明控制的精确程度远超凡生,几乎没有多余的能量散逸,就是这样,呼啸着擦身而过的威能也几乎压垮了他们。若是目标对准了他们,无论哪位,都会立刻彻底湮灭。

    地板上已出现了一个恐怖的深洞,从洞底传来传奇法师的几声咳嗽,然后断断续续地说:“我…没事!你们忙自己的去吧!该治伤就去治伤。”

    随即洞底传来一阵熟悉的魔法波动,传奇法师又打开传送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一众大魔导师人人带伤,呻吟着爬了起来,互相望望,眼全是骇然。苏海伦殿下明明说是要去其它位面拜访,怎么回来时的样子,倒象是打劫了哪位真神的国度?

    法罗位面迎来了自己的黄昏。遥远的晶壁附近发生的故事,对于绝大多数生灵来说,是他们一生也不会发生交集的。大大小小以亿万计的凡生们,还在以自己的轨迹生活着,享受着,以及挣扎着。

    再次回归的李察,在蓝水绿洲已经拥有举足轻重的力量,甚至足以左右整个绿洲城市的动向。狭小的地盘已经完全无法匹配李察的实力,扩张势在必行。

    现在李察拥有近千名战士,其人形初级战士和抛掷兵个体战力已相当于精锐骑士团骑士的水准。除此之外,以流砂、伊俄和克拉克为首,外加近十名低级牧师组成的神官团足以让染血之地的任何势力羡慕。

    最后,则是一众追随者们。他们年轻,而又富于潜力,仅仅是目前表现出的力已经让人侧目。

    李察回来后,顿晚饭意义颇为重大。能够吃上这顿饭的,自然是和他关系走得最近的。

    晚餐的名单多了三个人,除了矿产商比利尔外,其余两个李察都不曾见过。他们的推荐人分别是提夫曼和安曼,各自是一个大商团的代表,背后站着的势力至少是一名实地伯爵,也是这次染血之地大动荡之后崛起的新势力。

    圣域剑士罗浮被公推坐在首位,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以往他自然觉得这再合理不过。然而现在,罗浮却觉得屁股下的位置有些发烫,让他坐得很不安稳。贴身衣袋放着的战争傀儡卷轴,让他看向李察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在罗浮一左一右,分别坐着月熊勋爵和李察,但显然,今晚这顿饭真正的主角是李察。

    已经很熟悉李察的那些人,比如说提夫曼,比利尔和安曼,都清楚这场晚餐的实质相当于一场非公开的拍卖会。因为在李察手,总会出现各种让人惊叹的东西。而李察离开了那么久,很有可能会给众人带来惊喜。

    席间的众人对满桌精美的食物都提不起什么兴趣,匆匆吃了几口,就纷纷放下了刀叉。李察让侍者把酒菜都收拾下去,才微笑着说:“各位,在过去的三个月我一直是在老师的半位面度过……”

    这句话一出,席间即刻哄的一声,人们纷纷议论起来。李察实际上相当于点明了老师的身份,因为只有传奇强者才会拥有自己的半位面。

    当然,安曼等人以为自己更加了解李察,对他的话当然不会全信。那一批批玷污神术卷轴,已经透露出一点站在李察背后那人的身份。传奇强者可以插手一点诸神之间的事,但手可伸不了那么长。

    李察不得不抬起手,才让众人安静下来。

    “这次我回来,携带了一批装备。不知道大家是否感兴趣。首先我们来看看这把长剑。不要误会,它只是样品。”

    说着,李察将准备好的附魔长剑放在了餐桌上。只看了一眼,月熊和罗浮两个深通军事的圣域脸色就有些变了。而随后,专精矿石和金属生意的比利尔也为之动容,显然看出了和普通长剑在材质上的区别。

    附魔长剑在众人手上一一传过,每个人看得都十分仔细。当长剑重新传回李察面前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李察身上,等候着他的答案。

    “拉菲精铁制成的长剑,附魔锋锐和寒冷效果。”李察的话验证了大部分人的猜测。这批长剑的品质足以用来武装公爵级别骑士团的核心成员,或是伯爵甚至是侯爵的亲卫队。双附魔效果加上优质材质的长剑一向不是很多见,除了皇家或者大贵族的武器工坊,很难找到魔法师为制式武器进行附魔,即使在市面上流通,也都是十几、把的小批量。

    提夫曼首先开口:“三千五百金币一把,有多少我就要多少。”这是一个很合理的价格,人类王国内相同品质的长剑大约是五千金币,但这里是染血之地,而且李察想要大量出货。

    “好,就以这个价格为准。我带来了两百柄魔法长剑。”李察的话让席众人大喜,两百柄长剑瞬间被瓜分一空。而李察从诺兰德收购长剑的全部成本折算下来,不过是一千五一把。而且在法师数量众多的诺兰德,此类附魔长剑属于不折不扣的量产品种。

    随后,李察又以4万的单价出售了5把魔法弩,每把附带弩箭十枝。然后再出让一半的护盾和甲叶,总共入帐达到一百万金币。

    出售完毕,李察又开始了大采购,购买了足以武装千人规模的重武器、手盾和半身板甲。光这一项就花去了万金币。然后李察又订购了大量的矿石和魔法材料,最后刚到手的一百五十万金币花得只剩下万金币。

    “我得留点钱备用,如果有人把查克或者是图拔的脑袋送过来,我总得有钱付赏金吧?”李察笑着解释。

    “悬赏三十万金币?他们两个?”虽然知道李察和红色哥萨克是死仇,众人依旧被悬赏的巨大金额所震惊。而且李察绝不是在夸张,只要不是白痴,把刚才李察的出项入项一对冲,就知道李察手上确实还留着三十万金币。

    李察发现很多人还不知道自己改了悬赏金额的消息,于是微笑着解释:“不,一颗脑袋三十万。”

    席间没有哗然,很多人反而安静下来,开始盘算怎么能够把他们两个的脑袋弄过来。在三十万金币的衬托下,即使是圣域,看起来也没那么难杀了。就算在座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能公开出面,但是能在染血之地立足的,谁背后没有一两条黑暗的渠道。哪怕不仅仅为了巨额赏金,这样一桩大买卖也可以同时与两端拉近关系。

    罗浮忽然觉得,口袋里的战争傀儡卷轴变得火辣辣地烫。

    晚宴结束了。罗浮没有急着走,而是拉住李察,私下问:“那个卷轴……还有没有更多了?”

    李察看上去没有明白罗浮心里的想法,只是说:“您是说战争傀儡?那个卷轴制做起来非常麻烦,但也不是没有。两万金币一个的话,我应该可以再弄到几个。”

    罗浮双眼一亮,说:“那我再要两个!金币今晚我就让人送过来!”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