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 猎物

    永恒与时光之龙,是一位罗浮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神明,它对信仰的要求无比简单,只要信徒们愿意去寻找具有强大力量属性的物品献祭给它,有这个虔诚心愿就可以了。泡*书*吧()而所谓虔诚信徒,不过就是念颂它的神名,并承诺有生之年会尽力完成一次献祭。也就是说,只要尽力,是否真的能够完成献祭并不重要,当然,献祭了肯定会有更大好处。因为信仰说明上写着,献祭之后,所得神恩必将给与献祭者更多的回报。

    这是信仰的原则问题,在这件事上,神是不会说谎的。

    原来,距离启动战争傀儡卷轴第三层是如此之近!罗浮知道,自己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达到信仰的标准。惟一的代价,似乎只是被本位面诸神所厌恶,以后不可能再成为他们的信徒。但是罗浮出身先祖崇拜的家族,本来就不为诸神所喜,这点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罗浮和李察分开后,在回到住处的路上,怀的战争傀儡似乎在不断跳动着。只要有第三层的辅助,罗浮就有把握击杀查克或图拔任何一人。就算同时遇到他们两个,罗浮也完全能够脱身。

    想到当年败于他们之手,并被羞辱的经历,罗浮的眼神越来越阴沉。他一直很希望看到这两个人的脑袋,何况现在他们的脑袋还能够换来三十万赏金?

    这笔赏金,连罗浮都怦然心动。一名资深的圣域强者,想要弄到这笔财富,也需要奋斗许久。

    李察已经播下了种子,就等它破土出芽了。

    接下来的几天,李察又以十分低廉的价格得到了驻地旁边不少的地块,把自己营地面积扩大了五倍。这样就可以容纳下更多的建筑和更多的战士。兼并过程遇到的一点小小阻碍,瞬间就已解决,甚至没有传到李察耳。

    随即他采购的装备也到了,如此大批量的订购,几乎搬空了金辉战旗和几家大商行在附近的库存。这批武器装甲的大部分,都被李察悄悄送往动荡之地的边缘。

    又等了几天,等到所有从家族带出来的骑士们融入了军队,并且初步磨合熟悉后,李察就选了一个清晨,召集部队,离开了蓝水绿洲。

    李察并不象很多人期待的那样是去抢掠红色哥萨克的商队,而是踏上了回归领地的路。

    他总觉得盘踞在小方丹男爵那里的家伙们是一个威胁,如芒刺在背,所以要先清理掉这颗不知何时就会爆发的延时火球。而且李察既然猜到这背后或许有巨额利益,当然也知道,时间拖得越长,对方损失就会越大,对他的恶意就会越强烈,一旦被对方着了先手,难免陷入被动局面。

    离开蓝水绿洲,重新行走在染血之地的红土地上,李察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而且在意识,一个个灵魂节点不断点亮,这是仿佛意识扩展的感觉,也让人迷醉。李察的世界,一下子宽广了数倍。

    水花,母巢,一个个追随者,乃于天空飞翔着的精英蝙蝠,都是李察的眼睛。

    “头儿,这场仗准备怎么打?”刚德徒步跟在李察的马旁,奔行如风,一边大声问着。

    李察轻描淡写地说:“硬打!”

    刚德双眼一亮,吼了起来:“好!这个我喜欢!”

    现在的刚德不再是经常光赤着上身,李察用带来的高质附魔甲片为他订制了一身鳞甲。重量只是板甲的一半,但防御力却是制式全身板甲的一倍。普通战士所用的手盾,则直接安上了他的肩头,变成了肩甲。李察又给了他一幅二阶防御的构装。所以现在的刚德完全就是一个钢铁堡垒,发动大地之力以及激发力量构装时,甚至可以和精锐骑士团全速奔驰的重装骑士正面对撞!

    小方丹男爵的黄昏古堡内,奥多姆爵士忽然站起,一把抓起面前的士兵,吼道:“你说什么?李察那小杂种出现了?”

    雷鸣般的吼声响彻了整个客厅,花架上的几尊古董瓶噼噼啪地碎裂,瓷片洒落一地。

    那名战士被奥多姆的大手扼得脸色发白,几乎喘不过气来,哪里还能说得出半个字?

    坐在对面的拉图伯爵劝道:“再这样下去,你就把他弄死了。”

    奥多姆喷着粗气,有些不情不愿的放开大手,这名战士才得以将李察的行踪情报说完。

    奥多姆爵士肌肤黝黑,满脸钢针般的短须,一身深黑暗红相间的重甲,突起的利刺让重甲显得格外狰狞。他大步走到门边,一把拎过一名传令兵,用雷鸣般的声音吼道:“去让所有的骑兵们集合!再去把那些法师老爷和该死的牧师大爷们从女人的肚皮上弄下来,告诉他们,一小时后就准时出发!”

    拉图伯爵吃了一惊,说:“奥多姆,这太急了点吧!”

    “七十公里的路,两个小时就跑到了。”奥多姆一脸的不以为然。

    一旁的老霍根爵士则劝道:“一小时出发,就来不及带必要的给养。另外,如果两个小时就想跑完全程,所有的步兵都不可能跟得上,大部分的法师和牧师也适应不了这个速度,必然会掉队的!缺少牧师和法师,很可能会有风险,那个李察不是一般的狡猾。他消失了那么久,这次突然出现,多半有什么阴谋。”

    奥多姆嗤之以鼻:“阴谋?就凭那七百的兵力,还有一多半的步兵,能有什么阴谋?老头,你倒是给我说说,这点兵力给你的话,你准备怎么样吃掉我?”

    老霍根双眉锁得紧紧的,脸上的皱纹深如刀刻,只得说:“他给我们看到了百人,可不代表只有百人。”

    “够了!”奥多姆怒吼一声,打断了老霍根的话,然后极为无礼的用手指戳着老霍根的胸口,咆哮道:“弄清楚你的身份,老头!这里我才是最高指挥,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别那么多废话。不要以为就只有你一个人懂得带兵打仗,我的战绩可比你好得多。老子开始杀人的时候,你还不过是一个贱民呢!”

    老霍根脸色大变。在类似的争执,他原本的平民身份总是一根拔不去的刺。

    “老头儿!带好你的步兵,速度点跟上来。另外,如果路上看到哪个法师或者牧师老爷掉队了,把他们照顾好。干好你份内的活就行了!”

    奥多姆犹如一尊黑色的战神,带着一股狂飙卷出了休息厅。

    “奥多姆,先等等,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拉图伯爵叫道。

    “等什么?我在这座城堡里已经呆得快闷死了。现在我看到男爵夫人的屁股都想吐了!”奥多姆的声音一路远去。

    拉图伯爵踱到老霍根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叹了口气,说:“你别往心里去,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光是精锐骑兵就有七百,奥多姆的亲卫重骑都在,对付李察完全不是问题。”

    老霍根摇了摇头,说:“别忘了,当初两百鹰旗骑士是怎么死在李察手上的。”

    拉图的脸上也掠过一线阴影。直到现在,那依然是个迷。但是他们在这里已经呆了三个多月,事情毫无进展。

    苍狼公爵不知道是否觉察到了什么,对外说是大战后要休养,闭门不出。不管他们去李察的领地劫掠,还是故作迷路侵入了公爵另一名附庸的领地,公爵都不闻不问。而与李察接壤的那个子爵,竟然不去找公爵申诉,反而把事情闹到巡回法庭上,最后以抢劫结案。两名鹰旗骑士被作为劫犯送进监狱,让他们又在贵族社会里留下一个笑柄。

    现在李察终于出现了,或许让奥多姆先去试探一下也是个办法。拉图伯爵忍不住按了按额头,整件事实在是一路磕磕碰碰太不顺利了,而一切都是因为这个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开拓骑士。

    一小时后,奥多姆骑上一匹体形巨大的黑色战马,率领七百骑士,踏上征途。几十骑轻骑兵被撒了出去,先行侦察判定李察部队的位置。奥多姆则率领大军,不疾不徐地奔行着。

    虽然只是一路小跑,但是事先没有做充足准备,行军整整两个小时还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骑队间的十几名法师和神官牧师们才过了十几分钟,就开始有了不适的迹象。

    奥多姆丝毫不以为意,根本没有让骑队慢下来的意思。李察那些人不过是些十一二级的小家伙,大半都是步兵,而且骑兵全是由沙民骑士凑的数。最近的确听说有一批名叫猎魔之枪的战士加入了李察的队伍,但是在军事贵族眼里,马匪和雇佣军都是同样性质,一群流寇而已,如很够和奥多姆率领的正规骑士团相提并论?

    奥多姆对染血之地也颇为熟悉,曾经带着三十个亲卫骑士,杀得四百多马匪血流成河。而沙民骑兵的战斗力,甚至连马匪都不如,怎么会放在他的眼里!?

    一小时后,之前出去探查的侦骑已经发现了李察的营地。这一发现让奥多姆战意昂扬,如果动作快点,打完仗后还来得及赶回黄昏城堡吃晚饭!

    这时,已经开始有低级的法师和牧师掉队了。

    PS:没啥可PS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