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二 意志与钢铁 中

章七十二 意志与钢铁 中

    砰的一声沉闷巨响,两个大汉狼狈分开,奥多姆战马后腿一软,差点栽倒。刚德也闷哼一声,口角溢血。算上构装效果在内,刚德身上整整有七个魔法和神术的增强效果,因此正面硬拼奥多姆,也不过吃了点小亏。却成功遏制了这位圣域强者的冲击。这是这场战争的关键。

    李察重新让自己冷静下来,一个个意识命令不断发出。空开始响起成片的厉啸,一片灰蒙蒙的浓云掠过前排战士头顶,落在奥多姆身后的骑兵阵。这是抛掷兵的剧毒骨刃,三十米内威力可以破开重骑的板甲。三轮急速抛掷后,重骑们已过半带伤。

    此时正规军与马匪的差距开始显现。如果对手是红色哥萨克骑兵,仅这三轮抛掷,就能让对方冲锋阵型尽毁。而现在重装骑士的队阵虽然变形,好几处被撕开几道大口子,但仍如一道钢铁洪流气势千钧地席卷过来。

    这时一片深灰光芒闪过,冲锋在最前的十几骑重骑动作忽然明显变得缓慢。他们终于进入了黛玫的施法范围,她的大范围迟缓术在对付骑兵冲锋上无比犀利。

    一声声沉闷的碰撞不断响起,重骑们终于撞上李察的阵线,两排野蛮人战士合力之下,虽然也有数处阵线被重骑冲破,但是整条防线还算完整。

    野蛮人发出声声战吼,抽出战斧,开始和失速的骑兵们殊死搏杀!然而他们并不是最让人畏惧的屠戮者,百余名人形初阶战士越过野蛮人的阵线,也冲入骑兵队列。他们个个面无表情,出手又重又狠,而且眼只有敌人,哪怕身上了一刀一剑,他们甚至连受伤时本该有的反应都没有,直接就是一斧还击过去,仿佛自己的身体只是一根根木头。

    没有人愿意碰上这种敌人,他们不是疯子,他们是没有感情,没有知觉的战争机器!

    百名人形初阶战士对上了百名鹰旗骑士,几个攻防就各自倒下三十余人,然后鹰旗骑士的士气就崩溃了,陷入李察军队的泥沼,甚至开始有了溃退的迹象。他们连续遇到飞刃、壁垒、人形战士三道强硬的战线,每一次都受到强烈打击,士气终于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而人形初阶战士们对身边战友的倒下无动于衷,他们甚至身数刀,连哼都不哼一下。

    这是母巢战斗单元和人类战士的最大区别,激战母巢战斗单元哪怕队友瞬间全部倒下,都会战斗到底。而人类部队若快速战死四分之一而不崩溃,那就是精兵了。

    外围的战线暂时陷入胶着,而奥多姆则孤身陷在李察军阵深处,忘死搏杀着。

    三头链锤挥舞如风,每下砸落,都会带起一片血肉。奥多姆周身缠绕着如血般浓稠的斗气,已拼尽了全力。但是战果却远不如奥多姆原本预想的那样辉煌,敌人没有崩溃,没有溃散,甚至连伤亡都没有多少。奥多姆大多数的攻击都被刚德和食人魔接下,然而其它的敌人就如恶狼,不断看准机会扑上来,狠狠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食人魔和刚德不知被奥多姆沉重轰击了多少次,他们的格挡最多只能阻挡奥多姆一半的攻击,剩余攻势只能靠身体硬扛。然而神圣光辉不断在他们闪耀,一道道伤口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只要退下去片刻,转眼之间又能出现在奥多姆面前。

    而奥多姆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沉重,身上的魔法效果早就被驱散得干干净净,不止如此,对面那个红发的少女还给他加上了不少负面法术。虽然在圣域级的斗气下负面效果被削弱了许多,但就是保留下来的负面状态已经让奥多姆深为头痛。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女施放诅咒的威力,居然比他带来的所谓大魔法师还要强悍,否则以他们两人的级别差距,有些负面效果甚至都不会生效。

    至于旁边那个年轻的女牧师,不,她放出的神术数量都已经达到大神官级别了,却还没有神力干涸的迹象!如果没有她无休无止的治愈和强效治疗,奥多姆早就把刚德和食人魔砸趴下了。她手里那本书是神器吗?为什么每次翻动都会有一个神术施放出来?

    又一次挥舞链锤把刚德砸退后,奥多姆终于支持不住,喘了一口气。吸入肺的空气都带着浓浓的血腥气,就在这一点停顿的空隙,奥多姆忽然觉得后腰又是一疼!他一声咆哮,看到后腰上已插了一支弩箭。一名战士手持魔法弩,一击的后,毫不恋战,正在快速向后退去。

    这就是他们的战术重点,除了食人魔和刚德之外,其他人不是偷袭就是辅攻,自保为主,一触即走,根本不与奥多姆正面对上,让奥多姆几次想先干掉法职者的尝试落空。

    李察这时已把外围的人类初阶战士调配完毕。整整五百名全副武装的初阶战士轻而易举地杀光了拦阻的轻骑兵,从后将奥多姆的重装骑兵们包围在内,然后就是放手狠杀!

    然而空又是成片的神圣光辉闪耀,这一次是落在奥多姆的骑士身上。闪耀的伊俄已经为自己的战士都加持了神术效果,看上去一时无事可做,居然开始动手驱散敌人身上的增益魔法。在这一刻,他简直光辉得如同战场上的神!

    李察怒火再次忍不住窜了上来。

    在奥多姆的骑兵队伍,一名大魔法师显得极为慌张,魔法咒语都几次出错。他最终选定了逃跑的方向,开始准备施放酸雾术,想要为自己开出一条逃生的道路。

    李察面沉如水,勒定了战马,开始念颂咒语。在战场上,李察很少使用需要用咒语的魔法,但现在情况特殊。

    李察的左手上出现了一颗火球,却比普通火球要大得多,随后命运双子上闪过一层红光,这颗火球又再增大了一半!这是附加了两揣法等级提升,法术极效,法术增程的火球,威力已达级魔法的极限。与七级的爆裂火球也相去不远。

    这颗直径超过半米的巨大火球呼啸而出,跨越百米,射向那名想要逃跑的大魔法师!

    大魔法师一声怪叫,瞬间激发了多个魔法护盾!滚滚火浪过后,他狼狈地从马上坠落,身边被卷入魔法攻击范围的骑士们也大多阵亡,但是他本身却在魔法护盾下保住了一条命。

    李察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就在这时,两道身影如电射出,直扑大魔法师。永眠指引者和湮灭这两把凶刃几乎同一时刻洞穿了他的身体!

    格拉斯堡公爵麾下大魔法师索恩斯特,战死。

    水花和绯色互相盯了一眼,各自分开,没入混乱的战场内。到处都是战马的战场,简直就是她们的天堂。马腹下,有太多的空间可以闪避利用。

    一名神官颤抖着,不断挥舞着权杖,可是他的神力早已干涸,连一个治疗术都放不出来,只能不断向神殿骑士们的身后躲去。然而后方并不是安全的,敌人可能来自四面八方。神官忽然觉得胸前一凉,一截刀锋已从心口突现出来。他艰难地回头,想要看一眼凶手,然而头只转到一半,就软软地垂了下去。

    薛西斯神殿十级神官巴恩,战死。

    战场另一侧,水花正迈着细碎的步伐,如在水上飘行般闪过一个又一个敌人的截击,扑向自己的目标。

    那是一名面容坚毅的年骑士,正率领着身旁十几名骑士浴血奋战,牢牢卡死了对面人类初阶战士的前进道路。他手的巨剑每次挥斩,必然在人形初阶战士的身上留下一道巨大伤口。可是那些人形初阶战士往往被斩开了胸腔,还在浑然不觉地死战。

    年骑士忽然感受到巨大的危机,霍然回头!在他的瞳孔内,少女已腾空而起,身体几乎与地面平行,无声飞来。她手的长刀上缠绕着浓郁黑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闪而过。

    年骑士眼闪过骇然,已经损耗大半的斗气蓦然提升,准备迎击这个极为危险的敌人。但是一切都迟了,他眼神光突然暗淡下去,咽喉处出现一条细细血线,随后鲜血狂喷如瀑!

    水花伸手在他头上轻轻一按,整个人已借力腾空,连续几个翻身,已在十余米外,重新没入混乱的战场。

    年骑士的头一歪,随后从身躯上滚落。

    金雀鹰剑士营营长,十五级大剑士布勃卡爵士,战死。

    当水花和绯色各自又暗杀了一名大魔法师和一名神官后,奥多姆手下的法职者就被打扫一空。失去了法职者,就等于是失去了战争胜利的基石。

    奥多姆终于轰然倒下,在栽倒前的最后一刻,他手链锤依然飞出,砸死了两名战士。在他倒下的地方,几乎不见鲜血流出。在无比激烈的战斗,奥多姆的血已流干,直到最后一刻,他依然战意昂扬。

    李察纵马而来,在奥多姆尸体旁停留了数秒,深深看了一眼这个让人敬仰也让人畏惧的敌人,然后拨转马头,又奔向前方的战场。那里还有数十名骑士在殊死搏杀,对投降的要求充耳不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