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三 意志与钢铁 下

章七十三 意志与钢铁 下

    **章七十三意志与钢铁下格式有问题?请点击这里

    这些骑士都是奥多姆带出来的嫡系重骑他们或许残暴嗜血却也充斥着真正的骑士精神哪怕是绝境之下依然死战不退但是惟一能够命令他们的撤退或投降的人已经倒下了

    李察驻马抬手命令围杀的战士向后退随后一面面重盾重新排列起来构成一圈环形的城墙环形的央就是最后的十几名骑士他们早已浑身浴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座骑都已战死所以他们背靠背站在一起面对着数十倍于已的敌人

    “投降吧”李察作着最后的努力

    但得到的回答却是一口狠狠啐在地上的口水

    李察叹了口气在意识下了最后的命令一片投斧呼啸而起精准无比地砸在圆环央

    战斗结束了

    李察驻马在小高地上默默看着麾下的战士们打扫着战场

    血已将整片战场染红一具具尸体还保持着临死前的姿势而奥多姆的尸体被单独抬出来平放在一块草地上他身上的盔甲布满了刀剑痕迹更有无数魔法爆裂后留下的灼痕或许最能说明战斗残酷的是他身上整整插着二十三支弩箭!李察带回来的这批魔法手弩在射程内就是圣域强者也不敢硬挡奥多姆却用身体硬挨了二十多箭才最终倒下

    此时此刻神官们反而是最忙的对许多受重伤的战士而言神官的神术就是他们生命生存下来的惟一希望流砂和克拉克手都不断闪耀着神术的光芒几个堕落牧师甚至是小牧师西索都在不断治疗着永恒龙殿的牧师之强大在此刻尽显

    伊俄依然光彩照人神术也仿佛不会枯竭般他在伤兵走着一片片神圣光辉从他手洒下而无数目光带着希冀看着他宛若他是行走于人间的神祇

    现在李察看他倒是没那么不顺眼了

    得到主力战败的消息老霍根即刻挥军掉头毫不犹豫地撤退

    李察几乎无损的沙民骑兵这时出现在战场开始围绕着这支纯由步兵组成的队伍不断袭扰将染血之地的马匪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是老霍根爵士用兵沉稳队形始终没乱留下了一百多具尸体后终于把全军成功撤了回去

    和奥多姆爵士一战激烈程度超乎李察预料他不得不打扫战场让战士们得以休息母巢的战斗单位虽然不惧伤痛但依然会疲劳意志并不是总能超越肉/体的

    李察回到诺兰德这段时间母巢在动荡之地不断创造人形初阶战士数量居然积累到了四百多个还有十个精英级别的战士当李察给他们都配齐装备后这批战斗单元即刻就成为让奥多姆也为之侧目的精锐

    这些埋伏在动荡之地边缘的战士进入战场后双方力量对比就彻底扭转拥有超过五百人形战士大量抛掷兵以及两百野蛮人战士的李察在战力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并且在魔法和神术力量上的对比更加明显

    清点战果李察手下战士战死一百多伤两百多全歼对方七百骑兵除了少数轻骑兵逃散外陷入负面魔法和钢铁壁垒战阵的重装骑士失去了最宝贵的机动性几乎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在李察一方由于牧师数量众多补给充分伤兵过一两天就可以再次投入战斗

    此战过后小方丹男爵领虽然还有千余守军但主要的精锐却已一扫而空

    入夜时分激战了一天的战士们纷纷进入梦乡李察在自己的营帐内补足魔力后即开始动手绘制构装现在他手上材料充足也有数量众多的构装方案所以制约的因素就剩下了时间

    握住魔法笔李察屏住呼吸轻轻在准备好的基质附魔皮上勾勒出第一根线条这根线条盘曲复杂拉直的话总长超过三米想要一笔绘成难度非常大它就是这幅生命守护构装的关键直接影响汲取周围游离能量的效率

    李察的手稳如磐石笔尖划痕的精度已达一毫米的十分之一这是正常人根本无法仅仅通过训练能够达到的精度更何况还要同时保持魔力的稳定均衡输出

    第一笔成功了

    李察松了口气这一笔画好这幅构装就相当于完成了三分之一他轻轻提起这根神器级别的魔法笔准备换装魔法溶剂这支笔可以同时盛装三种魔法药剂且按使用者心意切换绝不会互相污染影响这在无形解决了魔法阵杂质过多的一大传统难题

    看到这支魔法笔李察心一暖不由得想起了流砂然而一想到流砂就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太阳神般灿烂的伊俄

    李察忽然觉得呼出的空气已带上了火他几乎凭直觉判断出伊俄这个时候必然在流砂身边!那么他在那里干什么呢?流砂又在哪里?

    无需去想流砂现在应该在自己的营帐里因为所有的伤兵都已救治完毕那这么说伊俄也在她的营帐里?

    “不可能!”李察努力说服着自己可是在他心底却又有一个阴沉的声音在说:“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相信流砂!”李察在心底怒吼!

    “你并不了解她”那个声音根本不放弃

    “滚!”

    “怎么恼羞成怒?想要证明我错了只要去她那里看看不就知道了?你就是怕他也在那里不是吗?”

    李察忽然沉默把魔法笔放下现在他的心情已经不适合绘制构装了肯定做一幅失败一幅这还是李察第一次由于情绪原因无法继续工作下去他可以提高成功率却不能降低材料的质量失败一次就意味着几万金币消失现在每一枚金币对他都很重要

    李察索性拿出‘生命诛绝’的图纸再次开始研究这是一幅接近神奇的构装绝不是普通的三阶构装那么简单其最难的一个魔法阵用途似乎是与同类魔法阵进行链接以把两个构装连成一个整体

    这个魔法阵绘制难度之高李察从未在任何三阶的标准版构装上看到过不过这还难不倒李察李察估计自己状态足够好的话应该试制五次之内就能成功现在问题是他的魔力还达不到绘制这一魔法阵的要求只有当他升到十五级可以使用八级魔法时才有可能

    ‘生命诛绝’其它部分的设计思路也妙到毫巅每看一次李察就会受到一次启发

    然而今晚却不适合干任何事李察盯着图纸看了十分钟却什么都没有看进去意识那个声音反复地提醒着他:“这些时间已经足够干很多事了现在去的话还来得及阻止”

    “还不过去看看吗?打断也行啊!”

    “现在去不去都没什么区别了但是也许会有第二次的吧……”

    啪!李察重重将图纸砸在桌子上

    今晚的时间注定要全废在这里如果他不出去看看的话

    在扎营的时候李察特别吩咐为流砂、伊俄和克拉克各自准备一个单独的营帐高级神官和法师享受特殊待遇是各个位面都通行的准则所以李察的嘱咐表面上看不出任何问题负责军队的刚德和奥拉尔也从没有在细节上让他失望过

    但是……

    李察又想起在介绍伊俄时流砂唇角那淡淡的笑意现在反复回想却似乎可以品味出里面太多太多含而不发的意思从来没有一个神官会管另一个神官叫伙伴李察脑海又浮上伊俄的面容那个如太阳般夺目的神官看着自己的眼神带着兴趣、高傲又有隐隐的不屑但现在在回想李察又看出了隐藏很深的敌意

    伊俄是一个战斗神官神力似乎无穷无尽战场上就是他的天堂而且他是如此的光辉如此的灿烂李察感觉到在他面前似乎自己皇家构装师的光环都被压制得暗淡无光至于其它的比如说容貌气质就根本没有比较的必要了两个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一直以来李察真正在外表上感到挫败感的就只有一个尼瑞斯一个伊俄尼瑞斯对李察是真正的友善而且他的容貌更加倾向于妩媚清丽可是伊俄不同他是堂皇大气的英俊就连李察也不得不承认伊俄的容貌对女人的杀伤力是致命的精灵诗人奥拉尔和伊俄一比完全就成了一个农夫

    李察终于向营帐外走去再这样呆下去李察又要喝酒了可是喝酒之后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在出帐的瞬间李察不知为什么又折了回来一把抓起长刀灭绝才走了出去

    一出营帐迎面就碰上刚德差点撞在一起刚德咧开大嘴刚想开个玩笑忽然觉得李察神态有异竟然有种莫名的杀气他一怔即刻收起了玩笑而是问:“头儿!明天怎么打?”

    李察不假思索地说:“先把奥多姆的尸体送回去然后明天全军进逼黄昏城堡”

    刚德摸着自己的头有些不解地问:“这不是给他们留时间逃跑吗?”

    “就是让他们跑!”

    刚德点了点头没再争辩而是转身去找奥拉尔一起规划明天的进军路线临走之时他看了李察手的长刀一眼眼神很有些异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