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四 你的未来

章七十四 你的未来

    李察浑然不觉,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把刚德打发走的。//百度搜进入索请看小说网快速进入本站他心充满了嘈杂的声音,以至于自己真实的心意都被压了下去。

    “我只是想在军营里巡回看看而已……”李察对自己说。然后一仰头,用力灌了几大口烈酒下肚。

    如火般的烈酒下肚后,李察才怔怔地看着自己手的酒瓶,实在想不起来这东西是怎么出现在自己手里的。他可没有随身带酒的习惯,营帐里也不会有。

    身为全军统帅,在军营喝酒可不是个好主意。李察一向很注意这些细节,于是想把酒瓶扔掉,可是想了想,却又塞进怀里,信步走着。

    长刀灭绝拖在地上,刀鞘不时跳动,在小石子上砸出火花。

    在另一座营帐里,刚德和奥拉尔正凑在一起,研究着地图。说到一半,刚德忽然觉得有些口渴,于是随手在怀里一摸,却是一怔。怀的酒瓶已不翼而飞。

    染血之地的夜很寒冷,可是风却偶尔还会吹来属于白昼的燥热。李察的视线从哨兵、马厩、篝火上一一扫过,然后落在前方不远处的一座营帐上。

    不知不觉,他还是走到流砂的营帐前了。

    营帐还亮着灯火,流砂仍然没有睡。可是投在帐壁上的人影,却是两个。

    李察定在当场,心的嘈杂一时尽去,化为寂静。

    哗,营帐的门帘被拉开,流砂探出头,向李察招了招手,然后对帐内的人说:“好了,先这样。你先回去吧。”

    “好的。”营帐内响起的果然是伊俄的声音!

    李察的心忽然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手不自觉的握紧了灭绝的刀柄。

    伊俄从流砂的营帐钻了出来,向李察笑了笑,就向自己的营帐走去。他的一笑,依然完美灿烂,但是看在李察眼却是富含深义。

    李察差点把刀拔出来。

    他强行控制着自己,走进流砂的营帐,坐下,把视线的焦点盯在对面的帐壁上。刚刚如果再多看一眼伊俄,李察就会觉得控制不住会做点什么出来。

    流砂回转身,放下帘布,然后坐到李察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随后流砂发现李察的表情僵硬,目光更是死盯着对面一块营帐的帐壁看,就象那里有一张五阶构装图纸一样。//她嗤的一声笑出来,伸手在李察视线上摇晃了好几下,才算把他的注意力抓了回来。

    “找我有事?”流砂始终带着玩味的淡笑,盯着李察看。

    “不……没事。只是在军营里随意巡视一下。”李察有些支吾地说。他一张嘴,就喷出一股酒气。流砂笑得更加明显了。

    “巡视军营?那可不是你应该干的事。你想巡视什么?”

    面对如此露骨的问题,李察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强作镇静,分辨说:“我是领主,巡视军营不是职责所在吗?”

    “那是刚德、奥拉尔该干的事,甚至你那几只大蝙蝠也可以胜任。”流砂毫不客气地说。

    李察无语。

    流砂脸色一正,说:“对了,今天你的指挥犯了好几次错误,临场应战也不是很恰当。”

    李察皱眉,他也知道自己今天指挥不是平时的水准,可是刚刚点头承认,没想到流砂补充了一句:“这是伊俄说的。”

    李察全身一硬,可是刚刚已经点头承认了错误,此刻却是无法反悔。他面带寒霜,冷冷地说:“伊俄,他不是战斗神官吗?也懂得打仗?”

    “永恒龙殿的战斗神官都需要研究战略战术的。”流砂说。

    李察忽然觉得气往上涌,冷笑着说:“那么下一场让他来指挥好了!”

    “他也这么……”流砂说到一半,看了看李察脸色,立刻住口。

    李察忽然平静了,双手抚着长刀灭绝,淡淡地替流砂补全了没有出口的话:“伊俄想要我的指挥权是吧?他还想要什么?”

    流砂吐了吐舌头,靠了过来,说:“好了好了!我刚才只是想气气你的。其实是这样,我和他说过你在临战指挥上几乎完美无缺。然后刚才我和他在检讨今天的战斗,才觉得有几处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我知道,这不是你正常的水准。”

    李察依然沉默着。

    流砂看到有些不对,于是索性靠在了他怀里,用力抚摸了下李察的脸,说:“身为战斗神官,和指挥官战术配合得好,才能真正发挥出他们的作用。一个大范围增益或者是驱散神术,早一分钟晚一分钟施法,对战局的影响可是大不一样呢!”

    李察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流砂的头,僵硬的身体放松了一点。

    “另外,伊俄认为,你现在的个人实力还是太低了一点,才十二级的大魔法师,不足以震慑手下。”

    李察的身体又硬了。他险些脱口而出:“是不足以震慑一个十二级的战斗神官吧!”千忍万忍,他才把这句话吞了下去。

    流砂这次似乎没有看明白李察的反应,一把把他拉了起来,然后一脚把灭绝踢到角落里,说:“这件事好解决!来,我现在就把永恒龙殿的神官格斗术教给你。这东西很厉害的。”

    不用流砂说,李察也知道永恒龙殿神官格斗术的厉害,之前他已经很多次亲身领教过了。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继续别扭下去,流砂忽然靠了上来,在李察身上一贴一震,李察就忽然腾空而起,在空剧烈翻滚,然后脸朝下平平地拍在地上!

    流砂再把李察拉了起来,这次开始详细讲解一个个分解动作要领,发力技巧。

    时间不知不觉的溜走。

    深夜,李察不知道被摔了多少下,全身酸痛,迈着僵硬的脚步离开了流砂的营帐。

    流砂倒是神采奕奕,还向李察用力挥手告别,这才放下帘布。李察带着混乱复杂的心情回去,直到走进自己的营帐,才想起来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问。

    伊俄究竟和流砂是什么关系?

    而流砂还没睡,她托着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有时则会心的笑一笑。灯光照耀在她脸上,竟激起一圈圈光晕。

    “你啊!你的未来,可是没有我呢……”流砂轻声自语。

    第二天。

    嘹亮的军号把战士们从睡梦唤醒,军队迅速集合。李察上了战马,远远看到伊俄。战斗神官依然光彩夺目,回望李察一眼,两人目光差点碰撞出火花。

    经过一个上午不急不徐的行军,李察的部队出现在黄昏城堡之下。黄昏城堡上飘扬的是方丹男爵家族的旗帜,城墙上守军数量稀少,看到李察大军出现,城堡甚至连大门都没有关。

    “你们看,希姆的人果然撤走了。”李察微笑着对周围的追随者说。

    苍鹿伯爵驻扎在黄昏城堡的部队连夜撤走,带上了李察专门派人送过来的尸体。

    等回到驻地后,拉图伯爵必然会把一切罪责都推到霍根爵士的头上,毕竟他是不战而逃。实际上霍根做出的是正确决定,如果不是他撤退得坚决,那一千步兵也会被李察留下。

    一千平均只有三级、且事先没有充分准备,又在急行军跑到筋疲力尽的战士,对上李察多达百的级人形战士,只有被屠杀的份。

    但政治并不是这样看问题的,奥多姆力战身死,霍根却根本没去救援。奥多姆尸体上的战痕越多,霍根就死得越快。

    这就是李察送还奥多姆尸体的目的。

    透过精英蝙蝠的侦察,李察已经了解了霍根的作战风格。这是李察最讨厌的对手,他宁可和奥多姆这样的敌人大战十场,也不愿意和霍根打一仗。即使他手里剩下的兵力等级不高,但是如果靠着黄昏城堡的防御工事,还是必然会给李察造成损失。

    城头上一名军官高声叫道:“这是方丹男爵的领地,私人武装未经许可不得通过和停留!你们若再不尽快离开的话,就触犯了王国律法!”

    李察微眯着眼睛,对身边的传令兵说:“告诉他们,就说有批匪徒刚刚逃进了黄昏城堡,我们要进去搜查。”

    传令兵放开喉咙,把李察的话吼了出去。

    那名军官大怒,一脚踏上城头,指着李察怒吼着:“这里不是你家的后花园!一个开拓骑士,也敢在男爵大人的领地上撒野!”

    李察根本不想和这位热血上头的军官理论,只是淡淡地叫了一声:“奥拉尔。”

    精灵诗人即刻开弓,一枝魔法追踪箭就直奔军官心口而去!那名军官惊骇欲绝,抢过身边卫兵的重盾挡在身前。扑的一声,魔法箭生生穿透重盾,但被带偏了方向,插进了军官的肩头。

    李察看了奥拉尔一眼,摇了摇头,说:“你得好好练习一下了,连个废物都射不死。”

    “是,主人!”精灵诗人也一脸惭愧。那军官才八级而已,反应却不是一般的快。

    李察这时放了一个扩音魔法,对城堡上守卫的战士说:“去告诉小方丹男爵,或者老男爵夫人,如果不让我们进去搜查的话,那么我就攻城了。我没时间跟你们浪费!”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