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五 纵贯线

章七十五 纵贯线

    说完,也不等城堡上回话,李察就点了刚德、食人魔和一队人形战士,让他们先行进入黄昏城堡,控制各处要害。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几具城防巨弩,虽然李察不相信小方丹男爵还买得起附魔弩箭,但是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这队人准备出发时,李察忽然感觉到从旁边射来两道灼灼目光,侧头一看,又是伊俄!李察的情绪再次涌动,差点就要开口说和刚德一起,在第一批进入黄昏古堡。话都到了唇边,好不容易才压了下去。李察是魔法师,又是统帅,和先锋部队一起入堡的想法绝对是愚蠢了。

    李察还在庆幸,总算没有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时,谁知伊俄忽然说:“我也和他们一起进去吧。”

    战斗神官由于位置和职责问题,保命的手段也格外的多。李察也不好反对,可是不知怎么的,伊俄的决定让李察感觉到说不出的别扭。连兵不血刃攻下黄昏城堡的喜悦都被冲得淡了。

    半小时后,整个黄昏城堡已落在李察手里。方丹男爵剩余的兵力在这些日子里似乎并未得到多少补充,所以李察的进驻几乎没有受到抵抗。其实拉图伯爵率军撤退后,守军早就没了抵抗的心思。

    李察在城堡里每处都转了一圈,连密室和酒窖都没有放过。这是他的一个习惯,只要他看过了,就会记住。此次过后,敌人再想利用黄昏城堡作为据点据守,地利优势就会被大举削弱。

    不过在男爵夫人的卧室内,李察看到了许多意料之外的特殊工具和道具。显然在过去这段时间,男爵夫人和占领这里的将领之间度过了一段颇为丰富的时光,而且并不是非常情愿,至少一开始是。想到和方丹男爵并肩战斗过的那些日子,李察的脸色越发阴沉。

    走完整个城堡又花了一个小时,现在李察的部下已经逐渐习惯了他这种风格,都开始培养出了足够的耐心。

    看完城堡,李察在方丹男爵生前的私人书房见到了男爵夫人和小方丹男爵。李察直接坐在了办公桌的边沿上,而小方丹男爵和男爵夫人则坐在对面一般给客人准备的椅子上,显得十分拘谨。

    李察首先开口问道:“过去这段时间,你们过得不怎么如意吧?”

    对这个问题,小方丹男爵倔强地抿紧了嘴,一言不发。少年似乎对李察有不少成见,特别是对他开拓骑士的身份,总要显露出一种执着的上位贵族的傲慢。男爵夫人则务实得多,把头深深地垂了下去。她既然知道李察在整个城堡内转了一圈,也就知道他肯定看到了许多不能公开的东西。

    李察敲了敲屁股下的办公桌,说:“让我猜猜,过去是谁一直坐在这张桌子的后面?拉图,还是奥多姆?”

    男爵夫人很想保持沉默,却知道这样做很容易激怒对方,于是柔顺地说:“他们都坐过,不过拉图伯爵坐得时候多些。”

    李察笑笑,说:“夫人,你很聪明,但可惜,并不智慧。如果当初你能够多坚持一下,或许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吧?和我做邻居总好过把一群恶狼引到家里来。希姆当初许给了你们什么条件?”

    男爵夫人轻叹,然后认命地说:“把你的领地交给我们,再从他们附庸的贵族领地割出一部分,凑够一个子爵领。”

    “一个子爵!连我都有些动心了,可是,这能兑现吗?”李察反问。

    男爵夫人轻轻抽泣起来,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回答。实际上,在这段时间里,连方丹男爵领的武器工坊都没能正常运营,而是被拉图伯爵的亲信接手了管理,小方丹男爵这方甚至不知道那里造出来了些什么东西,只得到了象征性的金币补偿。那点金币,要在过去,还不够男爵夫人采购珠宝的。

    李察叫进来了一个士兵,吩咐道:“去把西索叫来。”

    片刻之后,西索走进办公室。看到母亲和哥哥,他显得非常激动,却克制着没有扑过去。母亲和哥哥过去是站在李察的对立面,西索是知道的。但是他也很清楚父亲临终前的愿望,并且彻底执行,现在已经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了永恒与时光之龙,所以坚定地站在李察一方。

    西索等级已达五级,已经属于级牧师了。在他的年纪,这绝对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成就。所以西索站在那里,自然而然就有了一股气势。

    李察拍了拍西索的肩,说:“你们看,西索现在已经是五级的牧师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一名高贵的大神官。我很怀念方丹男爵的友谊,也很佩服他的智慧。现在……你们聊一会吧。”

    西索即刻显得十分激动,抬头探询地望着李察。

    李察拍拍他的肩,说:“不用顾虑时间。”

    在离开书房之前,李察想起了什么,回头说:“小方丹男爵,我刚刚听说,您的叔叔在追捕匪徒的过程不幸坠落山崖,现在生死未知。”

    小男爵抬起头,干巴巴地说:“啊,是这样的吗?真遗憾。”

    李察笑笑,推门离开。

    第二天,小方丹男爵公开宣布重归苍狼公爵麾下,成为附庸。并宣布与李察爵士结成同盟,将会惩罚领地上发生的一切针对李察的犯罪行为。

    又过了一周,满载着建筑材料的车队就由方丹男爵领出发,驶向李察的领地。随行的还有各种工匠,其有不少原本是从李察领地上抓走的。男爵领地上的武器工坊再次繁忙地工作着,每个月都能够生产出上百套上等的盔甲武具。这些出产,自然都流向了李察的领地。

    李察的城堡又可以动工了。

    李察只留下几十名战士驻守领地,大队重新开拔,回返蓝水绿洲。这是李察的习惯,只要把全部实力带在身边,那么领地就是安全的。谁敢打李察领地的主意,大军一回,立刻就能灭了。

    但是在回去之前,他给与染血之地相邻、颇有实力的贵族们都去了一封信,邀请他们派遣代表前往蓝水绿洲城,共同商谈一件真正的大事:

    纵贯线计划!

    这个计划,就是集结各大贵族和数个商团之力,合力打通一条由东至西,贯穿染血之地的通道!这条通道的尽头将直抵西北的苍白高地,与那里的矮人国度建立起联系。而通道的收益,则根据参与各方人力物力的投入,按比例分配。

    纵贯线计划一旦实行,将会对染血之地的马匪、盗贼乃至通路上一切异族形成致命打击,同时也会对铁三角帝国产生一定影响。正是因为染血之地的危险,许多小型商队和团体都是绕行铁三角帝国的,虽然路线拉长,并且要各类交税,但还是比人货两失好。而且李察计划在此期间彻底灭掉的红色哥萨克,也是隶属于铁三角帝国的一个大型商团。

    纵贯线计划受邀的面非常广,李察甚至给希姆子爵都送去了一份邀请书。

    希姆子爵依然是个麻烦,但已经不那么麻烦了。实际上,从始至终,李察都只觉得子爵,连同背后的势力,也只是一个麻烦而已。对付人类大小贵族,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很容易用各种手段拖时间。有母巢在,拖时间对李察总是有利的。

    对付大贵族,战争也会是一种很有效的外交手段。

    这次全歼奥多姆爵士率领的七百骑兵,甚至对格拉斯堡公爵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如此损失,没有一年的时间根本补不回来。而苍鹿伯爵更是被直接打残,两个大魔法师和两个大神官全部战死,金雀花剑士营长也战死,苍鹿伯爵麾下骨干力量一下子损失大半。

    损失人数看起来不大,但个个都是最精锐的战士。奥多姆更是圣域强者,每个圣域强者都能够发挥极大的作用,要不然法罗位面也不会给每一个十级职业者都冠以圣域强者的称号。

    李察相信,再和自己开战的话,就是格拉斯堡公爵都得仔细考虑得失。毕竟对方的利益还是个未知数,而损失却是直观可见的。

    在任何有人的位面,惊人的消息都传递得比风还要快。

    当李察的部队回到蓝水绿洲时,格拉斯堡公爵麾下猛将奥多姆爵士战死的消息已经在城内传开。所以李察回军时,各种邀请和登门拜访的帖子再次堆满了他的办公桌。

    李察直接用灭绝一挥,把所有的纸片扫进了垃圾筐。

    然后他就把自己关起来,一边等候各个贵族的代表到来,一边埋头绘制构装。

    一方面这是李察一贯的勤奋,另一方面,则是他有些不愿看到伊俄,可是也不愿去问流砂。在李察的心,同样的问题已经问过了一次,却没有得到回答。他就不想再去问第二次了。

    其实纵贯线计划,是李察极度郁闷之际异想天开的产物。他当时也以为自己疯了,然而细想之下,却意外发现计划大有可为之处,于是李察索性抛开一切,用去两天时间完善了这个疯狂的计划。抑郁的李察,发起疯来也是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