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六 颠覆

    每到晚饭后流砂总是准时来找李察

    永恒龙殿格斗术其实奥妙无穷几十个基本体位组合到一起变化直是无穷无尽这是真正的战斗技艺并不单纯依靠强大的力量来战斗力量只是技巧得以发挥的基础当然神官格斗术不可能让一个一级牧师打得赢一名圣域但是两名同等级同职业的人狭路相逢活到最后的肯定是掌握了格斗术的那个

    现在李察才发现哪怕他掌握了精灵秘剑对于格斗技巧的理解仍然不如流砂如果徒手近身战的话也不是流砂的对手

    神官格斗术基本都是贴身的战斗流砂的身体接近完美强大的弹性让任何触碰都是美妙的享受在两人几个小时的缠斗什么样的姿势都有过若在过去最终总会引向一场真正疯狂的性/爱可是李察学习格斗术已经整整一周了却再也没有碰过流砂

    因为李察心那根刺总是难以消去

    而流砂却不愿解释即使李察有时忍不住旁敲侧击她也总是含糊过去几次之后李察也就沉默下来了

    从骨子里李察其实继承了母亲伊兰妮的骄傲那就是求来的东西我不要

    在这段近乎于封闭自己的时间蓝水绿洲并不平静一个个贵族的代表陆续来到了蓝水绿洲城市他们无法立刻见到李察就把目标对准了李察麾下的追随者奥拉尔原本算是不错的外交家但现在他的光芒却彻底被伊俄覆盖

    战斗神官容貌仪态无懈可击十二级神官的实力也足以折服大多数人在真神众多的法罗得罪神官比得罪一位法师还要糟糕可是伊俄从不以自己的实力和容貌自傲而是让每个和他接触过的人上到有爵位的贵族下到出身卑微的普通战士都如沐春风仅仅是一周的时间伊俄已经成为整个蓝水绿洲最受欢迎的人

    这一下就连李察的追随者们都看出了问题

    显然伊俄根本不会理会李察的命令

    但伊俄就和流砂一样严格地说并不算李察的下属所以也没人多说什么

    整个蓝水绿洲几乎人人都喜欢伊俄但不会给他好脸色的人也有不少提拉米苏是其最直接的一个似乎恨不得把他扔进煮着肉汤的大锅水花则从来不在伊俄面前笑在一次伊俄当众邀请她共进晚餐时少女只回了一个字:“滚!”

    绯色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落在流砂身上

    一次流砂从李察房间出来时绯色就在路边隐匿着结果一只柔嫩而有力的手忽然蒙住了她杀机四溢的眼睛一把把她拖走

    直到跑出百米之外水花才把绯色扔在地上冰冷地扔下一句“别干蠢事”就消失在黑暗

    绯色则站在原地努力思索

    不过从这一晚起她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莫名地好了许多

    每一夜当流砂走后李察总会站在窗前看着繁星如缀的夜空默默地自问:“我该怎么办?”

    十七岁总是充满了纠结

    在差不多同样的年纪歌顿正在为了替伊兰妮付帐而在臭哄哄的马厩里刷马

    十天后李察终于从房间走出他扔给了刚德三件构装索要的代价则是拉着刚德去喝酒直到人事不省喝到后半段李察似乎觉得身边的人多了不少好象有水花有精灵诗人有一个老头似乎叫克拉克;最后则是一团高大肥壮的身影那不是人

    第二天直到阳光刺在脸上李察才清醒过来他稍稍动了动头就痛得象裂开了一样至于昨天夜里的事李察就只记得自己拉上刚德去喝酒后面还发生了些什么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他呻吟一声从床上挣扎起来用冷水洗了下脸才清醒了一些

    李察的目光落在工作台上发觉原本放在封魔盒内的三幅构装已不见了只剩下一幅半成品的生命守护构装他认真地想了想才想起那三幅构装原本都是为刚德准备的好像已经在昨晚交到刚德的手上了

    “真是糟糕怎么在这种时候会喝酒还喝得那么多!”李察有些懊恼地拍拍自己的额头

    李察从心底里可惜这一晚的时间若他能以完整的状态加上神器魔法笔的辅助如生命守护这样的二阶构装三个晚上就可以完成其它一阶构装最多两晚也就可以了每个晚上对李察来说都是异常重要通向巅峰的道路就是由一分一秒铺就的

    李察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站到露台上清晨的风迎面吹来让他感觉舒服了很多

    不远处传来阵阵喝彩叫好声李察凝神望去看到在军营的校场上两个身影正在搏击

    一个是刚德另一个则是食人魔法师他们两个正迎面撞在一起砰砰的闷响远远传来让李察都感到脚下的木板在隐隐颤动

    刚德和提拉米苏双臂绞在一起正在角力这是单纯力量的比拼没有丝毫取巧的地方但是双方种族的差距太过巨大只论天然力量人类成年壮汉根本比不过食人魔的儿童那不是一个等级上的较量何况提拉米苏虽然是魔法师但食人魔的魔法师同样力大无穷此外他身上还有一幅标准力量的构装

    从体形上看这也不是一个等级的较量但是刚德手臂上肌肉贲张头上汗出如雨居然生生顶住了提拉米苏!只要力量不被压制那么论战技从阿克蒙德死亡训练营出来的刚德则有压倒性的优势

    他一声大喝前腿踏地落足处骤然布满裂纹一股无可匹敌的大力自下而上传到双臂之上食人魔法师居然被一下从地面提起!

    刚德原地疾转几圈转得提拉米苏头晕眼花根本别想用出任何一个魔法咒语这才反身一压把食人魔重重砸在地上这一下下手极重以食人魔法师的强悍体质也哼哼着一时爬不起来刚德摸着自己的光头也有些不好意思连忙伸手将提拉米苏拉了起来

    李察的几个追随者都在校场边观战刚德铀奋地向他们挨个挑战却没有人理他最后刚德豪迈地让他们一起上结果众人立刻毫不客气地一拥而上

    刚一开战提拉米苏就给刚德加了好几个负面魔法水花则瞬间爆发闪至刚德身后没有急于攻击而是先看似多余地大喝一声!

    结果她这声叱喝却有奇效刚德竟下意识地挥手护臀!少女岂会放过他这个多余的动作立刻合身撞在他腰肋要害上刚德庞大的身躯被一下顶翻然后提拉米苏和奥拉尔就趁隙扑了上来按着刚德就是一顿痛打就连山德鲁都杂在人丛里偷空踹了两脚

    绯色悄悄入场也想用左手的湮灭在刚德身上戳两下结果把水花吓了一跳赶紧把她提走

    远远看着这一切李察会心一笑

    刚德刚刚得了三个新构装并且是套装属于蛮荒打击的变种在原版基础上增加了防御力因此战力大增可是这还不到一天刚德就忍不住急于一试新构装的威力果然一举放翻了食人魔法师!

    然后他就冲动了

    想挑战所有追随者的后果就是被貌似简单纯良的水花阴翻

    一时间李察都有些想要下场去搏击一番了

    这个早上看起来十分美好只不过还少了流砂

    可是流砂若出现伊俄必然跟在她身边

    李察脸上的微笑忽然凝固了

    就在这时一名战士走到李察身后说罗浮求见

    李察微微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什么罗浮要在这个时候来见自己于是吩咐战士带罗浮到底楼客厅等候自己马上就下来

    这时在大门外罗浮正背着双手也在观看着校场的格斗但是他的脸上全是凝重特别是最后追随者们群殴刚德时提拉米苏的施法速度刚德强悍的身体抗打击力水花的骤然爆发到最后放翻刚德的一撞都让他看得眼皮跳个不停

    罗浮自忖如果自己处在校场被四人围攻根本抵抗不了多久必须逃走逃得慢了都不行因为还有一个奥拉尔在精灵诗人看似不起眼但战歌和相应魔法配合在一起威力却可以大到不可思议

    看来奥多姆死在李察手里的消息应该是真的

    李察花了几分钟把自己的仪容整理得一丝不苟才下楼来见罗浮这是贵族间基本的礼仪显示的是起码的尊重

    一进客厅李察就笑道:“尊敬的罗浮阁下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我了?莫非我这里的早餐比较美味?”

    罗浮微笑着说:“正好我也没有用早餐呢!”

    罗浮这种态度就很耐人寻味了有刻意结交的意思而此时的李察无论从实力还是身份地位其实都比罗浮还要差了一筹

    李察若有所思于是吩咐仆人准备早餐片刻后两人用完了丰盛但不算奢华的早餐李察让所有的仆人都离开餐厅然后才对罗浮说:“我想您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吧!”

    罗浮端起咖啡杯轻轻吹了吹上面的泡沫然后品了一口才从怀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递到李察的面前说:“我这次来主要是想把这个送给您”

    第一次罗浮非常郑重地对李察用了您这样的敬称

    李察打开盒子里面盛放的是两根断指!

    两根断指一是右手指一是左手拇指上面都纹着蜘蛛图案并且佩戴着一块黑晶和一块碧翠的魔法戒指这两枚戒指散发出强烈的魔法波动对使用者的力量和活力有相当幅度的加成这是相当有名气的对戒夏绿蒂的常春藤也是圣域强者图拔的个人标志

    李察仔细鉴别着两枚戒指片刻后才盖上盒盖问:“图拔死了?”

    “他的头颅被我的剑气激碎了好在还有这两根手指呵呵没了这两根手指他大概宁可去死”罗浮笑着说

    李察学着法罗年轻贵族玩世不恭的样子吹了声口哨说:“三十万金币是您的了!”

    罗浮的眼闪过炽热的光芒但犹豫了一下却说:“李察大人能不能……把金币换成更加强大的构装?”

    李察立刻点头说:“可以”

    罗浮有些吃惊犹豫了一下说:“非常感谢您的慷慨!但其实我也知道构装是不能随意扩散的在您属下身上使用的那种构装应该只会给足够信任的人我……”

    “我相信你!”李察打断了罗浮的话

    “这个……”罗浮又惊又喜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李察微微一笑说:“既然你激发了战争傀儡的第三层威力我们就算是自己人了”

    一提到战争傀儡卷轴罗浮双眼射出炽热光辉由衷地赞叹说:“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威真是无法形容!”

    李察拍了拍罗浮的肩笑着说:“当你积累足够向永恒与时光之龙献祭过一次之后那时的神恩和神威才叫无法形容!”

    罗浮郑重地点了点头全不介意李察拍他的肩而且觉得理所当然

    他这时当然不会知道献祭一旦开始就再也无法结束但即使知道是否又能抵御强大力量的诱惑呢?

    得到了李察的承诺罗浮怀着期待与忐忑的心情离去

    李察回到自己的实验室坐到书桌前打开了一个外貌平平的笔记本想了想才用鹅毛笔蘸了蘸墨水在笔记本上写下:

    “在法罗的第一步终于迈出并且坚实地踏在了地面上只是放眼四顾我却发现我在本位面的盟友都是马匪、盗贼、强盗、杀人犯、抢掠成性的沙民以及骗子、叛徒和无信者似乎只有依靠这些人我才能够颠覆一个旧秩序

    难道这才是位面战争的本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