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七 阴暗

    送走罗浮,李察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原本的轨迹,天也灰暗下来,窗外的阳光根本与他无缘。偌大的魔法实验室里,无风、恒温、仿佛连空气也胶着凝滞。

    李察铺开了生命守护,提起魔法笔,慢慢将魔力浸入笔内,笔尖上相应亮起一点光芒。只是看了魔芒的光泽和稳定度,李察就摇了摇头,继续提高魔力灌注的强度和稳定度。好不容易光芒稳定了,李察却开始对着魔法阵发呆,一笔都没有画下去。

    一个上午悄然在指间溜走,李察不过画了两笔,其还有一笔差点出错。

    啪!李察重重把魔法笔拍在桌上,直接走到水盆边,对着水盆就施放了一个寒冷之手。他把魔法威力控制得恰到好处,刚好把这盆水变成半冰半水的混合物。然后,这盆冰水就被李察浇在自己头上。

    李察也不禁打了个寒战,他静静站着,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但是应该怎么做,李察也不是很清楚。

    李察抬起手,看着自己纤长的五指。真实的天赋开始在五指上勾勒数字,并且越来越多,以数字的形态将他的五指诠释出来。当李察处于一个数字构成的世界时,他总会变得冷静一些。

    同一时刻,流砂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无声地翻阅着时光之书。

    书页上是一片空白。

    其实如果她想的话,时光之书上就会出现任何她想要看到的内容,可是现在书页翻动,每一页都是空白。

    伊俄靠在窗边,沐浴在阳光下,洁白的神官袍似乎从不会染上尘埃,金色的花纹与阳光的光芒融合在一起,熠熠生辉恍若圣光。

    他忽然笑了,说:“你们这样何苦呢?”

    “你懂什么!”流砂冷冷地说。

    伊俄的笑容总是那么富于魅力:“我要是你,就会和我保持距离。”

    流砂用力翻书。

    “李察,看来受打击了。”伊俄再说。

    哗啦啦的翻书声。

    “我敢打赌,明天他就会恢复正常。但这条路走下去,他最终会放弃你。”

    时光之书停了停,然后又哗哗地响了起来。

    伊俄没有再说什么,该说的话都说过,再说就反而不好了。哦,不,还有一句要对李察说。他靠在窗边,唇角露出成竹在胸的微笑。

    十七岁,还是一个明明想要并肩,最终却走向不同方向的年纪。

    智慧能够弥补很多东西,但有些却只能依靠岁月来洗练沉淀。就连大魔法师和神眷者也难以例外,只是神眷者另有想法,却不愿,也不能说出来。伊俄知道,却也不会说。他并不是刚刚降生的幼体,而是有着恒远的智慧。

    每个天选卫士,都是有灵魂的,也都是有针对性降生的。

    黄昏时分,李察带着毫无表情的脸,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手还提着一个封魔盒。二阶构装生命守护终于完成了,速度和效果比他原本预期的还要好。如果让卢诺看到整个过程,甚至会怀疑李察是不是专为构装而生的炼金机器。

    这是为食人魔法师准备的构装,有了它,经常喜欢提把双手战锤冲在第一线的食人魔法师生存几率就要高得多。

    每个构装都会给追随者带来力量实质上的巨大提升。李察,或许不能够亲手去创造奇迹,但是他却能够制造出一个个可以带来奇迹的人。

    但李察刚刚要关上房门,动作却忽然僵住,然后缓缓回头。在他原本所在的房间,正有一团阴影在滚动着,逐渐成形。

    阴影生物!

    李察几乎都快要忘了这件事了,然而就在他不经意的时候,阴影生物竟又出现在眼前!第一次的阴影豹,已经让李察要殊死去搏斗。这次又会出现什么?阴影生物一旦出现,总会越来越强大的。

    房间的阴影分成两团,略小的一团凝聚成一柄双手巨斧,诡异地悬空立着,大的一团阴影则化为一名阴影武士,一伸手握住了巨斧。阴影武士环顾周围,然后盯住李察,握住巨斧往胸前一横,竟然透出凛然杀气!

    这名阴影武士显然不是阴影豹那样只凭本能战斗,而是具备了相当高的智慧,并且懂得使用武器。他手的巨斧已泛着黑钻般的光泽,不是看上去有如实质,而是真的凝聚成了实质。与此同时,黑色烟雾翻腾着,阴影武士身上正不断凝聚盔甲,也同样泛着黑钻光泽。

    李察不知在想着什么,忽然把手的封魔盒扔在地上,双眼透出疯狂之色,默不作声地抄起门后竖着的长刀灭绝,大步向阴影武士走去,长刀一抖,刀鞘即击碎窗户,远远飞出!

    李察右手平举,端着长刀,距离阴影武士不到两米。

    这个战姿,与阴影武士针锋相对,不光充满霸道,接下来还可以瞬间转成十几个神官格斗技的招式。神官格斗技虽然主要是近身徒手格斗,但是体技巅峰殊途同归,稍稍变幻一下,就可以衍变出近身刀法。

    阴影武士的双瞳阴影流转,犹如神色复杂。武士没有急于进攻,反而两点只见萤光不见实质的瞳孔盯紧大踏步走来的李察,似乎在观察他的弱点。这可绝不是阴影豹之类能有的智慧。

    但李察却不愿意等,他喷出的鼻息已带着炽热的熔岩味道!

    李察握刀的手骤然一紧,长刀灭绝已带着尖锐啸音,横切阴影武士的身体。阴影武士手巨斧瞬间竖立,挡下了李察狂野的一刀!刀斧相撞,竟然迸射出如雨火花!

    李察双手握刀,步伐变幻,长刀如狂风骤雨般斩向阴影武士!这一刻,他吐息如火,神官格斗术、精灵秘剑和血脉能力都在智慧能力下融为一体,换来刀刀如风如雷!

    李察大脑到后来更是一片空白,只觉周身血脉燃烧不已,只想更快、更狠地将灭绝斩出!此时此刻,瞬间切割出百十条死亡线的长刀灭绝才有了几分名字的神韵。

    轰的一声,房间窗户彻底爆碎,木片足足飞出数十米远!在木片,灭绝也远远飞出。但肉眼可见它的刀锋上,还缠绕着丝丝缕缕的阴影。

    阴影武士身体缺了一大块,左胸心口处更有一个恐怖空洞,看起来凶厉气焰已去了大半。而李察双手空空,右胸的衣衫裂开了一道大口子,肌肤上则出现一道醒目的红线,正在泛出一滴滴血珠。那道血红忽然绽开,露出下面红白相间的血肉,甚至可以看到几根惨白的肋骨。

    “你完了。”李察平静地说,语气犹如喷发间隙的火山。

    李察后退一步,反手一捞,无名精灵长刀已抓在手,然后一个箭步,几乎扑入阴影武士的怀!

    澎湃的月力,再次淹没了一切,而房内又是一场浩劫!

    电光石火间,战斗已结束。

    水花第一个出现在门外,但她只看到满屋的狼藉。在废墟般的房间央,李察单膝跪地,手握着精灵长刀的刀柄,全靠着它的支撑才没有倒下去。

    李察背对着门口,水花的耳却听到了滴水的声音。

    她身体一颤,立刻轻轻一个空翻,落到了李察面前,却看到李察右手捂住小腹,鲜血正从指尖涌出,再一滴滴掉落,已在他面前积成一汪鲜泉。

    少女一下子慌了,想要去拉李察的手,急于想看到伤口,却又不敢。这个狼一般的少女,第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丝毫都不懂得治伤的方法。李察的手紧紧捂着腹部,丝毫不敢松动,即使这样,血也止不住从指缝内涌出。

    澎湃的杀气突然袭来,破碎的大门处传来刚德的声音:“头儿!你怎么了!?”

    精灵诗人抢在刚德之前冲进房间,他反应非常快,一看情况立刻就是一个治疗微伤施放在李察身上。这是他现在能够放出的最高等级治疗术,由于职业限制,他只有到了十四级才能学会治疗术。

    这个治疗微伤非常及时,李察即刻轻轻地哼了一声,僵硬的身体也开始轻轻颤抖。

    一道浓冽的圣辉突然出现,降在李察身上。是治愈!

    看到这道光辉,水花几乎要跳了起来。当治愈出现,至少意味着李察能够保住一条命。流砂手再一挥,颈间项链光芒闪动,拥有厨治疗效果的愈合又落在李察身上。用过瞬间和道具法术,她才以极速吟颂着咒语,准备第二个治愈。

    这时一道比治愈强烈得多的圣辉落在李察身上!这是治疗效果比治愈更强的神圣礼颂,出自伊俄之手。他虽然是战斗神官,但毕竟等级放在那里,神术治疗效果不俗。而且神圣礼颂还有驱除不良状态的功效。

    李察全身一震,身上圣辉流转,可以看到几缕阴影被圣辉驱除出来,然后和圣辉发生激烈冲突,互相湮灭。李察痛苦地闷哼一声,状态明显好了些。

    当流砂第二个治愈出手的时候,克拉克也赶到了,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位堕落牧师。克拉克经验丰富,只看了一眼,就是一个神圣礼颂。两位堕落牧师等级不高,心思却快,同样把一个个强效治疗放在李察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