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八 痛得舒服

章七十八 痛得舒服

    墙壁轰的一声,出现了一个大窟窿,提拉米苏把大头伸了进来,却因为撞墙有些晕眩,看他还没有完全聚焦的眼睛,就知道他肯定一时没有看明白发生了什么。**9vk小说网网友手打

    转眼之间,共有三位神官和两位牧师同时往李察身上砸神术,别说李察生命力强悍,就是新死之人,都有可能被救过来。

    伊俄率先停手,耸耸肩,向后退了一步。

    水花蓦然抬头,狠狠盯了伊俄一眼。战斗神官则还以一个灿烂的微笑。少女的反应是眼所有的情绪瞬间冻结,变得冰冷凝固,宛如一滩不动的死水,左手已反握住永眠指引者的刀柄。她已起了真正的杀心,而且不再掩饰。

    伊俄脸上的笑容不变,只是摊开手,对少女说:“真的已经不用我了!其实,他现在用神术也没有太大效果了。”

    伊俄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全身微微一僵,微笑凝结在嘴角。就在身后不远处传来一缕隐约的杀机,竟让他的心脏收缩,十分难受。伊俄保持双手姿势不变,缓缓转头,恰好看到绯色静静地站在几米外。她用罩袍包住了全身,只露出一只透着绯红的眼瞳。就是眼睛流露出一种看死人的神色。

    李察忽然咳嗽起来,把水花和伊俄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他身体不断颤抖着,剧烈咳嗽到了最后,终于吐出几团紫黑色的血块,还可以看到有几丝阴影在表面流动,然后在空气迅速淡薄下去,最终消弭。吐出血块后,李察左手一用力,拄着插在地板上的精灵长刀,慢慢站了起来。

    流砂冲到李察面前,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遍,看过每个伤口后,才盯着李察,一字一字地叫道:“你,疯,了!?”

    李察身上的伤口已止了血,却没能愈合。透过三道恐怖的伤口都可以看到折断或者裂开的骨头。如此伤势,哪怕是已经经过神术的过量治疗,接下来几天还用神术厨温养,也要几天才能养好。

    伤口处还可以看到一缕缕缠绕的阴影能量,这是阻止伤口愈合的力量。过量神术的圣辉还没有完全消失,仍然在肌肉和血管间闪烁,但无法让这些烟雾般的黑丝彻底消失,只能依靠时间来慢慢清除。想要即刻根除李察体内的阴影力量,恐怕只有级神术才能办到。**

    李察淡淡一笑,好象这些伤不是在自己身上一样,轻松地说:“突然出现了一个阴影生物而已。已经被我干掉了。”

    流砂琥珀色的眉毛立刻挑了起来,几乎要象苏海伦那样竖起来了,怒吼着:“阴影生物!你为什么不逃,而是要选择自己单干?阴影生物已知的就有几百种,其你现在能够干掉的还不超过二十种!你以为自己是神眷者,每次都恰好会出现能够被你干掉的东西?你只要逃出来,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就能够合力把它干掉!我的时光之力就是阴影生物的克星!”

    李察笑笑,没有回答,而是忽然抓起流砂的手,把一直抓在右手的一个东西放在她誓,说:“这个给你!”

    说完,李察对奥拉尔说:“帮我把这里整理一下,我换个房间去休息。”

    流砂这时正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誓,那里躺着一颗晶莹的黑钻,里面正有一缕阴影在来回徘徊。

    影钻,只有强大达到一定程度的阴影生物死后才能凝结而成,含有阴影与空间双重力量,是非常珍贵的空间材料,可以用于空间装备,或是制造重力装备。任很够凝结出影钻的阴影生物,按正常力量对比来说,都应该轻松干掉李察。哪怕学会了神官格斗术的李察也不行。

    “这是能够凝结影钻的阴影生物!你真的疯了吗?”流砂冲着李察的背影叫了起来。

    李察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淡然说:“不是已经干掉了吗?”

    流砂声音一滞,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看着李察远去。在经过伊俄身边时,战斗神官忽然头一偏,向李察轻声说了一句什么。他的声音很轻,流砂还在盯着誓的影钻,没有注意到战斗神官的举动。

    倒是有两个追随者听到了,战斗神官说的是一句听起来很普通的话:“明天我用神术给你治疗吧,可以好得快点。我现在可是十三级的神官了。”

    李察嘴角一牵,算是笑过,支撑着走远。

    绯色刚刚从楼下翻上,手里抓着李察抛掷出去的长刀灭绝。不过李察已经绕过走廊拐角,走得远了。

    所有的追随者都感觉到李察想要一个人静静,所以都没有跟上。流砂握紧手的影钻时,李察已经走了,她想追上去,却能够感觉到李察的背影投出来的那一丝疏远。

    流砂一咬牙,刚想跟上去,只迈出一步就停下,左右望去,这时才发现周围气氛十分诡异。李察所有的追随者都如雕塑般站在原地,动都不动,但是周围的气压正迅速降低,空开始有浓郁的杀气盘旋。衬托着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房间,似乎踏入了一个战场。

    提拉米苏时时用手抓抓肩膀上正在冒出头的独角,刚德活动着自己的手指关节,不时发出噼啪的声响。奥拉尔一脸轻松,却悄然退到了墙角,环臂抱在胸前。可是精灵诗人只要吹几声口哨,亦会有战歌效果。

    绯色则一点都不掩饰,右手紧握着‘灭绝’,瞳孔凶光闪动。而水花干脆把永眠指引者握在了手里,双足分开,只以足尖点地。如果少女开始蹲伏,那就是要动手的先兆。

    李察所有的追随者,这一刻,竟都是临战状态!流砂四下望望,直觉让她暗自警惕。追随者们,现在摆出的姿态明显不是和她一个阵营的。

    伊俄仍然靠墙站着,懒洋洋地抱着双臂,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阳光。

    几名追随者互相望望,于眼神交流了许多信息。水花的目光无比凶狠,于是刚德摊摊手表示退让,让少女出头。

    水花握刀的右手舒张,然后纤长五指再一根根握紧,长刀永眠指引者刀尖点地,竟开始急剧颤动,发出轻微的啸叫!

    少女向伊俄一指,喝道:“你,把你的手放下,站直!不然我就砍掉它们。”

    伊俄眼睛一眯,非常惊讶。

    “水花,你干什么?”流砂皱眉问道。

    少女没有理会流砂,而是提起了刀。绯色的眼睛亮了起来,左臂上的刀锋悄悄探出一截。刚德握紧了拳头,提拉米苏双脚无意识地磨着地,奥拉尔也站直了身体,脸上的微笑已不见。

    几名牧师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而克拉克则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他立刻向后退了几步,离开了房间的范围,并且顺手把牧师们一起卷走。这不是他们应该参与的冲突。

    伊俄终于笑了,站直身体,然后摊开双手,说:“这样可以了吗?没必要如此认真吧?”

    水花如狼一样盯着伊俄,片刻后才用略带沙哑低沉的声音说:“我们不是朋友,别和我们开玩笑!”

    流砂又惊又怒,叫道:“水花,你们都在干什么?”

    少女手一挥,永眠指引者已回到背上刀鞘,然后看了流砂一眼,一言不发,转身离去。其它追随者们也都跟着水花而去,没有人和流砂告别。而已经带着牧师们退到走廊上的克拉克四下看看,也悄悄离去。这个场合,并不适合他掺合其。

    房间的废墟内,就只剩下流砂和伊俄。流砂脸色忽然沉了下来,盯着伊俄,说:“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都想对你动手?”

    “也许是误会。”伊俄在流砂面前,又恢复了阳光和轻松。

    流砂盯着伊俄,一字一句地说:“最好只是误会!记着你的身份,以及我创造你出来的目的!”

    说完,流砂就扔下伊俄,自行离去。在流砂走远后,伊俄才吐了口气,看着流砂离去的方向,低声自语:“我的身份?呵呵,说不定过些时候,就会变了呢。你们啊,毕竟太年轻了。其实只要把话说出来,不就是几句解释的事吗?反正啊,我是不会替你们传话的。”

    说完,伊俄迈着悠然的步伐离去。在十余米外,绯色悄然浮现。她苦苦思索着,刚刚伊俄的自语她都听见了。但是她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听到这些,神官不可能是些没事喜欢自言自语的家伙。

    李察来到一间客房内,把房门关好,随意拉了张椅子坐下,这才出了口气。他坐了一会,才抬起右手,誓赫然躺着另一枚影钻。这次来袭的阴影生物其实是两个,一个是阴影武士,另一个则是武士手幻化出来的那柄战斧。

    李察笑了笑,随手一抛,那枚影钻划出一个高高的抛物线,恰好落进架上的一个花瓶内,发出叮的清脆一响。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胸腹上的两道巨大伤口,居然伸手轻轻去戳了戳。虽然伤口已被神术力量封住,但这一下依然疼得李察颤抖了一下。他忽然笑了,笑容有些疯狂。

    还是身上的痛,痛得舒服。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