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三 命运宠儿 下

章八十三 命运宠儿 下

    希姆立刻说:“已经知道的一共有三样能力,一个是‘成年’,据说在某个不特定的阶段,血脉觉醒者就会进入沉睡阶段,而在此期间实力会大幅增强,至少也会达到十级圣域强者的程度。第二个是‘战争天赋’,觉醒能力的话,可以在战斗大幅提高战斗力,并且攻击偶尔会附带破魔效果。最后一个是‘自然领域’,可以使魔法师的魔力恢复速度提高以及增强自然类魔法的威力。”

    李察上上下下地看着希姆,有些玩味地问:“那你觉醒的能力……难道是‘成年’?”

    “是的!只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沉睡。”希姆倒是一脸骄傲。

    李察叹了口气,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头。难怪神圣独角兽血脉可以和巨龙血脉并列,能力果然逆天。特别是这个‘成年’,不管是什么人,只需要到时候大睡一场就能成圣域强者,也难怪这个希姆整天无所事事。他根本就不需要努力,只要吃了睡,睡醒了玩,玩累了吃就行了。红杉王国重视独角兽血脉也是有道理的,只要觉醒血脉能力,就有可能直接收获一个未来的圣域强者,这种好事谁会不重视?

    可是一想起自己从离开鲁瑟兰村的一刻起,就没有过稍长一点的休息,连觉都不敢多睡,现在也才到十二级大魔法师的水准,而希姆只要大睡一场等级就能够远超自己,李察心里终于失去了平衡。

    这他\\妈\\的才是命运真正的宠儿!李察盯着希姆白白的胖脸,恶狠狠地想着。

    而且最终,李察还是忍不住微酸地说了一句:“就你这样的,就是睡成了圣域强者,也只会是圣域强者最弱的一个!”

    希姆呵呵一笑,倒是不以为耻地说:“没事!大不了到时候我只挑十一二级的打就行了。”

    李察大感头痛,打断了希姆的话,说:“好了!我都明白了。现在我们该谈谈报酬了。”

    “报酬?”

    “替你当挡箭牌的报酬。”

    希姆一声哀号:“我们不是刚刚已经谈好了报酬吗?”

    “我刚刚改变主意了!现在我觉得,还是把你交还到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的手里比较好!”

    “不!”希姆一声惨叫。

    最终,李察还是和希姆达成了一致。额外敲诈的成果包括希姆的家族额外为李察平价提供大量的精品级别装备,另外会向李察供应足够数量的珍稀矿产。在希姆子爵给出的供应范围,李察发现居然有三种可以在诺兰德卖出高价的品种,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当希姆离去时,依然不明白李察为何会突然提高价码。不过他总算是得到了最重要的两样东西,附魔装备和构装的供应,以及摆脱给伯爵夫人配种的生活。

    送走希姆后,李察忽然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现在,他终于可以说在法罗位面站稳了脚跟,而且已经可以从位面战争源源不绝的获取收益。从绝对数额上说,李察的收入甚至比歌顿经营了许久的休兰位面还要高。然而本质上的差异,其实主要还是来自李察构装师的身份,以及流砂所代表的永恒龙殿在幕后的支持。

    而且法罗的富庶,绝不是休兰可比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是等待各个参与纵贯线计划的贵族把军队派来了。这个过程会十分漫长,集结前锋部队的时间就需要半个月,全部大军集结则需要一个月时间。

    难得的一个月空闲,李察决心将时间全心投入到构装的制作,空余时间则全部用来冥想提高魔力。

    个人力量的不足,现在已经成为李察心头一块硬伤。而从献祭,李察得知提升精灵血脉幻星能力,就有可能大幅提升深蓝系列冥想术的效果。这是已知惟一加速魔力提升的途径。深蓝幻想所捕获的星芒拥有增强血脉力量的作用,但是用它们来增强血脉能力的话,就不能用于增加魔力。这是一个两难选择。

    这一晚冥想时,李察在捕获的两点星芒融入体内,勉强操纵着它们的走向,引导它们飘向精灵血脉幻星的那株主干。但是星芒改道的能力十分有限,只有一颗最终融入到幻星内,而另一颗则最终与李察的魔力融为一体。

    幻星主干还是第一次得到星芒补充,融入星芒后,似乎有了一些光泽,却又似乎全无变化。还好李察有可以数字化的真实天赋,要不然还真难以察觉如此细微的变化。第二个小时,李察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整整一个小时只捕捉到一颗星芒,而且没能融到幻星主干内。

    一夜过去,李察终计捕获了26颗星芒,并且成功将10颗融入幻星主干内。到结束冥想时,原本模模糊糊的幻星主干上终于显露出一抹淡淡的绿色。那是生机的颜色。

    这么一点点变化,就让李察信心大增。于是在接下来一个月内,李察始终都尽可能地将捕获的星芒送往幻星主干内。直到纵贯线联军集结完成前的那个夜里,随着第300颗星芒融入幻星主干,那棵本如枯木般的主干忽然一震,在顶端一根分枝上缓缓冒出了一片嫩叶!

    精灵血脉幻星能力终于复苏了!李察几乎要跳起欢呼!成功激活幻星能力,已可见深蓝幻想的强大。

    此时距离天亮已不远了,李察按捺下激动的心情,继续冥想。这次进入冥想不久,李察体内的幻星主干顶端的新叶就开始轻轻颤动,片刻之后,李察周围居然同时浮现了七八点星芒!而且其还有一颗特别巨大,是普通星芒的一倍。

    巨大的惊喜险些让李察直接脱离冥想状态。

    刚刚激活了幻星血脉,就让李察的冥想效率提升了三分之一。现在的瓶颈不再是找不到星芒,反而是李察捕捉不到那么多的星芒。好在浮现的星芒偶尔会出现个头特别大的家伙,就成了李察的首选。

    但是再冥想一个小时后,李察的心境终于难以平静,于是退出了冥想状态。今天收获巨大,适当的放纵也是必要的。

    往窗外看看,距离黎明还有半小时左右,正是最黑暗的时候。于是李察索性披衣出屋,在营地随意巡视着。

    现在大部分贵族的兵力已经到位,纷纷在蓝水绿洲外扎营,形成大大小小十几个营地。而希姆子爵的营地则紧挨着李察的部队驻地。遥遥望去,子爵营地内一片安静,闪耀的魔法火炬下,只见一队队军容整齐的巡逻士兵在走来走去,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杂乱身影。

    相比之下,其它贵族的私兵营地军纪就要差得多了。最好的算是苍狼公爵的附庸军队,但也时时看到有零散战士走动。有些贵族私兵的营地干脆空荡荡的,显然集体到绿洲城内寻欢作乐去了。而另外一个贵族营地则灯火通明,喧嚣之声遥遥可闻,仍在狂欢。

    看到这些部队,李察不禁摇了摇头。不过他原本也没打算依靠这批流氓一般的私军。而且就算没什么战斗力的私军,李察自信也能够让他们发挥出一些作用来。

    在浓郁的黑暗,忽然多出了一点光。

    李察不用看,就知道随时随地总把自己弄得如此光辉夺目的家伙,必定是伊俄。说起来,他倒是快有一个月没有看到伊俄了。偶尔见到流砂,她身边已没有了伊俄的身影。

    再说,痛揍了伊俄一顿后,李察自觉心胸又宽阔了不少。但是,假如战斗神官还是那么不开眼的话,李察倒不介意让自己的心胸再开阔一些。反正事实已经证明大魔法师的心胸还大有潜力可挖,和歌顿那种似乎可以包容世界的心胸相比,至少现在还不具备可比性。可是在必要的情况下,歌顿也可以让自己的心眼小到容不下一粒砂子的地步。

    身边的光芒越来越亮了,伊俄已经和李察并肩而立,一同遥望着远方精彩纷呈的私兵军营。

    “大魔法师,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冥想吗?”伊俄问。

    李察没有回答,而是说:“如果打仗的时候你还是如此光芒四射的话,就会成为敌人射手的活靶子。”

    “是吗?你难道不知道,永恒龙殿的战斗神官根本不怕射手?”伊俄笑道。

    “不怕射手,不代表不怕杀手。不然也不会被我揍晕了。”李察悠然说。现在在伊俄面前,他倒是有足够的自信。

    “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是十四级了。”伊俄试图换个角度打击李察。

    “一段时间内,我还会是十二级。”李察说。淡然的话语却带有强大的自信,让伊俄不断皱眉。上次肉搏,可以说伊俄没有预料到李察会如此拼命,而且体格如此强壮,也可以说是李察的运气够好。但是当伊俄升到十四级后,他不相信李察有任很赢的机会。有时候力量等级的差距是不能单靠技巧弥补的,何况天选卫士的格斗术会跟着等级晋升。

    李察又说:“你难道只敢和比自己等级低的人战斗吗?我和流砂刚到法罗的时候,每场战斗都是面对等级高得多的敌人。”

    伊俄并不为李察的言辞所动:“等级才是真正的优势!话说回来,大魔法师阁下,我听说你有一个非常厉害的老师啊,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能够举行两次最高等级的献祭,还真是难以想象呢!”

    李察哈哈一笑,说:“我是有一个好老师,也有一个不错的家族。至于我的父母,则给了我不错的血脉能力。但是,假如你和我同时拥有这一切,到了现在,你肯定会被我踩在脚下!老子在辛苦冥想,努力钻研构装,连觉都舍不得睡的时候,你又在干什么!?所以,别拿这些来说事,有本事就来把我揍趴下!”

    伊俄也笑了,说:“别以为只有你一个勤奋拼命!我们走着瞧吧,反正时间还长着呢。”

    “继续吹!”

    战斗神官终于大怒,他向远方的军营一指,冷笑着说:“你就准备靠这些乌合之众打穿染血之地?”

    “不可能吗?”李察反问。

    “在我手里,一只绵羊都会变成狮子!想要打通染血之地,还是得靠我!”伊俄傲然说。

    李察则哈哈大笑,说:“在我手下,一群绵羊会变成狼群!你这东西没出现的时候,难道老/子打的不是仗?”

    伊俄默然片刻,才说:“十二级的大魔法师先生,那我就看看,在你手里又能创造出什么样的奇迹出来!”

    李察忽然豪气大发,同时又有些内急,反正左右无人,索性拉开了裤子,开始对着草丛放水,一边说:“老子就让你看看!不过,你要是不听我的指挥,那就给我呆在这,我不需要指挥不动的家伙,哪怕那家伙是一个战斗神官。说句不好听的,这场战争,还真的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伊俄重重哼了一声,索性也拉开了裤子,一边放水,一边咬牙道:“你当老子象你一样无耻?作弊这种事,只属于你们这些贵族!”

    于是,在黎明前的夜,一个大魔法师和一个战斗神官,对着同一丛灌木开始了另类的战斗,结果平分秋色。

    第二天,是李察初次检阅贵族军队的日子。

    所有的私军都被轮流拉到同一块场地上,李察则和贵族们代表们一起检阅。这一比较,私军素质高下,登时一目了然。苍狼公爵的附庸大多是好战分子,军队精锐自不必说。然而最精锐的反而是希姆子爵的军队,倒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李察倒是已经知道了原因,因为希姆子爵这批军队,其实是他的父亲苍鹿伯爵,以及格拉斯堡公爵抽调精锐组成,而他的母亲也从娘家调了一些精锐战士过来。所以家族为了希姆的重新崛起,还是下了血本。

    直到最后,才轮到李察的部队。

    李察只让人形初级步兵出场,却一举镇住了所有的贵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