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八 夜袭 上

章八十八 夜袭 上

    城墙上被火把照耀得有如白昼,特别是魔法城防弩附近,更是有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士在形影不离地守卫着。

    夜风忽然大了,吹得城头的火把明灭不定。

    夜空,一只只蝙蝠开始压低高度,甚至有几只在营地内低空掠过。在李察意识内,几个光点纷纷接近或到达预定的位置。

    “时间到了。”李察淡然下达了命令,随后就策动战马,带领着追随者笔直奔向蓝方营地!

    奔雷般的马蹄声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清晰,城头守卫的哨兵惊疑不定地探身向外面张望,现在确实到了巡逻轻骑回营的时间,但是为什么没有警讯还跑得这么急。墙里站班的士兵则笑骂一声,说了个粗俗的段子,引起一阵哄笑。

    李察带领追随者奔出去后,一排排战士整齐划一的站了起来,小跑着冲向蓝方营地,整个过程除了几声喝令之外,没有任何人出声。神官和牧师们站在队伍两旁,忙着给一队队经过的战士施放祝福。

    城头的哨兵仍在尽忠职守地扫视着四周,此时蓝方营地正门主干道上影影绰绰的骑士们已经从视野尽头显现,虽然不超过十骑,但绝不是巡逻轻骑。

    哨兵大吃一惊,甚至呆了一下,这是一个老兵,历经多次蓝方营地的防守战役,简直不敢相信竟然凭这么几个人就打算冲营。但他随即反应过来黑暗一定有更多的敌人!他甚至来不及招呼同伴,就扑到哨塔里的警钟前,拼命拉动了绳索,雄浑的钟声顿时响彻营地!

    而此时急行军速度短距离不逊奔马的母巢战士已经紧跟而来,呈扇形压向蓝方营地。

    蓝方营地墙高米,对于普通战士来说是个阻碍,但对真正的强者来说和平地无异。

    李察纵马如飞,这点距离几次眨眼工夫就到了,很快冲入弓箭『射』程。城头守军只有不到一半来得及完成找弓箭、拉开、发『射』的动作,第一轮箭雨飞出去寥寥十几支箭,无论力道还是准头都差强人意。在李察和他的追随者面前,甚至连稍稍干扰下奔马的作用都不曾起到。

    李察身边忽然浮现一道淡淡的身影,速度比纵马飞奔还要快得多,转眼间就冲到营地外墙边,身形冉冉升起,脚在营墙上一点,就直接上了城头。随后城门上方剑光闪烁,刚刚匆忙到位的弓箭手一个个惨叫不已,纷纷被挑下城墙!

    圣域剑士罗浮!

    不过法罗圣域不是诺兰德圣域,一旦孤身陷入敌阵被围攻的话,多半要饮恨当场。诺兰德圣域可是十八级,与法罗的镇国强者相当,而且哪个圣域身上没几件构装?只有他们才有孤身在千军万马纵横进出的力量。

    罗浮在城头大杀四方时,李察已冲进百米之内,他一拉马缰,战马一声长嘶,由前冲转为斜斜从城门前方跑过。

    马背上的李察挥动命运双子,连『射』了五发瞬发火球。火球落点极准,每隔十五米就是一颗。在法杖的加成下,普通的火球术威力也为之大增,火浪瞬间盖满了整个城楼,连罗浮都一起淹没在内!

    这一轮火球覆盖打击声势十足,李察却知道效果有限。罗浮有圣域级别的斗气护身,冲锋前又经克拉克加持了魔抗,因此火球术对他的伤害微乎其微。而蓝方营地的守卫战士都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他们一看火球『射』来,即刻都伏在地上,护住头部要害。所以滚滚火流滚过,除了离火球爆心太近的战士,其它的战士都只受了点轻伤。

    但李察这一轮火球覆盖,只是为后续部队争取时间而已。

    随着城头战士被压制,整整两百名抛掷兵已经冲到了城下二十米的距离内!

    “罗浮!离开城头!”李察被魔法放大的声音响彻在城头上方。

    罗浮正出剑如风,一剑落下就一股鲜血飙飞,杀得真是酣畅淋漓!

    城头上所有的普通战士都被李察一轮火球压得趴下,此刻正纷纷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在以速度和剑技见长,身上又有战争傀儡神术效果的罗浮眼,就是一个个的活靶子。

    刹那之间,就有十几名士兵死在他的剑下。所以听到李察的警告,罗浮眼流『露』出一丝犹豫,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反手一挥,又削下一个战士的脑袋。在他的心,李察多半又要以魔法轰炸城头了。可是他现在有两个神术效果在身,就算李察用级魔法轰击,罗浮觉得自己也能抗得住至少一波。

    就在犹豫之际,忽然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袭来,瞬间让罗浮脸『色』大变!他耳朵急速颤动,捕捉到了一缕缕极为锐利的啸音,正在迅速扩大!他不及思索,一声怪叫,直接从城头翻入城内!

    还在空坠落时,罗浮就听到城头上响起一声声扑扑的沉闷响声,随后整个城头忽然变得寂静,就连一声声惨叫也嘎然而止!城头上,现在已是一片死寂。

    随后一声轰鸣打破了寂静,木制的城楼猛然倒塌。

    罗浮只觉得喉咙发干,是什么样的攻击才能造成这样的后果?这完全是赶尽杀绝!

    夜空传来一阵急促的震翼声,一只巨大的蝙蝠从城头后低空掠过。于是李察的声音再次响起:“罗浮!贴墙站好!”

    这一次,罗浮乖乖贴着城门站好,虽然他面前足有上百名敌方战士正在向他冲来。

    于是夜空再次响起让罗浮心惊肉跳的锐啸,一片片飞旋的骨刃飞过城墙,然后在旋转的作用下猛然下坠,纷纷落入城门后的守备军!和斧面一样大小的骨刃威力奇大,甚至有倒霉的战士被骨刃居剖开!最近的一枚骨刃入地时距离城门只有五米,带起的锐风激得罗浮头发都为之飘飞!

    罗浮忽然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原本还站在他面前虎视眈眈的上百嗜血战士,一轮骨刃过后还能直立着的只有不到一半。

    战争神官伊俄也冲到城下,下马的身形如行云流水,当他站定双手交叉胸前,姿态神圣若站立于神殿『吟』唱祈祷。他以咏叹般的声音不断念颂着咒语,为冲到城下的人形战士成片加持神术。

    第一批到达的战士人人手持钢制重短矛,大喝声,纷纷将手短矛向营墙掷去!钢矛深入墙体,只在外面『露』出短短一截矛尾。两排战士掷过短矛,就在城墙上形成两排可以踏脚的阶梯。

    挂甲持斧的刚德一声怒吼,大步冲向营墙,在短矛上一借力,已经冲上城头,随后跳入城。大地微微震颤了一下,显然他已双足落地,随后标志『性』的饥渴呐喊再次响彻夜空!

    在刚德之后,是五排持单手战斧的人形战士,他们同样飞身登上城头,然后直接跳入城后的战团。对自身实力已达级的人形战士来说,有踏脚之处,翻越区区米营墙毫不困难。

    城门后的残军在几次呼吸间就被屠戮一空,蓝方营地的城门,终于被缓缓推开。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当警钟声还在夜空回『荡』时,蓝方营地的大门已被李察以雷霆手段攻陷。而营地内的战士还刚刚从营房奔出,甚至没有来得及集结成队形。

    营地深处忽然一道气势冲天而起,然后响起粗豪雄浑的吼声:“是谁在找死!”

    只看吼声气势,就知又是一名圣域强者!随后一个极为高壮的大汉周身浴火,大步向城门奔来。

    他手一支精铁打制的大枪,枪头同样燃着如火的斗气。相隔数百米,他的目光就盯上了城下的罗浮,瞳孔一缩,再次咆哮:“不要脸的东西,和普通战士较什么劲,快*滚过来,让老子切了你这没长鸟的东西!”

    罗浮脸上煞气一闪,这名圣域强者已有十七级斗气水准,战力稳稳压制住他。不过罗浮却夷然不惧,越众而出,长剑在地面拖行,剑尖迸『射』出无数火花。

    两名圣域强者迅速接近,就要接战时,罗浮忽然『露』出狰狞笑容,从怀取出一枚精致的卷轴,轻声念颂了一句什么,卷轴即刻爆出一团夺目光辉,将罗浮罩于其内!

    持枪壮汉大吃一惊,他的注意力全在罗浮身上,猝不及防下被光辉所耀,一时眼什么都看不见,即刻后退两步,横枪肃立,斗气勃然外放,火焰在周身吞吐。罗浮战力明明不如自己,却如此有恃无恐,显然倚仗就是手的这枚卷轴了。

    转眼间强光闪去,罗浮周身都笼罩上了一层缓缓浮动的圣辉,手原本长剑已消失不见,代之以一柄足有双手巨剑大小,通体由暗金『色』光辉凝成的巨剑,剑身上有无数神在缓缓流动。罗浮一脸狞笑,手腕一抖,巨大光剑快如闪电,已当头斩下!

    持枪壮汉迅速后退,手精铁长枪却闪电上击,迎上了巨剑。剑枪交击,却发出金铁交击之声,一时火雨四溅,壮汉手臂一震,巨剑上蕴含的力量竟是大得异忽寻常,绝非罗浮原本应有的力量。壮汉都抵抗不住,腾腾腾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跟。

    壮汉一脸骇然,再向罗浮手持的巨剑看了一眼,忽然惊呼:“神化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