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九 夜袭 下

章八十九 夜袭 下

    “还挺识货!能被神化武器切了,你也算死得值了!”罗浮一步闪电踏前,巨大光剑直点壮汉心口。这柄蕴含恐怖力量的巨剑运使起来,速度却丝毫不比罗浮原本的佩剑慢。一时之间,罗浮手圣辉大炽,手巨剑如狂风骤雨般向壮汉斩去!

    城墙上,一队战士正奔向城防巨弩,间几人是专门训练出的弩手,并由两名十二级的武士保护着。他们的行动不可谓不快,营地里战士们刚刚集结成队,这几组城防弩的操控手已经奔到位置。

    只是在这队疾奔的人旁,忽然出现一个淡淡的窈窕身影。随后黑气一闪,一名十二级武士忽然脸上闪过愕然,随后脑袋就离开了身体。

    黑暗不断响起弓弦声,一支支魔法弩箭飞出,每出一箭,就会有一名战士倒下。在近距离内,李察所带回的精制魔法手弩威力就是圣域强者都抵抗不住,何况这些只是体格强壮个人战力却无所长的普通弩手?

    射空了手弩,绯色如幽灵般从黑暗浮现,随后开始给倒地的战士一一补刀。只有用湮灭刺入心脏,绯色才能吸取到灵魂能量和生命精华,用弩箭射可没有这个效果。所以被她射的战士,一时都不会死透。

    绯色忙于补刀时,已袭杀了两名十二级武士的水花再次溶入夜色,一道淡淡的影子疾速飘向守卫着城防弩的那队战士。

    就在这时,一个无比魁梧的身影从城墙外徐徐浮起,落在巨弩旁。光是他落地时所产生的震荡,就让守卫城防弩的战士们东倒西歪。这是一个高达三米的巨人,他忽然蹲下,周身斗气勃发,巨臂一挥,就将七八名战士从城墙上扫飞出去。

    塔米,十级巨人族狂战士,也是苍鹿伯爵派来保护希姆的圣域强者。今夜的攻营,却被李察借了过来。

    水花出刀如风,迅速将死伤战士全部杀死。然后有些吃力地拖过来一支附加爆裂效果的魔法巨弩箭。而塔米则拉住城防巨弩的弩机,疯狂激发斗气,需要几十人才能绞动的城防弩竟然被他一人缓缓拉开!

    卡嚓一声,水花也爆发了一次力量,将巨弩箭填入弩机,然后开始调整方向和高低。

    片刻后,塔米一脚踏下弩机,长近四米的爆裂弩闪电飞出,在夜空划过一道艳红的轨迹,最终落在另一座城防巨弩边,一声巨响,狂暴魔法能量形成的火球瞬间包裹了那架巨弩和周围防御的战士,同时将所有正在试图启动巨弩的弩手都炸飞。

    水花即刻又拖来一支爆裂弩,而塔米则再次咆哮着将弩机拉开!

    一支支爆裂弩划着鲜艳的红色,在城墙上炸出覆盖范围足有二十米的火球。爆裂弩的威力比普通的火球术要大得多,只有七级的爆裂火球才能与之相比。塔米和水花配合着,连发七弩,才把其余两具城防弩机轰毁。但是七弩射过,塔米已浑身大汗淋漓,颓然坐倒在地,耗尽了斗气。

    在此期间,山德鲁和黛玫的负面魔法干扰了其一具城防弩的操控小队,但另外一具城防弩还是成功发射出了一支爆裂弩,消耗掉了李察《承载之书》的储备魔法,头凶暴熊变成了炮灰。但这是李察第一窜够精确控制凶暴熊的落点,而且还是在临地半空的位置,那些皮糙肉厚的魔法召唤物提前引爆巨弩,减少了己方伤亡。

    蓝方城堡最大的威胁已经解除。

    李察端坐在战马上,看看一队队持巨盾重斧人形战士从黑暗走出,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大步开入蓝方营地。整整百名人形战士同时迈步踏地,让大地也为之震颤,每一步落下,那轰鸣声犹如声声低沉的鼓点,让人们从心底感到战栗。

    人形战士之后,是由百名人形战士保护着的抛掷兵,在抛掷兵央,则是李察的牧师团和法师们。当然,如伊俄和流砂这样的神官都是单独行动的。他们在战略上配合指挥官,具体落点则拥有最大的自主性,圣域以上的强者以及魔导师们也是如此。

    第一股守军从营地央匆匆冲出,迎头就撞上了李察的人形重装战士!这些天生为杀戮而来的战士一言不发,没有战吼,没有咆哮,只是沉默地重复着机械的动作,挺盾前撞,挥斧,再挺盾,再挥斧。每一排战斧挥落,都是血光四溅,惨叫冲天!就这样,人形重装战士组成的战阵在蜂涌而来的敌人开凿出一条血肉通道。

    前排的人形战士身上都闪耀着神术和魔法的光辉,而相反,蓝方营地的守军则纷纷被负面状态缠身。仅仅一个大范围的迟缓术,就足以让这些战士坠入深渊。

    魔法碾压,神术碾压,等级碾压,甚至战士们的装备也碾压,最终这队人形战士顶着无数敌人的冲击,以不变的步伐从营地的南门一路攻到了北门!

    在人形战士身后,大队的沙民骑兵和野蛮人战士跟随而入,而这时希姆子爵的大部队按时进入战场,正沿着血肉漫流的通道冲入蓝石营地。

    几分钟后,苍狼公爵附庸们的部队也开始开进蓝石营地。至此,攻入营地的李察部队人数已达五千余,从数量上也压倒了守备部队。

    北门遥遥在望时,蓝石营地守军士气终于崩溃,开始四散而逃。把守北门的一些战士甚至来不及拉开堵了重重障碍物的城门,而是直接爬上城墙,再从城墙上跳了下去逃跑。

    整个营地内虽然四处都在燃烧着战火,但是未决的重要战斗就只剩下了一场,那就是圣域强者罗浮和持枪壮汉的对决。

    罗浮的三层战争傀儡卷轴时效已过,此刻全然依靠本身战力和对方周旋。而持枪壮汉豪烈依旧,身上却有数道重伤,斗气更是消耗得七七八八,全是被加持了战争傀儡神术,手持神化武器时的罗浮给伤的。即使如此,当李察赶到时,这名持枪壮汉依然纵横咆哮,杀得罗浮狼狈不堪。

    持枪壮汉一眼就看到了李察,他与罗浮酣斗时,仍在注意营地的战局,已然发现李察是敌方指挥者,即刻有心思想要把这个年轻的大魔法师一枪刺死。

    没想到李察好似看透了他的心思,翻身下马,脚下如蜻蜓点水般瞬间退后十米,拉开了距离,然后就那样站着,宁定地看着他。

    李察退后的速度让持枪壮汉瞳孔一缩!这与他见过的法职者的瞬移术完全不同,但不管是什么,以他现在的状态,想要刺到李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还不如全力干掉眼前的罗浮。只要再加一把劲,这个没有神术加身时战斗力鸟弱的剑圣就可以被自己刺个通透。

    一身重甲的刚德出现在李察的身边时,持枪壮汉眼皮跳了几跳,彻底放弃了袭杀李察的计划。然后是提拉米苏,克拉克,伊俄,山德鲁,以及在黑暗若隐若现的水花和完全与黑暗溶为一体的绯色。

    随即一道神术光辉落在罗浮身上,让他满身的伤势立缓。这道治愈出现的时机之巧妙,几乎让持枪壮汉的眼睛都突了出来。再然后,众多神官和魔法师一起动手,罗浮全身即刻光辉缠绕,不知多了多少增益效果。而持枪壮汉身上则是黑色、深绿色光芒闪过,被上了一堆负面效果。

    李察终于开口:“投降吧!”

    持枪壮汉一声长笑,大声说:“李察!你看爷爷这个样子的人,会投降吗?”

    李察默然片刻,才叹了口气,说:“那好,就送你上路吧!”

    李察抬起左手,十名自由阿克蒙德战士从暗黑闪身而出,每人手都持着一把魔法弩!李察手命运双子挥动,一道闪电自天而降,狠狠击在持枪壮汉身上!七级魔法产生的强劲电流让这位超越了普通圣域的强者也为之一震,动作猛然一僵!就是这一个小小的破绽,已被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自由阿克蒙德们抓住。

    夜空弩箭横飞,一瞬间壮汉身上就插了七八支弩箭,根根没柄!

    壮汉一声大吼,斗气迸发,持枪猛然横挥一周,将周围所有的敌人都逼退几步,这才以枪拄地,张目环视一周,然后大笑三声后,头终于缓缓垂下。

    至死之际,他仍然屹立不倒。

    十七级圣域强者,提达芬顿,于蓝方营地战死。

    李察默然立着,片刻后才问对大陆形势极为熟悉的克拉克问道:“这人是谁?”

    克拉克说:“应该是提达,兰博特伯爵的亲弟弟。但是他有自己的生意,我们之前也没得到他进入染血之地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招惹到的强者越来越多了啊,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李察徐徐说。

    流砂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幽幽一叹,说:“这是……每个强者的必由之路。”

    李察点了点头,望着犹自战火四燃,杀声震天的蓝方营地,出神地说:“今晚我们打赢了,提达就成为我的踏脚石。哪天我战败了,也会成为其它人的踏脚石吧?”

    一众追随者皆是默然,他们大多来自诺兰德,对位面战争的残酷自然早有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