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98 绞肉机

    一名帝国骑兵忽然从天而降,摔到李察马旁。他应变极为迅捷,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同时甩开手的骑枪,拔出佩剑向李察的马腹刺去。

    李察眼厉芒一闪,长刀灭绝一闪而逝,那名帝国骑兵猛然捂住了自己的脸,号叫着倒了下去。而他手的长剑早已在双刃交击的瞬间就断成两截。有灭绝在手,李察其实需要做的只是让自己的出刀更快更狠,就足够了。

    一刀斩毙敌人,李察忽然抬头,就在他的面前,战斗的伊俄似乎正处于神术施放的间歇期,但丝毫没有闲着,没有在意身边两个精英战士亦步亦趋的护卫,反而一个巧妙的小跨步,撞入另一名帝国骑兵的怀里。伊俄的手不知怎地已经搭上了那名骑兵的脖子,反手一拧,顿时拧断了他的颈椎。

    击毙敌人后,伊俄同样抬头,向着李察灿烂一笑,双方的目光却在空激出火焰!

    “大魔法师,你准备杀多少?”伊俄挑衅地问。

    李察双眼微眯,说:“至少一百!”

    “这就是你的本事?”伊俄傲然一笑,抬手向那些抛掷兵们一指,说:“我可以让这些东西只死十个!”

    “你要真有这本事,那这次就算我输了!”李察冷笑。

    于是两人擦身而过,向着不同的目标努力。刹那之间,神术和魔法的光芒交相辉映,几乎夺尽了世间一切光华!

    两个男人都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不想这场前锋立威之战变成对着敌军主力自投罗网的败阵,就必须速战速决。

    在等级、装备、魔法和神术的多重打击下,帝国的两个千人队骑兵迅速崩溃,出现混乱和溃退迹象。他们并不是不够勇敢,只是敌人的打击过于凶狠,凶狠到了超乎常识的地步,即使这些帝国精锐骑兵,看着同僚成片倒下,一时心气也为之所夺。~

    在敌人出现溃退的瞬间,李察即刻给所有追随者和精英作战单元下了撤退的命令。一道道火墙将战士和帝国骑兵分隔开,几百精锐战士迅速撤退,在后撤时阵营依然严整之极。抛掷兵们忽然将手最后一柄短斧掷出!这是他们肉搏的兵器,一旦掷出后就是赤手空拳了。

    成片的飞斧呼啸而出,瞬间放翻了追袭而来的数十骑骑兵。//让剩余追兵骇然止步。

    一场短暂而无比激烈的激战落下了帷幕。当撒伦威尔率领着一众将军们赶到战场时,蓝水绿洲城的城门正好合拢。

    撒伦威尔脸色铁青,扫视着面前数百具帝国骑兵的尸体,一言不发。他身后的将军们同样肃然,保持着沉默。统领先锋骑兵的将军则跪在地上,头几乎要垂到了地面,汗珠滚滚而下。在帝国骑士成堆的尸体,的确还有李察一方的战士尸体,只是数目少得可怜。怎么数都不会超过五十。

    超过一比十的战损比!这一次,撒伦威尔手下使用的可不是马匪,而是有番号的帝**团,战损比却有所扩大!

    撒伦威尔忽然转身,指着一众将军,极度愤怒地咆哮起来:“我一直告诉你们,绝不能轻敌!不管李察手下有多少兵,都要用尽全力!这就是你们给我的回答?明明手上有四千骑兵,却只派出两千?现在看着帝国战士的尸体,你们清醒点了没有?”

    将军们静静听着撒伦威尔的咆哮,一脸羞愧。片刻之后,一名身材魁梧的将军忽然上前一步,沉声说:“殿下,让我们几个直接冲进城里去吧!对方只有两名圣域,而我们一共有五个!”

    撒伦威尔脸色一沉,说:“冲进去?找死吗?”

    “可是……”那名将军还想争取,却被撒伦威尔挥手打断。

    撒伦威尔没有下达新的指令,而是绕着战场走了一圈,面沉如水。他忽然走到仍然跪在地上的骑兵将军面前,说:“起来吧,重新整编你的队伍,你还有一晚上的时间。明天一早,我希望看到一支和以前一样的骑兵!”

    “是!殿下!”骑兵将军吼着。

    撒伦威尔又对将军们吩咐:“打扫战场,扎营,今天休息,明天上午攻城!”

    “不围城吗?他们跑了怎么办?”一名将军问。

    撒伦威尔向蓝水绿洲城望了一眼,阴沉着脸,说:“不围!李察很聪明,他知道我就是希望他逃跑,所以他绝不会跑的!”

    沉默了一会,撒伦威尔才缓缓地说:“这个李察,是想在这个地方把我打残。既然这样,那我就和他正面较量一下!”

    “可是,殿下,您不是说李察战场上指挥非常厉害吗?也许在攻城时,集我们这边的圣域和大魔法师,直接攻破他的军会更加有效。”另一名将军提议。

    撒伦威尔摸着修剪精良的短须,忽然笑了,说:“你们可不是那些只知道动刀动枪的没脑子圣域,你们都是能够统领军队的将军!而你们作为将军的价值,远比圣域的个人武力要重要得多,我怎么可能拿你们去冒险呢?不用担心李察!我承认,如果统帅同样数量的军队,我一定会想法设法的躲开李察。甚至如果我的士兵只比李察多一半,我也会慎重考虑与他开战。但是现在,我们有三万精锐的帝国战士!而李察呢,只有不到一万人。其真正属于他的嫡系精锐不过一千多点。这可绝不是李察想要的战争!”

    “李察总能击败同等数量的敌人,而我,总会让我的敌人发现他的兵力比我少得多。这就是我和李察的区别。”顿了一顿,撒伦威尔才接着说:“既然一对一打不过李察,那我就用二比一,甚至三比一的兵力对付他。而现在,我们和他之间的兵力对比,就是三比一!如此优势,你们还没有信心吗?我还需要用我手下最优秀的将军们去冒险吗?”

    最后,撒伦威尔以前所未有的威严说:“李察是一个伟大的将军,而我,却是一名伟大的统帅!”

    至此,将军们重燃斗志。被李察迎头一击打掉的士气再度提升。

    看着城外的大军开始有序退后,并且扎营,李察不觉双眉紧皱。这时伊俄也走上城头,站在李察身边,向城外看了一眼,就说:“这个对手很不一般啊!这淬恐怕要糟糕了。”

    李察淡淡一笑:“不打过怎么知道?怎么,你怕了?”

    伊俄以淡然的语气说:“如果一个连一百个骑兵都没杀到的人都不怕,那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李察哦了一声,回道:“你也没赢吧?我的抛掷兵死了可远不止十个。”

    在刚才的短促战斗,李察的范围魔法杀了不到八十个骑兵,而伊俄拼尽全力,还是有近二十名抛掷兵战死。两个人都没能完成赌约。

    伊俄看着城外忙于扎营的帝国大军,从容地微笑,说:“没关系,接下来我们还有的是时间打赌。这一两天,我就会成为一名十四级的神官了。我倒是很好奇,一个十二级的大魔法师,要如何与一名十四级的神官争锋。”

    “你还没到十四级,我也不会永远是十二级。”李察针锋相对。

    “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战斗也还很多。时间会验证一切。”伊俄继续微笑。

    李察点头,“确实,时间会验证一切!”

    至此,战斗神官和大魔法师之间再无话可说,各自看着城外的敌军,各有所思。

    撒伦威尔根本没有围城,也没必要围城。李察知道,自己一旦离开了蓝水绿洲勉强可用于抵抗的地形保护,撒伦威尔的骑兵就会尾随而至,在不断的阻截与逃亡,李察的部队将会不断失血,最好的结果是逃掉少数精锐部队。这可不是李察想要的结果!失去了军队后,撒伦威尔就可以集强者,开始剪除李察的追随者,并最终尝试把李察永远留在染血之地。

    还有一种作法,就是依托城市抵抗一段时间,大量杀伤撒伦威尔的战士,然后再择机撤退。那时筋疲力尽的帝**队多半无力追击,而只能看着李察离去。

    而此时此刻,李察却在思考着第三个方案,那就是把蓝水绿洲城变成一架无比巨大的绞肉机!一点一滴的把撒伦威尔的部队磨蚀干净。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但是在李察的计算,成功率却并没有低到放弃的地步。

    李察丝毫没有想过要逃。就象在染血之地那样,李察准备再给撒伦威尔一个新的‘惊喜’。在经过铁壁与魔法一役后,李察对自己麾下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已经建立起了信心。

    第二天清晨,当太阳再次将染血之地的红土地烤热时,已经在蓝水绿洲城外列出严整队伍的帝**队,在沉闷的战鼓催促下,除于迈着整齐的步伐,如海啸浪峰,移卷向绿洲城。

    蓝水绞肉机之役,自此拉开帷幕。

    将军与统帅间意志的碰撞,就此化为烈火,并且燃烧了整个战场。

    烈火,在蓝水绿洲城彻夜燃烧。

    树林早已变成焦炭,城外一片片营地早都化为灰烬,就是城内的那些以木结构为主体的房屋也都在大火付之一炬。到处都是浓烟和未熄的余火。虽然城大多数房屋是用染血之地特有的红岩砌成,无法烧毁,但是木制的窗户和屋顶都在燃烧。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