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105 破产

    *]老管家说:“阿西瑞斯大人说位面内战争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而且战局不是十分顺利所以暂时没有可能向家族反馈资源如果可能的话阿西瑞斯大人倒希望家族可以支援一批附魔弩箭在防御战弩箭消耗得很厉害”

    李察脸色微变只是点了点头又问:“丽娜呢?”

    老管家犹豫了一下说:“龙法师大人在绿森位面陷入僵局仅仅能够维持局面而已她希望在您有余力的时候尽可能迅速的支援她一下而且丽娜大人还交待过我如果少爷看起来不是很有钱的话就不要告诉您这些”

    这一次李察陷入了沉思手指不断轻轻敲打着桌面没想到歌顿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的资源反而扔下的都是烂摊子所有私有位面传来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哪怕是看起来最正常的休兰歌顿在其也不过占据了五分之二的地域但是休兰位面其余势力已经整合成了一个整体只有森马驻守的话连维持局面都有些困难而且休兰位面非常小可能连法罗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如果放在诺兰德不过是个大岛罢了这样的位面就是完全开发也难以产生太多的收益而其它的位面都在需要支援原本收入最丰厚的伽马位面却握在拳斗士的手里

    李察现在只是不清楚阿西瑞斯那边需要的增援是真是假而丽娜的日子不好过倒是可以确定的他也去过一次绿森位面对那里潮湿的气候诡异的森林以及凶悍的土著印象深刻一时之间李察只觉得处处都岌岌可危处处都需要用钱而他手资源却极为有限一个弄不好局势就可能连锁反应彻底崩溃

    其实这也难怪歌顿几乎是白手起家短短时间内就以暴风般的态势创下了若大一片基业根基肯定极为浅薄他一向是以不断的扩张来支持局面这就象在沙滩上建筑城堡会非常迅速地建起一座宏伟堡垒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彻底崩塌现在的阿克蒙德就象一切暴发户一样都缺乏底蕴

    底蕴这东西表现在方方面面将领人才军队财力和珍稀资源都是底蕴的一部分李察自己的追随者还没有成长起来而歌顿留下的五骑士显然只是稳定位面局势的最低需求再少的话可就连防线都守不住了经过浮岛之乱原本歌顿为长远计培养的步战骑士一下子损失了三分之二所以现在李察发现自己除了能够赚点钱之外手头上几乎没有可用的资源了可是战争打的就是钱李察只是想在法罗武装一支五百人的最精锐部队就花去了超过两百万金币他本身是构装师结果除了追随者外自己手下却还没有哪怕是一个构装骑士当然从当下局势看五百精锐对李察的帮助要比三名构装骑士大得多但若要着眼长远构装骑士却是对抗本位面高端战力的不二选择

    虽然构装骑士单体战力不及位面的顶级强者但胜在数量众多在等级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数量就会占据绝对地位比如说正常情况下三四个相当于十四级战力的构装骑士打跑一个十级的法罗圣域问题不大

    思索良久最终李察也没能想出太好的办法来没钱就是没钱李察也不能凭空变出金币来实际上现在他还欠了尼瑞斯两套套装那价值一百五十万的护盾和甲叶都是用预付材料换取的

    李察对老管家挥挥手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让那些步战骑士做好准备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

    等老管家离开李察才取出一个封魔盒默默的抚摸了一下然后推到法斯琪面前说:“这是给艾莉婕的”

    法斯琪笑面如花接过封魔盒一边打开一边说:“给伯爵大人的礼物?让我猜猜是什么不会是构装吧?”

    她打开封魔盒看到里面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五件构装时也不由得迸住呼吸法斯琪脸色变得严肃认认真真地把构装都看了一遍才说:“是蛮荒打击很好您现在只欠伯爵大人七套套装了这个东西我要立刻给伯爵大人送过去您接下来还有什么吩咐吗?”

    “有空的话再帮我从浮岛上挑十个人出来我下次回来时准备带走另外艾莉婕最近有麻烦吗看你的样子十分着急她不至于差这么一个构装骑士吧?”

    “在距离伯爵大人领地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块精铁矿脉那里本来是一片无主的荒芜山地但现在有了矿山就不一样了周围的贵族都宣称对这片山地拥有领主权里面包括圣树王朝的四位伯爵和同盟的一位侯爵当然艾莉婕大人也在其”

    “这倒的确是麻烦”李察微微皱眉

    涉及到无主之地和丰富矿藏这两个关键词的麻烦解决的方式只有战争哪怕现在不打以后总是要打的

    送走了法斯琪李察才想起了阿伽门农的清单于是打开记载卷轴仔细看着卷轴上列着长长的清单大大小小一共有数百项物资而且每项物资的数量都不少看来阿伽门农在家族的地位不低然而价格这一项却让李察十分意外阿伽门农给出的价格比诺兰德市值仅低了一成不到和正常商户进货的成本相差不远相比之下尼瑞斯给出的价格可就低得多了阿伽门农和尼瑞斯经常一同出现几乎是形影不离阿伽门农没可能不知道尼瑞斯的出价怎么还会给自己这样一份清单?

    李察开始思索

    此刻在皇宫内尼瑞斯正站在菲利浦的办公桌旁硬着头皮递上一张魔法纸皇帝吃力地挪动一下肥壮的身躯接过纸一看原来是申请临时预算额度不过申请的数量却是把尼瑞斯本年内的额外权限都用光了

    皇帝把纸放在桌上不动声色地说:“尼瑞斯你应该知道申请这么多的临时额度对你的影响很大明年你获得的预算将不会增加而且明年一整年也不再有申请临时预算的权力”

    “我知道但我已经答应了李察!”尼瑞斯无奈地说

    “没想到他会一下子要这么多?”菲利浦别有意味地笑了笑然后在申请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才说:“这么看李察这小家伙的发展速度比我预想的还要快得多好了这是你的申请拿着它去库房调东西吧答应了的事就要做到这次就当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在承诺之前先衡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尼瑞斯郁闷地说:“知道了!”

    片刻之后尼瑞斯从皇家库房内走出脸色很是不好看一路低着头边想着心事边快速走向传送阵他觉得自己需要找阿伽门农喝一杯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忽然拦在了尼瑞斯身前这是一名身披战铠的青年铠甲上没有太多装饰只有一角有一个代表着皇室的徽章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就忽略过去他和尼瑞斯容貌上有几分相似不过尼瑞斯是柔细的美丽而他则带着阴森和深沉

    “老四听说你破产了?这么重大的消息我可是第一时间赶来确认的”青年带着明显的讥嘲说

    尼瑞斯看到青年脸色立刻沉了下去说:“不关你的事!”

    青年哈哈大笑了几声说:“怎么不关我的事?你最近可是势头不错呢除了老二那个变态其它人都很紧张不过明年你的预算就不能增长了又没有临时额度可以用你打算怎样增加自己的积分呢?我可是很愿意把你甩得远一点”

    “滚!”尼瑞斯脸色森冷狠狠地吐出了这个词

    尼瑞斯如此清丽的人骤出粗口让三皇子也不禁呆了一下转瞬间脸色就因为羞怒而胀红怒道:“尼瑞斯!你丢尽了皇室的脸面!”

    “丢脸的是我还是你?赶快让路我没时间和你在这耗!”尼瑞斯冷笑

    尼瑞斯一怒三皇子的随从们就准备让路然而三皇子重重哼了一声他们的脚就象钉在地上一样再也不敢稍动夹在两位皇子间这些随从显然为难之极冷汗滚滚而下但也有几个格外凶悍或是狡猾的却悍然站着正好借此机会表达自己的忠心

    尼瑞斯忽然冷静下来反而微微一笑对三皇子说:“也好你若真是个男人那就在这里耗着好了!反正我也不急”

    三皇子脸色忽然变了这里是通向皇家库房的道路平时虽然冷清但随时都有可能会有人来的两位皇子公然对峙冲突这件事说出去可不好听风声一旦传到菲利浦那里三皇子多半要不妙他可不认为在自己那位身为皇帝的父亲面前花言巧语会有什么用处谁是谁非菲利浦几句话就能问出来三皇子那些随从也没有人敢在皇帝面前撒谎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