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109 协会

    李察不喜欢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此嚣张。

    李察并没有急于进旅馆,而是等了一会,直到罗浮和希姆子爵赶到,才向旅馆内走去。不管里面的法师们是何方神圣,在一名圣域强者和一名家族势力庞大的子爵面前,多少总要有所收敛。

    走进旅馆顶层的套房,李察打量了一下套房内的环境,脸上终于阴沉下来,并且不断揉搓着的自己短须。这个动作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让他可以压制心的暴燥。

    套房已经被重新布置过,摆上了七把椅子,其五把上已经各坐了一名魔法师。只有间最大的椅子和右手最边缘的椅子上还是空着的。这些法师均已上了年纪,魔力波动有强有弱,不过都在十至十二级之间。他们穿着法师袍极尽奢华之能事,上面装饰着繁复华丽的魔法阵,但是李察本身就是魔法阵的大师,在法阵上的水平不敢说冠绝法罗,可也绝不是普通的大魔导师能够相比的。所以他一眼就看出这些法师袍上的魔法阵几乎没有任何用处,当然,如果勉强去找的话,还是能够找出两点用途的。一个就是能够给法师袍附加魔法波动,让人们认出他们大魔法师的身份。另外一个,则是这些银纹确实是品味高雅华贵的装饰。

    大厅,贴墙站着几名金色盔甲的武士,铠甲式样同样以繁复、精美和奢华为主题。这些武士应该是法师们的护卫了。

    让李察无言的是,整个大厅只有这七把椅子,没有为李察准备座位,更不可能为李察带来的人准备位子。

    这里,可是李察的地盘!

    看到李察三人进来,左手最末位的一位干瘦的老魔法师眼皮抬了抬,当目光扫过罗浮时,不禁一凛,总算稍微坐直了一点身体,但对圣域剑士的尊重,也就仅此而已。~老魔法师又看了看李察,在确认了李察的年纪和身上的魔法波动后,他的眼闪过一丝嫉恨之色。这名老魔法师看上去已经有五十的样子,魔力却只有十级,显然被李察的等级和年纪给深深地刺激到了。

    老魔法师斜着眼睛看着李察,故作冷淡地问:“是李察吗?”

    “我就是李察,这块地方是我的领地。”李察淡淡地回答。他倒不急于发难,而是想看看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法师们想干什么。如果真发生的什么,李察倒不介意把他们一网打尽。五个老法师坐得如此之近,一颗火球就足够让他们全体报销了。

    老魔法师点了点头,傲慢地说:“好,卡利米大师要见你,你先站在这等着吧!”

    这一下,连罗浮和希姆的脸色都变了。罗浮还好说,只是脸上阴沉一闪。这位圣域强者心机不浅。但是希姆的胖脸已经开始扭曲了,子爵过去可是在红杉王国内横着走的角色,那可是看上谁就直接抢的霸道,李察也曾经领教过的。放眼整个王国,除了如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这等凶悍女人外,没有几个人能够收伏希姆。当然,现在在希姆心,李察的可怕已经仅次于伯爵夫人了。不过希姆现在真正敢做的,也就是骂人而已。法师协会这种庞然大物,就是国王也要礼让三分。希姆倚仗着自己的血脉特殊,料定这些法师不会真拿他怎么样。但他想要动法师协会,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就在希姆一串粗口已在唇边时,李察忽然抬手制止了他,然后淡淡地说:“好,那我就等一会好了。”

    说完,李察就真的站在大厅央,安然地等待着。

    可是这样一来,反而轮到对面的法师们不安了。大厅的温度似乎在逐渐降低,让两名不耐寒的老法师打了几个寒战。

    在里面的书房窗口,站着一位金色法袍的老魔法师。他的头发已经接近全秃,只在光亮的脑壳周围缀了一圈稀疏的白发。他的脸上已经挂满了赘肉,上面爬着几块明显的老人斑。在老魔法师身边,还站着一名年法师,和外面的法师们一样穿着银色纹饰的法袍。

    两位魔法师正站在窗前,出神地看着不远处空地上正在列队的一队人形战士。

    年魔法师忽然抬手一指,激动地说:“看哪,卡利米大师!看那些士兵!他们手上握的全是魔法剑,噢,天哪!那些魔法光辉是如此的耀眼,肯定都是精良级的附魔长剑。这种等级的魔法装备,就是我,一个月也最多炼制出一件。而我现在看到了多少?……至少八十名战士,也就是八十把精良级的长剑。等等,他们背上的还有盾牌!诸神在上,那些盾牌也是附魔装备!”

    老魔法师混浊的眼也有了神彩,瞳孔反射着魔法的光辉,脸上露出一丝无法掩饰的贪婪。

    年魔法师忽然神色一肃,沉声说:“收税!一定要收税!所有的附魔装备必须经由法师协会才能转让。法师协会才是所有法师的最终归宿!”

    卡利米缓缓点了点头,说:“这话说得不错,法师协会是一切法师的最终归宿。我们应该为法师架设和世俗沟通的桥梁,而法师们只需要在魔法的道路上前进就行了。这些附魔装备,对一个普通的法师来说太过危险了,需要掌握在法师协会的手里。让智者掌握它们的用途和去处。”

    “您的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年法师大赞,兴奋地搓着双手,说:“这么多的附魔装备,如果由法师协会专营,会让我们的年收入增加30%的。不过那个李察……”

    卡利米沉声说:“给他一个银袍法师的职位吧!”

    年法师一怔,说:“银袍法师?这可是法师协会的高层了,他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而我们可都在魔法的道路上奋斗了二十多年,为法师协会也贡献了十多年的青春呢。另外,今年想要晋升银袍的法师,有个已经快十岁了,如果把银袍的位置给了李察,那这些德高望重的老法师们会怎么想?”

    “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如果我记得没错,他们只是勉强到了十级吧?李察可是有十二级呢,魔力比你还要高一级。”卡利米说。

    “大师,银袍是法师尊贵地位的象征,应该由对法师协会的贡献来判断,等级不是惟一的标准。如果李察占掉了一个名额,那我们就不得不拒绝一位经验丰富的老法师。我认为,最多给他一个银袍候补的身份。”年法师在这件事上异常的坚持。

    卡利米叹了口气,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不要忘了,李察能够这么年轻就达到十二级的高度,他的背后一定有一位非常高级的法师!仅仅靠这一点,他也值得一个银袍的位置。”

    “可是……”年法师还想坚持一下,但是却被老法师挥手打断。他只得无奈地点点头,可是一想到那位候选银袍的老法师承诺的好处,年法师的心就如同扎了一根刺。

    卡利米用洞悉一切的目光看了年法师一眼,从容地说:“好了,我们应该出去了。李察已经等了不少时间,现在的年轻人耐心可都不怎么样。”

    李察整整站了十分钟后,卧室通向大厅的房门才最终打开,卡利米和年法师从里面走出。卡利米走到间的椅子上,从容坐下,才微笑着对李察说:“你就是李察吧,果然很年轻。”

    年法师坐在空着的椅子上,不等李察回答,就沉着脸对李察说:“这位是卡利米大师,也是红杉王国法师协会的长老。所有的法师都要接受法师协会的管辖,大师能够亲自来到你的领地,这可是难得的荣耀!”

    李察依然摸着自己的短须,没有理会年法师,而是看着卡利米,问:“卡利米大师,您来到这里,不会仅仅是想参观一下这座和废墟差不多的城市吧?”

    卡利米向年法师示意,年法师即毫不客气地说:“李察,我们发现有大量的附魔装备从你这里流入红杉王国,此事属实吧!”

    “没错,这批装备出自我老师的工坊。”李察淡淡地说。

    年法师哼了一声,语声转寒:“在红杉王国,一切精良级附魔法备的专营权都属于法师协会!如果你想要向王国内的领主们出售附魔装备的话,首先需要取得销售许可,并且向法师协会交税。”

    “交税?税率呢?”面对年法师明显的敌意,李察依旧不动声色。

    “每十件附魔装备,要向法师协会上交三……不,四件!作为税金!”年法师的声音越来越响亮,而眼的贪婪开始难以掩饰。

    李察脸色一寒,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坐在间的卡利米轻轻敲了敲座椅的扶手,于是年法师立刻安静下来。老法师十分满意自己的威严,咳嗽了一声,才和蔼地说:“李察,法师协会是所有法师最终的归宿,我们收税的目的,也是为法师们提供资助,并让魔法的光芒照耀整个法罗。作为一个法师,我们没必要亲自参与到肮脏与贪婪的金钱交易去。所以你也可以有第二个选择,那就是直接把所有的附魔装备都出售给法师协会。我个人建议,你应该选择这一项。”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