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116 历史和预言

章116 历史和预言

    这个巨魔一离开营地,在狂战士的护卫下居然开始念颂咒语,然后双手一挥,一团酸雾凭空出现,把所有的凶暴野猪都笼罩在内。在酸雾的腐蚀下,十头凶暴野猪痛苦地吼叫着,近半没有冲出酸雾范围就化为魔法能量。余下的刚刚冲到巨魔面前,就全部被砍倒。

    这名巨魔祭祀倒是让李察有些吃惊,能够放出级魔法,在巨魔帝国时期也是高级祭祀的一员了。但是巨魔祭祀既然暴露在李察面前,那么李察就不准备让他再放魔法了。

    首先,李察以同样的酸雾术把包括巨魔祭祀的所有巨魔都笼罩在内。同样的酸雾术,在李察手释放出来,面积比对手大了一倍,酸雾内的杀伤力也增强了一半。即使如此,巨魔生命力顽强,狂战士也能够在酸雾下生存很久。可是巨魔祭祀却没有狂战士那样强悍的体质,在酸雾的厨伤害下,他不时会痛苦地嘶吼一声,却是再也放不出完整的高级魔法了。

    酸雾终于散去,巨魔祭祀刚要念颂咒语,又是一颗火球飞来。火浪过后,巨魔祭祀的新魔法刚刚念了一半,忽然发不出任何声音。原来李察连续放了两个沉默术,前一个失败了,后一个却成功断了祭祀的施法。再接下来,又是一片酸雾,再把所有巨魔都盖在下面。

    直到被绯色一剑刺倒,巨魔祭祀都没能放出第二个级魔法。

    战斗结束了。战后清点,活捉了二十多个巨魔,斩杀的数量则是活捉的三倍。而李察一方只战死了三名人形战士和一个抛掷兵。

    李察先是巡视了一圈巨魔的营地。这片营地的建筑风格和朱布瓦尔的军营很相似,但要简陋得多。营地由巨石搭建墙壁,只在少数地方修建了有顶的石屋,看来只供祭祀和高阶的狂战士居住。没有智慧的普通红顶巨魔则直接睡在外围的院子里。在央的石屋内,李察看到了一尊小巧的石雕犀牛,能够从石像上感应到极淡的神性气息,看来是这个巨魔部落崇拜的圣灵了。在犀牛像前,摆放着一个石盆,里面堆满了木炭,还在冒着诡异的淡蓝色火焰。炭盆底部,居然弥漫着一层浓稠的暗红液体,看起来像是某种生物的血液。

    墙壁上挂着一面木制面具,另外墙壁上架子上则放着一些不知名的药草和兽骨。看来这就是巨魔祭祀所住的地方了。在角落里,李察意外地发现了几块石板,上面刻满了巨魔字,从刻痕来看有新有旧,最新的一块则是最近才被刻上字的,看来是出自巨魔祭祀之手。这些石板上的巨魔语相对简单得多,李察一一检视,已经能够理解上面的内容。

    在最古老的一块石板上,记叙着三段字:

    “我们成功的从朱布瓦尔逃了出来,来到安息之谷。这里还有最后的水源和森林,愿不死的森林能够给我们充足的食物。

    祖卡已经不再回应我们的召唤。邪灵则一直在诱惑着我们,我们需要找到新的圣灵,还有水源。

    森林枯死了一半,水更少了。我们必须杀死所有被邪灵诱惑的人。他们喝同样多的水。”

    这是一块沉甸甸的石板,不知道在多少年前刻印而成,上面记载的内容虽然少,却让李察也深深感觉到刻下这些字的那位巨魔祭祀的绝望。

    第二块石板上刻的内容则更多。

    “我们找到了新的圣灵,伟大的库姆。犀神愿意庇护我们,在它的意志下,邪灵收敛了爪牙。但还是不断有族人受到诱惑。

    在库姆的指引下,我们又找到了一口泉眼。现在终于不用杀死弱小的孩子了。但年老的巨魔仍然需要离开。”

    接下来的几块石板,依旧在叙述这个部落的历史。库姆成为守护圣灵后,这个部落终于摆脱了灭亡的危机,他们有了水,并且能够抗拒邪灵的引诱,虽然不是那么有效。随后在某一年,一条干涸了不知多久的河流突然又有了水!

    整个朱布瓦尔渐渐的重新有了生机,森林开始复活,大地也有了绿意。在这块石板上,还刻了一幅简略的地图,以显示这条生命之河。

    李察把简图和自己记忆的地图一对照,发现这条河源起苍白高地,穿越整个朱布瓦尔地区,最终消失在染血之地的一条河流。河流不大,流经区域却十分重要。

    但在接下来的一块石板上,只提到一件事,就是原本巨魔帝国的王族,血牙部落,终于抵抗不住邪灵的诱惑,整个部落完全堕落,不知去向。

    最新的石板上,则只有简短的一段话,这个名为血顶部落的巨魔祭祀,想要到朱布瓦尔取回昔日巨魔帝国的三件圣器,但是所有派往朱布瓦尔废墟的勇士却一去不复返。最终,这位祭祀发现在朱布瓦尔有奇异的生物在活动。所以他在这座靠近朱布瓦尔的废墟建立了前哨站,并修建了库姆的圣庙,准备依靠库姆的力量一点点深入朱布瓦尔。

    看完了这些石板,李察只觉得心沉甸甸的。那是悠久时间积累下来的重负。当可能是数千年的历史凝结在几块石板上时,每一笔刻痕都凝结了无数时光和岁月的力量。

    李察把石板搬出了圣庙,准备拿去给流砂看看。另外,他也觉得有必要和这位巨魔祭祀谈谈。邪灵,失踪的巨魔王族,以及朱布瓦尔的异常,似乎都联系在一起。再想到巨魔之都内始终弥漫不散的淡淡亡灵气息,让李察也感到有些不安。

    在院落,流砂正指挥几个人形战士把一块半埋在泥土里的石碑挖出来,然后再让他们清理掉浮土。这块石碑和在朱布瓦尔废墟内的许多石碑一模一样,不同的只是上面刻印的内容。

    营地央,巨魔俘虏们都被牢牢捆住,并由人形战士们严密看守着。巨魔的生命力极强,只要不是切断手脚这类的伤势,任何重伤都能够在一段时间后自行恢复,无须特殊的治疗。在不远处,李察的那匹小独角兽正烦燥不安地打着转,不时用蹄子刨土。它那堪称华美秀气的银蹄踏在地上,却能把厚厚的石板踩裂。伊俄正站在独角兽旁,不断抚摸着它的鬃毛,手上神力光辉不断闪动,安抚着它。独角兽对狂战士和巨魔祭祀视若无睹,却只对几个没有智慧的巨魔怒视不放。如果不是伊俄强压着它,它早已扑上去了。

    李察走进院落,看到这幅景象,双眉微皱,在意识内对独角兽下了一个严厉的命令。最终,作为母巢造物的独角兽压制了血脉本能,终于安静了一些。

    伊俄看到李察手的石板,眼睛一亮,说:“巨魔石板?给我看看,这上面应该记载了不少有用的东西。”

    李察把石板交到了伊俄手里,说:“这上面提到最多的就是邪灵,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另外我在朱布瓦尔里总是会感觉到亡灵的气息,难道这里被什么高级亡灵给占据了?”

    伊俄一边翻阅着石板,一边说:“这很正常。象这类巨魔都市,往往会有一个巨大的墓室。时间足够长的话,亡灵气息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唤醒那些精心保管的尸体。而且巨魔有一种独有的方式保管灵魂,所以它们很容易变成不死生物。”

    “你知道的倒挺多的。”李察难得地夸了伊俄一句。

    “天生如此。”战斗神官却不懂得什么叫谦虚。

    随后,李察把巨魔祭祀带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准备审讯。流砂和伊俄也都在场。李察为每个人加持了一个通晓语言后,就坐到巨魔祭祀的对面,说:“高贵的祭祀,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谈谈。我很想知道邪灵是什么,以及在朱布瓦尔里面发生了些什么。如果你希望你的族人们可以活下去的话,最好把知道的都告诉我。”

    巨魔祭祀抬起头,用有些混浊的眼睛看了一眼李察,用如同野兽嘶吼的声音说:“你们是想要巨魔的圣器吗?”

    李察笑笑说:“圣器?那可不一定。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的圣器是什么。对你们巨魔有用的东西,未必对我有用。但我对朱布瓦尔里发生了什么很有兴趣。”

    巨魔祭祀沉默片刻,才以异样的目光扫过李察、流砂和伊俄,说:“异世界来的掠夺者们,我如很够相信你们?”

    这一下,不光是李察,连流砂都大吃一惊。李察脸色一正,问:“你怎么知道我们来自异位面?”

    巨魔祭祀叹了口气,说:“这是我们高级祭祀间传承的秘密。在朱布瓦尔毁灭和祖卡陷入沉睡之前,伟大的祖卡留下了最后一个预言,并要求我们祭祀间传承下去,但不能留下任何字。那段预言是,在数千年后,当生命之河重新流淌时,从异位面来的掠夺者将会踏上朱布瓦尔的土地。他们为三圣器而来,是毁灭的源头,也是希望的开始。掠夺者的圣兽是邪灵的终结,朱布瓦尔将重获复苏。”

    李察和流砂面面相觑,然后流砂说了一句:“见鬼了!”

    伊俄也脸色奇怪,回头望着庭院的那头独角兽。